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奧 奧密克戎和零容忍讓中國陷入孤立

0

2022年1月19日天津進行大規模檢測 via REUTERS – STRINGER

北京認因早在2020年9月新冠疫情爆之初就採取了零容忍政策,讓中國有效控制住了新冠疫情,但是世界報分析指出因中國持續執行隔離政策讓生產鏈經常中斷,也導致北京陷入孤立,特別是目前奧密克戎傳染迅速讓北京零容忍政策走入了死胡同。

零容忍政策

中國以執行對疫情的零容忍政策自豪,特別是在疫情爆發之初,該大規模測試隔離封城的措施曾經起到一定的作用,為2022年終北京舉行冬季奧運會做好了準備。 與日本在 2021 年夏季沒有接待任何遊客參加東京奧運會不同,中國人被允許能夠參加定於 2 月 4 日至 20 日在北京舉行的冬季奧運會,只是對外國人進行限制。

世界報指出這符合中國領導人的邏輯,由於中國採取了零容忍的新冠政策,中國政府估計已在 2020 年 9 月戰勝了這一流行病,而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還無法擺脫新冠的肆虐。但是目前中國控制疫情措施已經被打破了。 1 月 17 日星期一北京 2022 年奧委會宣布最終停止售票, 只有以前“受邀”的中國觀眾才能參加觀看比賽,相關具體情況目前不得所知。

中國在對新冠疫情的控制住最後一分鐘出現了轉折,就是中國政府曾經在2020 年 9 月大張旗鼓地慶祝對 的“勝利”現在看起來還為時過早。 自 2020 年 1 月以來,中國政府僅記錄了 4,634 名新冠受害者,其中包括自 2020 年 4 月以來的 2 人死亡,中國官方在死亡率方面的表現好於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截至到1 月 19 日星期三,中國僅統計了 53 例新的本地傳播病例。

新冠感染統計數字缺少透明

世界報指出一些外國專家認為中國如此低的新冠感染數字“在統計上屬於異常現象”。 在疫情問題透明度方面,中國政府還需要進一步努力。 中國前財政部長樓繼偉甚至在去年12月抱怨說,“沒有足夠的數據顯示負面消息”。

但是在中國,沒有人會認為政府的官方數據被嚴重低估,也沒有醫院抱怨重症病人之多不堪重負。 而那些認為這些數字非常低的人可能低估了中國政府實施“測試、追蹤、隔離”的系統性的有效性。 武漢因疫情開始封城兩年後繼續讓人猜疑, 一位西方外交官總結道“我們即將結束一個周期,但還沒有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中國幾乎與世隔絕

但是中國實施的“測試、追蹤、隔離”措施代價高昂,中國各市政當局現在必須儲備數百萬個可用的測試。 一個人口少於 200 萬的城市如果發現疫情警報必須在兩天內測試全部人口,稍大的城市有三天測試時間。 進行隔離成本昂貴而且在心理和經濟上給被隔離者造成壓力。 自 2020 年 3 月以來,中國幾乎與世界其他地區隔絕,包括減少來自香港的航班, 國際航空運輸量減少了 98%,如果在進入中國的飛機上發現新冠病例時航空公司會受到罰款,還會經常取消計劃飛行的航班,也由於封鎖,一些工業生產線經常缺貨中斷。

最重要的是,在中國如果發現最輕微新冠檢測為陽性,數百萬人就會被隔離。 2020 年的武漢和西安(1300 萬居民,自 12 月 22 日起被限制)。 與緬甸接壤的瑞麗在 2021 年經歷了 200 天的隔離。河北省省會石家莊(近 1000 萬居民)於 2021 年 1 月與中國其他地區隔絕了三周。在東北部省份全國(黑龍江、吉林、遼寧)數個市、區也遭遇了同樣的命運。 比如烏魯木齊(新疆)等。 在河南,禹州(110萬居民)因發現3例無癥狀病例,於1月初要求所有人待在家裡。

世界報指出問題是自今年年初以來,奧密克戎這個新冠變異病毒傳播迅速使受影響的城市成倍增加。 從北部的大連(遼寧)到南部的深圳(廣東),經天津、北京和上海,至少有九個城市記錄了至少一例病例。 如果不是整個社區被封鎖,它至少也是封閉一棟樓。 我們已經看到北京和上海的消費者在購物中心被封鎖了 48 小時,因為那裡發現了一個病例。 最日常的出行包括去附近的超市,都可能被困在其中。 由於奧密克戎讓中國的從國外輸入的新冠病例正在增加,包括北京在內的一些城市目前必須同時管理 德爾塔和奧密克戎這兩種變異病毒。

封閉式冬奧

目前北京已經提高警戒,市政府叫居民不用輕易外出,特別是如果他們是公務員或者如果他們有孩子在上學,如果要進入北京,您必須至少在抵達前四十八小時進行抗原檢測,然後從 1 月 22 日起,需要在現場進行第二次檢測。現在從“中風險或高風險”地區,就是即前兩周已確診 新冠病例的地區的人要進入北京在理論上是不可能的。 因此,本屆冬奧幾乎將會是在封閉中進行。

如此嚴格的應對疫情政策造成了悲劇,如在西安,一名懷孕八個月的婦女因未入院而流產。 由於缺乏照顧,一名男子心臟病發作。 這兩起引起媒體關注的事件讓相關人員受到懲罰。在抵達中國時被診斷為陽性,一對歐洲人被迫與他們的孩子分開了幾個星期。

瀰漫的恐懼

如果中國政府應當疫情的零容忍基本上取得效果,但是這個措施也不是萬無一失的。 中國主要流行病學家之一張文宏,他早在 2021 年 7 月就表示“世界必須與病毒共存”,他在社交網絡上受到攻擊,被稱為“叛徒”,他不得不退縮。 因為在中國新冠疫情這個問題在政治上和社會學上非常敏感。 由於兩年來的中國政府的宣傳,讓絕大多數中國人相信如果感染新冠病毒幾乎會導致了死亡。 恐懼瀰漫中國社會,因此讓民眾接受了政府如此嚴厲的控制措施。

現在中國官員們開始說零新冠政策是動態的,因為“沒有人能保證不會再有病例,因為輸入病例”,《環球時報》解釋說,沒有人清楚這會引起哪些具體變化。

但是中國研製的疫苗對奧密克戎病毒效果相對有限。 一些專家認為,中國政府進入了一個死胡同,就是 “零容忍在疫情爆發之初的成功,成為習近平的政績,現在難以做出改變。

美國智庫歐亞集團 1 月 2 日的一份報告解釋說,中國的零容忍政策將無法控制感染,造成更廣泛的感染,從而政府採取更嚴厲的隔離現在措施。 直到中國在國內開發信使 RNA 疫苗和增強劑,目前的情況最早也許在今年年底可以結束。

儘管中國復星與德國BioNTech有合作協議,但是中國當局實際上在阻止這種信使RNA疫苗在中國的分銷。

一位歐洲大使說 “只有中國集團開發出自己的疫苗的那一天才能獲得在中國的銷售權。” 在中國,抗擊新冠疫情既是政治鬥爭,也是健康鬥爭。

作者:羅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