日法再度携手 2+2会谈旨在防堵中国

0
2022年1月20日,日本和法国外交与国防部长2+2会谈在线上举行。

台北 —

日本与法国1月20日以视频会议的方式举行外交与国防部长2+2会谈。专家认为,中国的海上扩张使日法警戒,而AUKUS结盟有利于日法深化合作关系。

法国在印太地区的海事利益

日本与法国1月20日以视频会议的方式举行外交与国防部长2+2会谈。日方代表为防卫大臣岸信夫与外务大臣林芳正;法国代表为外交部长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与国防部长帕利(Florence Parly)。

这是日法第6次的2+2会谈,上一次是在3年前的2019年1月于法国举行。日本原本预定在去年以面对面方式举行,因为疫情而延后一年,改成视频会议。

日法在联合声明中明确指出,反对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试图片面改变现状,加强合作,实现“自由且开放印太”,是这次会谈的主题。

法国智库蒙田研究所(Institut Montaigne)亚洲计划主任杜懋之(Mathieu Duchâtel)表示,与日本的安全合作是法国捍卫其在印太地区利益的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在印度洋和太平洋的利益过度集中,法国一直是欧洲最早倡导印太战略的国家。

法国智库蒙田研究所亚洲计划主任杜懋之(照片提供: 杜懋之)

法国智库蒙田研究所亚洲计划主任杜懋之(照片提供: 杜懋之)

他对美国之音说: “法国在两大洋的专属经济区拥有长期利益,因此基于联合国的《海洋法公约》(UNCLOS)维持海洋秩序格外重要。如果印太地区的整体海上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对法国来说不仅仅是海洋领域意识(Maritime Domain Awareness, MDA)和海上执法的问题,而是法国的海事资源受到挑战。因此,虽然法国还是会避免与中国直接冲突,但是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政府重新强调的印太战略,已经明确定位法国在印太安全事务中会是最活跃的大国之一。”

杜懋之指出,1964年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政府与中国政府发表联合公报,决定建立法中外交关系,2000年代希拉克总统(Jacques Chirac)试图让欧盟取消对中国的武器禁运,但是今天的法中两国的分歧点已经远远超过了双方的共同点。他认为,法国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政策已经转变为以印太为中心,与印太战略中最重要的亚州国家—日本的安全合作将快速升级。

东京大学大学院国际社会科学专攻学者野原淳(Jun Nohara)也认同这个分析。他表示,虽然2000年代萨科齐总统(Nicolas Sarkozy)曾经与中国加深关系,但是当时法国社会对于人权问题的关注,也使得法国必须在中国的贸易市场与价值观上日益明显的分歧之间找寻找平衡。

东京大学大学院国际社会科学専攻学者野原淳(照片提供: 野原淳)

东京大学大学院国际社会科学専攻学者野原淳(照片提供: 野原淳)

野原淳对美国之音说: “马克龙政府在2019年和北京签署几项重要的合作协定。此外,法国其实一直试图避免在没有充分理由的情况下激怒中国,例如最近拒绝加入以美国为首的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的外交抵制。但在具体问题上,特别是有关法国的海事利益问题,法国对中国的立场已经出了名的强硬,特别是法国公众舆论对中国的批评也相当严厉,所以2010年代日法就开始几次双边会议,甚至是双边或多边联合军演。”

野原淳指出,中国强势地挑起的破坏稳定的紧张局势,侵害了法国在印太地区的利益,这是将法国进一步推向日本怀抱的原因。日法早在2014年就发起了2+2会谈,2021年7月法国公布了最新的《印太战略》,都是为了日法军事合作奠定基础。

联合军演与防务合作协定

为便于未来日本自卫队与法军联合演训,本次会谈中,日法双方也就签定《互惠准入协定》(RAA)的可能性交换意见。

有鉴于日本与澳大利亚在今年1月6日签署《互惠准入协定》,成为日本在美国之外签署的第一份军事合作协定,法国已经在去年向日方表示有意就签署协定展开谈判。本次2+2会谈中日法同意启动旨在改善日法联合演习程序的讨论。

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在会谈开始时说:“印太地区持续存在单方面以武力改变现状的企图,日本与法国所处的安全环境愈来愈严峻且不稳定。”

会谈最后的声明指出,两国已同意强化安全合作,提升在印太地区的双边合作程度。声明提到:“4名部长一同严肃关切南中国海、东中国海局势,同意坚定反对单方面以武力改变现状的企图。”

多家日媒报道,法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法属新喀里多尼亚和法属波利尼西亚等地设有驻扎军队,近年来中国扩张海事军力,对太平洋岛屿国家造成严重的影响,让法国十分警戒。法国是今年上半年欧盟的轮值主席国,马克龙政府计划2月下旬在巴黎举行印太地区与欧盟各国的外长会议,邀请包括日本在内的各国出席,但未包括中国。

