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媒體數說“易怒的中國”

0

王毅在一次記者會上 2017年4月 Reuters/路透社

過去的一年,在中國,從官媒到社交媒體,從小粉紅、大粉紅、老粉紅到戰狼外交官,對世界上發生的每件令他們不順心的事情,都發出憤怒的吼聲。這怒吼聲無時不刻,擾得世界不得清凈,終於引起美國媒體的數說。

《大西洋月刊》是美國的一份有165年歷史的文化與文學雜誌,它較多的關注美洲與歐洲事務,但近來對中國也表達關切。該雜誌最新一期刊出一篇文章《世界受夠了中國的易怒》,文章講述中國的敏感易怒如何在西方國家中觸發了逆反心理。

《紐約時報》近日也刊文,談易怒的中國在什麼事情上發怒。文章指出:過去一年,“辱華”這兩個字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中國的媒體上,其定義範圍也有無限擴展的趨勢,最容易激發中國人的憤怒。

文章說:從剛上映的中國本土動畫片《雄獅少年》到休閑零食品牌“三隻松鼠”的宣傳海報,再到奔馳車的新廣告,因為主角或者模特的眼睛或妝容不夠主流,它們接二連三被一些中國網友批評是蓄意醜化中國人形象。“三隻松鼠”在官方微博上為這組兩年前的海報道歉,海報上的模特“菜孃孃”卻發出了這樣的質問:“我眼睛小就不配做中國人了?”

容易成為“辱華”箭靶的並不只小眼睛。《紐約時報》說:回想一下,中國模特長雀斑、華人模特用筷子吃意大利麵都是辱華;好萊塢白人影星在辱華,華人導演也在辱華;中國文化背景的影片用白人做主角是辱華,用華人做主角也可以是辱華;被認為是做錯了事的外國歌手在辱華,被認為穿錯了衣服的香港歌手也在辱華;美國職業籃球隊經理在辱華,很多國際品牌也在辱華;外國媒體在辱華,華爾街大亨也在辱華。以至於有網友調侃說,“人生有三件事情無法避免:出生,死亡及辱華。”

中國人的憤怒立竿見影,中國民眾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明顯上升。《紐約時報》說:馬拉西亞華人歌手黃明志和澳大利亞華人歌手陳芳語發布了他們合作的新歌《玻璃心》,歌中唱道:“不明白,到底辱了你哪裡,總覺得世界與你為敵。”這兩位歌手已經因此完全失去了中國市場。

易怒的中國,似乎對世界越來越缺乏足夠的估計,他們覺得世界都會對他們的憤怒當做一回事。但《大西洋月刊》發表的《世界受夠了中國的易怒》的文章卻寫道:“畢竟,如果絕大多數舉動都可能觸怒北京的話,為什麼還要有所收斂呢?”就像人們聽了無數“一個中國”的怒吼,便更傾向於向台灣示好。文章還列舉:從國際體育界開始重新考慮在中國做生意是否值得,到意大利布雷西亞市不顧中國大使館的反對照常舉辦中國異見藝術家巴丟草的個展,中國的憤怒變得越來越不起作用。

《大西洋月刊》和《紐約時報》的文章,給世界各國政府的領袖和各國智庫的學者提出一個嶄新的研究課題:14億中國人為什麼長着一顆“玻璃心”?他們為什麼生活在“辱華”的幻覺中?世界為什麼越來越不在乎中國的易怒?易怒的中國真的那麼自信嗎?

作者:舊金山特約記者 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