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难忍中共宗教迫害,圣道教会61人出走韩国,今却可能被遣返!

0

光传媒 | 2022年1月24日讯

深圳圣道教会60人,因无法忍受中国对基督教会日益严重的逼迫,于2019年下半年,陆续逃到韩国济州岛。目前每个人的庇护申请至少被驳回过一次,1月26日,他们将收到二审判决,如果依然不通过,他们只能再合法停留14日。一旦失去在韩合法身份,他们的人身安全将面临威胁,甚至可能被驱逐出境。

中国没有宗教自由是不争的事实。据圣道教会潘牧师回忆,在2018年之前,他本人每个月会定期被国保请去“喝茶”,而2018年正式施行《宗教管理事务条例》以后,中国各地的教会都遭到程度不一的逼迫,情节较轻微的只是带领人和牧师被警察约谈,情节较严重的则是聚会地点被封,要求禁止聚会。其中堪称典型的是成都秋雨圣约教会,在2018年12月9日,全教会有超过300人被警察上门问话,教会内主要同工、长老、牧师全部被传唤,之后主任牧师王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九年,长老覃德富以“非法经营罪”被判四年。

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

深圳和香港只有一墙之隔,随著返送中问题日益严重,教会遭遇的逼迫也是肉眼可见。到2019年,圣道教会遇到的逼迫渐渐超过众人所能承受的,中国警察惯用的手段之一就是找到房东,要求其不要租房给基督徒,藉此把基督徒赶出城市。潘牧师回忆到,到2019年6月左右,他们一家甚至到了无房可住的地步。

深圳圣道教会牧师潘永光和太太(照片由潘永光提供)

圣道教会也是一间注重基督教教育的教会,教会自己兴办学堂教导会友子女。这也是中国政府不允许的。要求基督徒把自己送到公立学校接受家长不认同的共产党无神论教育,这也是中国政府逼迫基督徒的一种手段。西方国家通常不理解为什么要求送孩子到公立学校也是一种逼迫,那是因为中国的公立小学要求学生加入少先队,每日佩戴红领巾,如果不佩戴红领巾,则可能被取消参加某些活动的资格。成都一位基督徒被迫送孩子进入中国公立学校之后,发现仅因为孩子在作业提到“上帝创造世界”,就被老师恶意要求重写。此外因为宗教原因,多少会遭遇老师和同学的恶意歧视。基督徒家长出于信仰或是保护孩子的角度都不愿送孩子到公立学校。

深圳圣道教会的孩子们在济州岛(照片由潘永光提供)

出于教育和逼迫上的压力,圣道教会决定集体出逃。迫于签证和安全原因,教会锁定对于中国护照施行落地签证的济州岛。但身在济州岛的生活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依韩国法规,留韩半年之后就可以工作,需要个人先找到工作,再签合同,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找工作很困难。大部分人以农活为生,例如摘桔子或收高丽菜。

潘牧师的律师告诉他,想这个的庇护案例,在韩国的历史中没有通过的先例,除了脱北者的申请通过率会很高,其他申请(中国难民)十万个都没有一个能过。要给圣道教会几十个人通过申请,基本等于动摇国策。当地时间1月26日,他们将收到二审判决,目前的情况对他们十分不利。停留济州岛期间,多位会友曾接到韩国驻广州大使馆的电话,询问他们是否非法滞留,暗示他们回中国。但回中国只能是下策,潘牧师回忆,2019年教会决定出逃时,有会友因为辞职太晚遇上疫情爆发国门封锁,所以被迫留在国内,之后警察对其进行调查和骚扰,要求他们说清楚教会的情况。而他们逃离成功的人,在中国的家人也多次被问话。

为了获得更多帮助,潘牧师联系美国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希望能够获得美国方面的帮助。在与美国大使馆联络以后,得到的答复是:美方想要帮助,但美方不能干涉韩国境内固有的法理,所以帮助的范围有限。

中国的人权问题日益严重,美国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Chian Aid)带领人傅希秋牧师说:深圳圣道长老教会所有信众的紧急大逃离,进一步证实了中国实施的宗教迫害所带来的影响日益严重。圣道教会目前对于韩国政府唯一的恳求就是,希望韩国出于人道考虑,可以允许圣道教会会众合法停留在济州岛,等待美国方面颁发入境许可。

傅希秋牧师该教会的集体出逃表态:“我们会竭尽全力敦促韩国和美国政府一起保护被迫害流亡济州岛的深圳圣道归正教会所有60几位弟兄姐妹的安全和安置!”

傅牧师还说:“德克萨斯州已经有多个大教会乐意联合接收整个教会安置到这里自由崇拜和生活。静等上帝伟大的作为。”

(光传媒特约记者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