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敢言教師李田田曾被精神病 如今為尊嚴離開家鄉

0

李田田和她的詩集『有隻狐狸看月亮』 © 網絡圖片DR

湖南教師李田田,曾因聲援質疑南京大屠殺數據的教師宋庚一,被湘西永順縣當局以“精神病”為由將其送入精神病院折磨。李田田在大量網友聲援下,被轉入普通醫院,其後獲釋回家。近日,李田田在微信公眾號發文稱將離開家鄉湘西,只為“有尊嚴的活着”。李田田發文後,其微信公眾號被封禁,而轉發其文章的幾個微信公號的文章也被微信平台刪除。

1月23日,李田田在微信公眾號“山田詩花”發表文章《寫給家鄉:離開是為了有尊嚴地活着!》文章開頭就寫道:我已經離開了湘西,離開了那座我生活了27年的小縣城。我與愛人拖着幾袋行李、一箱書籍、還有身心俱疲的靈魂,在異常寒冷的冬季、在闔家團圓之際,踏上了“背井離鄉”之旅 ……

她稱,自己選擇離開其實是“逃難”。

李田田在文章中表示,其實從 2019 年的新聞事件起,“我就已成為家鄉的‘異類’,一個人孤獨地生活在湘西大地,憑着對教育的熱愛和對文學的追求苦苦支撐着自己的理想!多少次孤獨到絕望,多少次又絕望到堅強!白天,我是那群留守兒童的‘媽媽’,盡最大責任做到‘師者無悔’;夜晚,我是文字的精靈,洗劑和刷新着自己的靈魂。”

2019年10月,李田田曾在網上發表題為《一群正在被毀掉的鄉村孩子》文章,其中反映基層學校檢查過多、教師負擔過大,批判基層“形式主義”。此後,她被永順縣官方約談,直到湘西自治州委、州政府介入調查並承諾整頓,事件才告一段落。

李田田在文章中說,“選擇離開家鄉,不是我背叛了家鄉,而是家鄉‘背棄’了我,不管是出於‘公義’還是‘親情’。”

另據《財新網》等媒體稍早報導,去年12月,懷有身孕的李田田反映遭到永順縣教體局和公安局多個部門上門談話,要求她針對微博言論在相關材料上“簽字認錯”,並被“強行”送往精神病院接受治療。

李田田的好友透露,“被精神病”可能與她在微博上談論曾任教上海震旦職業學院的宋庚一事件有關。

去年12月,上海震旦職業學院女教師宋庚一在講課中質疑南京大屠殺遇難者數據,她認為缺乏史料支撐,並希望學生以嚴謹的學術態度,對遇害者的身份進行核實和記錄。但被學生舉報,最終校方決定開除教師宋庚一。宋庚一上課的原版完整視頻隨後流出,網友們發現舉報視頻被人剪接移花接木、掐頭去尾、斷章取義,並譴責“這種卑劣行徑是文革幽靈再現,是仇恨教育下的靈魂扭曲”。李田田就此在微博發文聲援教師宋庚一,並譴責告密及斷章取義,她“為這群烏合之眾的學生感到悲哀”。

2021年12月17日,李田田發帖稱:“再次為宋老師聲援,不想做沉默的大多數。作為同行,認為她的講課沒有絲毫問題,有問題的是她的學生、開除她的學校、官方的報道、以及沉默的知識分子。”

她說,“結合宋老師前後的教學語境,她在課堂上的言行並沒有煽動與挑釁,也沒有反對、抹殺南京大屠殺的暴行。她只是提出了自己的觀點,尊重人,尊重生命,尊重逝者,這有錯嗎?”

李田田因上述言論旋即遭到當局威脅,她給友人發出信息:“昨天被永順縣教育局和公安局登門威脅,現在又被教育局和醫院的人登門威脅,以精神有問題為由,要求我住院打針治療,否則將開除和抓捕。我拒絕去,他們說明早就開除我。我說即使開除,我也不去。他們說,那就要公安局的人逮捕我! 我已經被逼得走投無路,向社會求助。如果我死了,那就是一屍兩命吧!”

12月20日網上流傳着李田田未婚夫王先生的一段音頻,他說李田田已被關進湖南省湘西州精神病院。他們說她被診斷精神病,被隔離起來。他絕不相信她有精神病,他要進醫院探視,他們不讓他進去,只讓她母親進去。後來她母親也被拉去派出所問話了。王先生說:“這是我倆的孩子,我們本來準備要結婚的。”

李田田遭地方政府強制送精神病院一事當時引起廣泛關注,在外界強大壓力下,李田田之後被釋放回家。

李田田在最新的文章中感嘆稱:“無論是2019年的新聞事件還是最近的事,至始至終,家鄉都沒有一個人肯站出來為我說話。即使是個別朋友微信里發來消息,也不過是提醒我:‘你已經不適合在這裡做老師了!’就連親人,有的也變相出賣了我,有的認為我是家族的罪人,有的迫不及待地自我撇清 …… 我理解他們的苦衷:即使你們跟我斷絕關係、劃清了界限,我也不會怨恨你們!見識了人性骯髒灰暗的一面,我又豈在乎那點‘冰涼’!我現在唯一擁有的,就是信仰與愛情。”

李田田發文後,其微信公眾號就被封禁,而多個微信公眾號轉載李田田的上述文章也被刪除。

今年27歲的李田田畢業於湖南第一師範學院,因性情純樸,教學獨特,被學生稱為“仙女老師”;她自15歲開始寫詩。有組詩被《詩刊》頭條重推,在湖南省級刊物發表過小說童話,因寫了一篇反形式主義的文章,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作者:法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