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深圳改革宗圣道教会61名教友出逃济州岛 面临遣返威胁

0
50
来自中国深圳改革宗圣道教会61名教友,集体流亡到韩国济州岛。(潘永光牧师提供)

深圳改革宗圣道教会在2012年成立。人在韩国济州岛的该教会潘永光牧师24日跨海接受采访时提到,2018年2月,成都秋雨教会的主任牧师王怡发起反对政府“宗教管理条例”的联署,当时包括潘永光在内有467个牧者签署。签署后,来自中国政府各个部门人员的逼迫升级,一直到2018年,成都秋雨教会王怡牧师以及很多教友被抓,他们看到中国的宗教自由进到严重(威胁)的阶段,于是动了离开中国的念头。

潘永光:“我们教会一直给孩子们进行宗教信仰的教育,警察一直来找我们,(甚至)会强制我们的孩子要进到(公办)学校接受洗脑教育,不允许我们教导孩子学习圣经,不允许教导孩子参加教会。这是违背信仰、良心。”

到了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风起云涌时,深圳整个城市也充满肃杀的气氛。潘永光回忆,当时警察警告教会不可以聚集,连礼拜都不行,整个管控升级严重。

来自中国深圳改革宗圣道教会61名教友,集体流亡到韩国济州岛。(潘永光牧师提供)

来自中国深圳改革宗圣道教会61名教友,集体流亡到韩国济州岛。(潘永光牧师提供)

教友们在一次聚会时就逃往韩国济州岛避难进行投票,最后56票同意,17票反对。由于中国旅客进入济州岛是落地签证,不需要签证申请,2019年10月底教会里16个家庭,61个教友包含31个儿童在内,决定集体出逃至韩国济州岛。

遗憾的是,有30多个在深圳的教友来不及出逃,这两年不断地有国安人员上门骚扰。潘永光:“我们有个姐妹在深圳待不了,她回广东徐闻老家。2021年4、5月份,国家安全局找到她,指控她涉嫌颠覆国家安全罪,没收她的基督教书籍、手机,监控她不准她离开。另一个回安徽的姐妹带着她四个孩子,(当局说)你在深圳属于潘牧师教会,给我报告他们去那里的情况。”

潘永光被控多项罪名

不只是在深圳教会的教友持续遭到恐吓,潘永光在中国的母亲、妹妹和弟弟都收到国安局威胁。他们还告诉潘永光的亲友,潘永光被冠上了好几条罪名。“给我的罪名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勾结境外反华势力,还有涉嫌贩卖人口。我把这些信徒带出来,我是在涉嫌’贩卖’他们,还有涉嫌偷渡,每一个罪名都够我坐牢很久。”

60教友出逃济州岛语言不通生存难 多次接获中国领事馆电话恐吓

带着几十名的教友踏上语言不通的济州岛,团体里没有人懂韩语,也不知道能待多久,孩子们也没进学校入学;在医疗方面,小感冒、破皮外伤,曾经当过医师的潘永光还能处理,庆幸的是他们获得免费的新冠疫苗施打,教友们至今仍未染疫。然而济州岛只有农业和旅游业,一群人根本找不到工作,只能做些类似摘橘子的零工。

生活的艰难可以克服,潘永光说岛上有中国领事馆,还有侨联学联等组织,经常打电话来威胁他们。

潘永光:“我们接到不少领事馆打来的电话。如果我们的身份在这里变成非法,意味着韩国政府不能即时、合理、合法保护我们,我们就很危险。”

来自中国深圳改革宗圣道教会61名教友,集体流亡到韩国济州岛。(潘永光牧师提供)

来自中国深圳改革宗圣道教会61名教友,集体流亡到韩国济州岛。(潘永光牧师提供)

韩国移民局、法务部驳回政庇申请 最高法院26号即将裁定

两年多来教友们透过韩国的移民局和法务部提交申请政治庇护都遭到驳回。其中有14位教友转向韩国的地方法院提交上诉遭驳回,26号高等法院将开庭决定他们的命运。

潘永光:“没被通过,我们还有14天在韩国合法滞留的时间,14天后会进入非法滞留。韩国政府非常大的可能是要我们离开,不见得抓起来必须回中国,但是要离开。”

圣道教会也试图透过外交途径寻求协助,他们向美国驻韩国领事馆提出政治庇护申请,领事馆也派人到当地审核、评估,不过仍须等国务院审批;令他失望的是,当潘永光向联合国难民处在首尔办公室请求援助时,被告知韩国办公室无权做评定,爱莫能助。

总部在美国的基督徒维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除了提供在济州岛圣道教会教友法律援助外,也替他们在国际发声,因为他们受到直接的宗教迫害。同时也将持续与美国行政和立法部门沟通争取赴美安置。

傅希秋:“韩国本届政府太害怕中共的威胁,中国过去的(政治庇护)申请者通过的只有0.04%,中共的威胁挟持韩国,所以我们透过国际外交的努力,给他们难民的身份。”

韩国难民申请通过率仅0.04% 圣道教会61教友恐再次遭拒

济州外国人出入境管理厅一位女性官员在回答本台记者提出的有关圣道教会被拒绝难民申请的理由时表示,“没办法告知理由,理由只提供给当事人。”至于他们是否会遭到遣返,这名女性官员回覆,“他们还不能确定是不是遣返对象,但至于拒签原因,你该去问当事人。”该名官员强调,她不是审查的人,审查已经结束,再辩论这些已经没有意义。

中国基督徒的代理郑姓律师告诉本台,韩国的难民申请通过率只有0.04%,除非能证明身体和生命将会受到威胁,否则政庇很难获得通过。难民申请程序很复杂,再次被拒绝的可能性相当大,现在非常头疼。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柏涛联合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