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鉤:傷天害理奢言天堂,滅絕人性才是革命

0

西安封城又造成一宗曠世大悲劇,半夜醒來想起這件事,一股氣頂到心口,竟然無法入睡,索性起身寫這篇稿。

昨天網上傳出一篇網名為「隨我行」(游游)的短文,說他姐姐今年二十九歲,在陝西澤西一家「封城保供」企業工作,去年12月31日突被辭退,老家蓮湖區華府西城不讓進門,「數九寒天被迫住在路邊車上十六天,死於車上,青春生命就此凋零。」

「我是死者弟弟,希望給逝去的姐姐一個閉眼的機會!疫情期間乾著保障民生的工作卻無法保護自己的生命,一門之距進不了小區,喪命在私家車裡!在此求助社會力量,給我姐姐一個公道!」

短短文字,讀來令人哀痛!一個什麼樣的世道,才可以把一個活生生的人,在嚴冬里困在路邊整整十六天,最終把她殺害!

「封城保供」就是在防疫封城期間保障民生供應的公司,這種公司是賺大錢的生意,一定要有相當的政治背境。死者在年關前突被辭退,不知什麼原因被保安擋在小區前,又回不到原來的居所,整整十六天被困車內,終抵不住嚴寒和飢餓,被活活逼死在車裡。

一個政府要喪失天良到什麼地步,才可以坐視一個花樣年華的女孩死在眼前。路邊時時有人經過,一個活人逐日垂死,家人一定四處奔走,如非政府冷血,豈會拖延十六日之久?

這與被醫院拒診的產婦和長者一樣,都是政府見死不救,前者是數小時的事,而這位姐姐的死亡過程,卻整整拖延了十六天之久。十六天里,西安竟找不到一個稍有人性的官員,過問一下女孩的生死?竟沒有一種基於人道的機制,可以把女孩從死神手上奪回?這是什麼世道?這是什麼社會主義天堂?這是什麼習近平偉大時代的中國優越性和解決方案?

共產黨貪腐也罷了,濫權也罷了,可否稍有一點點人性?可否將中國人當人看?如果那個絕望的女孩是習近平的女兒,政府官員可以如此嚴防死守嗎?

女孩開着私家車,家景應尚可,不知結婚生子沒有,她還將經歷多少豐富美滿的人生,她對未來還有多少夢想?可惜在一個草菅人命的制度下,她等不到她一生的好日子。

中共統治最令人無法忍受的就是滅絕人性,就是不把中國人當人。每一條珍貴的生命,在中共的記事簿上就是一個數字,每一個平常人家的禍福,就與各級官員無關。共產革命誇口為人民謀幸福,實則是人民為共產黨家族謀幸福,社會主義誇口是人間天堂,原來天堂就是活生生的「路有凍死骨」!

她不符規定,讓她開車直達家門,在家隔離總可以吧?開車直接去隔離地點總可以吧?讓家人給她送一口飯總可以吧?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什麼都可以不管,先救命再說,任何有良心的政府都會這樣做。放她回家,未必有什麼惡果,不放她回家,先把她害死了。

這可憐的女孩沒有死在病毒手上,卻死在中共政府手上,這不只是她的悲哀,也是中國的悲哀,時代的悲哀!

防疫是習近平親自部署親自指揮,封城是死命令,違反規定危及官位。孫春蘭還為醫院拒診向民眾道歉,如事件鬧到孫春蘭案頭,她又將如何拍板?事件發生,保安必推給上司,上司推給市委,市委推給孫春蘭,直推到習近平身上;然後習近平又推給孫春蘭,孫春蘭推給市委,市委再推到保安頭上。這個冤死的姐姐,最終仍討不到一個公道,還是死不瞑目。

更令人寒心的是游游短文相當平靜,姐姐死得不明不白,是政府公然的謀殺,貼文只要求給姐姐「一個閉眼的機會」,似乎只要給一個說法,讓她閉眼就可以了,真是這樣嗎?

從前龍應台有一篇文章,標題叫做「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批判的是台灣社會一些不合理的現象,與西安這個不幸女孩的遭遇一比,台灣的社會現象簡直不值一提。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這樣的問題誰都沒辦法回答,只有去問中國人。

昨天還有一個短片,一個老人家九十多歲的母親去世了,保安不放他回家奔喪,老人破口大罵,說拿你這個流氓政府沒辦法,最終他當然也回不了家,不過至少他敢臭罵政府。罵歸罵,類似的悲劇還將永無休止發生下去。

我把這兩個短片傳給一個朋友,他回我一句「香港將來都有機會系咁」,他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以特區政府今日俯首聽命的奴才相,萬一香港疫情嚴重起來,照搬中共的封城死命令,也不是沒有可能的。我只好回他一句「希望不至於如此」,但誰能保證呢?

天地不仁,以百姓為芻狗,中共國殘暴到這種地步,相信它的末日就快到了,這樣的政權還能苟延殘喘,那就沒有天理了。

——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