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鎮安:中共這次真的是要打死香港記協了!

0

中共這次真的是要打死記協(香港記者協會)了!

中共認為香港的新聞自由實在太過份,必須儘快嚴加整頓;所以,2020年7月開始有了《港區國安法》便大開殺戒!結果,去年(2021)六月至今相繼被殺或被自殺、查封、倒閉、停運或終止新聞相關工作的香港傳媒,按死亡時序包括:蘋果日報、852郵報、立場新聞、香港獨媒新聞、IBHK網絡媒體、眾新聞、癲狗日報、夠薑媒體、聚言時報、至少共九家!

但是,中共認為仍不足夠,所以除了《港區國安法》,還要立《假新聞法》,雙管齊下;有點可笑的是,最多發布假新聞的,偏偏就是中共自己,如果真的立了《假新聞法》,中共自己又繼續發佈假新聞,不但習近平和李克強都會感到尷尬,而且還會令香港的執法部門和司法機構,陷於兩難局面,分分鐘“偷雞唔到蝕渣米”,所以《假新聞法》已經胎死腹中,惟有加強整頓傳媒工作者!

2021年9月13日新任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在接受訪問時,強烈批評“香港記者協會(記協)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HKJA)”並非由專業新聞工作者組成,必須向全港市民交代!9月15日“記協”主席陳朗昇,在《立場新聞》附近的一個公共空間(駿業街遊樂場 InPark)舉行露天記者會,就鄧炳強對“記協”的批評,逐點反駁。

2021年9月18日新任警務處處長蕭澤頤出席警察結業會操後見記者,同樣強烈批評“記協”並非由專業新聞工作者組成,質疑其專業程度,批評其對持不同意見傳媒“選擇性失聰”;批評“記協”成員全為不專業或以政治凌駕專業的傳媒工作者,他們自己應該認真檢討。“記協”隨即作出回應,認為蕭澤頤的批評,內容跟鄧炳強數日前的言論同出一轍,重申“無稽之談,不會因反覆背誦而忽然鏗鏘。可惜的是,官員似乎不解此理,一而貫之無視回應,恍若選擇性失聰下重彈舊調。人貴在自重,盼各官員細思”。“記協”又羅列過去就新聞界權益發出過的聲明,涉及多個不同媒體,包括:大公報、東方日報、中通社、環球時報、無線新聞等。

雖然“記協”主席 陳朗昇 多次表示,堅決不會效法其他民間團體和職工會,堅決不會解散,但是,“記協”是否真的要解散,仍然是未知之數!

2021年5月16日星期日,香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在其網誌中表明,《香港國安法》第九條及第十條所提到的社會團體,包括根據《職工會條例》(第332章)登記的職工會,而有關職工會的教育、宣傳、指導、監督和管理的責任,便是勞工處(包括“職工會登記局”)的職責。如果有職工會不按照“勞工處”的勸喻而作出改善,不排除會根據《職工會條例》取消該職工會的資格和登記。就算是全港最大的單一行業職工會“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也不例外!結果,不足三個月,“教協”就已經選擇自殺身亡;既然“教協”現在已死,中共的下一個目標,自然就是“記協”!

2022年1月18日星期二,“職工會登記局”終於去信“記協”,要求“記協”於2月4日或之前,就其涉嫌與《職工會條例》或會章不符的活動,提供資料,信中的具體問題如下:
01)本局收到投訴,指控貴會沒有嚴格按貴會的章程來招收會員,又容許不合格會員繼續保留會員資格,是否屬實?
02)貴會是否有執行任何措施,以確保現有會員全部皆是合資格會員?
03)請解釋貴會facebook專頁為何發帖文反對修訂《逃犯條例》?
04)請解釋貴會facebook專頁為何…05)…06)…07)…08)……

2022年1月21日星期五,“記協”主席陳朗昇稱“無事不可對人言”,會詳細回答“職工會登記局”的查詢。

很明顯,“職工會登記局”是打算以下列兩條罪,來取締“記協”:
1)濫收會員,涉嫌違反了自己的宗旨與章程,也涉嫌違反了《職工會條例》。
2)從事一些跟“行業待遇、權益、福利與發展”無關的事情,涉嫌違反了自己的宗旨與章程,也涉嫌違反了《職工會條例》。

首先,全港工會都歸“職工會登記局”監督和管理,全港工會(包括記協)都有定期向“職工會登記局”遞交監督和管理所需的所有文件,“職工會登記局”每年亦都會派遣副局長探訪全港所有工會(包括記協);筆者必須質疑,“記協”1968年成立至今已經54年,難道這54年間,“職工會登記局”都沒有發現“記協”違反了自己的宗旨與章程嗎?都沒有發現“記協”違反了《職工會條例》嗎?如果“記協”真的違了規,“職工會登記局”為什麽不一早出聲?“職工會登記局”每年探訪“記協”時,為什麽又隻字不提呢?為什麽突然間今天才提出質疑呢?

是否因為中共要打死“記協”,所以“職工會登記局”必須要以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本來冇紅線,也要畫出條紅線,也要重新釐定犯法的準則,所以今天才提出質疑呢?

如果“記協”真的違反了自己的宗旨與章程,為什麼八百多個“記協”會員,都沒有一人要求召開特別會員大會,群起而聲討之?是否因為“記協”不但根本沒有違反自己的宗旨與章程,而且還得到會員們的普遍支持呢?

“職工會登記局”今次既然要霸王硬上弓,為何不直接以“欲加之罪”把“記協”取締之?為什麽還要“記協”自我評估、自我招認呢?還是痴心妄想,期望公眾會誤以為政府做得合情合理嗎?

“教協”已死,相信“記協”也命不久矣!問題是,特區政府必須要詳細交代死因,中共也必須要詳細交代死因,違規準則為何?紅線在哪?否則,勢必引發新一輪的職工會自行解散潮(半年前“職工盟”已經率先解散!),不但阻礙小市民依正途爭取勞工權益,更加不利特區管治,削弱香港的繁榮與穩定,中共和特區政府,必須三思!謝謝!

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選民:侯鎮安
2021.1.24
(本文為公開信,並無版權,歡迎自由轉載和廣傳,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