法国陆军去年5月首次参加在日本境内举行的演训,与日本陆上自卫队和美军在九州岛岛实施离岛登陆及巷战联合演训。日本为与法军强化关系,预定今年下半年度在法属新喀里多尼亚新设领事馆,以加强包括联合演训在内的军事合作关系。

法国智库蒙田研究所亚洲计划主任杜懋之表示,2019年6月马克龙访日,与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商定《2019-2023年特殊伙伴关系框架内的法日合作开辟新视野路线图》,构成安全和防务领域的双边合作框架。

杜懋之说: “这个路线图指出了在法国武装部队和日本自卫队之间实现‘有效互操作性’的目标。透过每三年一度举行的2+2会谈实践合作领域。去年法国舰队与印度参加了四方安全机制Quad的联合演习,法国舰队在东中国海与海上自卫队进行海上补给,法国陆军部队首次在日本领土上与美国海军陆战队和海上自卫队共同训练两栖攻击演习。显然在法日没有《互惠准入协定》的情况下,实施2019年路线图的愿景很困难。”

杜懋之指出,2015年,法国和日本签署了一项关于国防装备和技术转让的双边协定,在军备与技术受到民用工业创新和中国民兵融合挑战的时代格外重要,使日本在出口管制和投资审查等问题上成为法国和欧洲的对话者和合作伙伴的独特地位。

东京大学大学院国际社会科学专攻学者野原淳认为,虽然法国提出与日本签署《互惠准入协定》的意愿,但是因此认为法国会对于印太地区的任何军事突发事件有立即的反应,是非常不现实的。

他说: “事实上,法国有很多海外属地,在非洲有军事布署,在太平洋地区也有其属地需要加强部属军力和迅速扩张的中国势力抗衡,所以过度紧张的军力很难再分配到足以影响印太地区的军事平衡。法国和日本定期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或是签署防务协定,重点是在对中国发出一个信号,表明法国和日本在捍卫航行自由原则方面并肩而行,任何进一步破坏这一原则的行为都可能产生后果,很有可能会对中国与欧盟的经济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野原淳指出,特别是近来日渐频繁的日法军事演习,旨在表明日法两国都对区域安全问题严重关切,尤其针对中国在南中国海企图改变现状的行为表示立场。”

AUKUS反促进日法深化关系

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在2+2会谈开始时表示,法国是日本共享基本价值和战略利益的特殊伙伴,有法国主导欧洲对印太的参与令人感到安心。

双方在最后声明提到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同意呼吁有关方面和平解决两岸议题。

2021年9月15日澳英美三国联合宣布成立军事安全合作伙伴关系AUKUS,澳大利亚因此取消与法国之间的核潜舰军购,引发法国极度不满。马克龙政府官员表示,法国将告诉欧洲领袖,他们可趁机向美国表明,欧洲联盟在印太地区可以扮演具战略重要性的角色。

日本对于AUKUS的成立表示乐观其成。

东京大学大学院国际社会科学专攻学者野原淳认为,因为AUKUS所引起的外交危机,并不会损害日法关系,反而可能促进日法合作。

他说: “在AUKUS成立之后,马克龙政府就更积极地表示将加强法国与印度和日本的关系,换句话说也就是在Quad成员中疏远澳大利亚。美国在表面上似乎经与法国和解,但我认为法澳关系没有那么容易修复。此外,自脱欧以来英法关系就一直恶化,而英法都是带动其他欧洲国家对印太政策的领头羊,与其说英法是合作伙伴,不如说是竞争者。现在英法两国同时争取与日本签署《互惠准入协定》,这会让法国更积极与日本建立密切的安全合作关系。”

野原淳指出,法国在印太地区有海外属地和武装部队,近两年愈发关注中国在地区的势力扩张。现在台海局势趋于紧张,使日本的安全角色备受关注,更是法国急于加强日法关系的主要因素。

法国智库蒙田研究所亚洲计划主任杜懋之也同意这个观点。他表示,AUKUS成立时澳大利亚推翻了法澳多年来培养长期战略伙伴关系的努力,只要莫里森政府执政,两国关系就不太可能如之前一般积极深化合作。法日关系正好相反。

杜懋之说: “在AUKUS 和法澳关系的信任危机下,日本作为法国的防务和安全伙伴的相对重要性就自动增加了,而且法日安全合作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也会支持。此外,AUKUS在法美关系中制造了信任危机,这使得法国更加强调在美国与中国之间选边站之外的‘第三条道路’,那么法国参与印太地区事务的主要目的是为包括日本在内的各国提供替代方案。如此,法国参与印太军事合作就成为跨大西洋相互信任的坚实基础,美方应该逐步加强法日美三边联合演习,并支持法国参与Quad的联合演习。”

杜懋之指出,由于美日正在着手基于国家安全原因而限制技术转让的框架,法日双边安全合作也将是这个大课题的一个结构性因素。

向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