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疇:超越藍綠不是關鍵,超越紅才是

0

經過了過去幾年的幾場選舉、罷免和公投,台灣社會應該已經達到共識,選民政治光譜中的「可綠可藍」群體,也就是所謂的「中間選民」,比例約在20%-30%之間。

在中共咄咄逼人的氣氛下,隨着2022地方選舉的趨近、以及2024大選的在望,藍營和綠營內部都呈現出一分為二的板塊擠壓態勢,這又會逼出一定數量心懷不滿的選民。因此,可藍可綠的中間選民票加上被逼出的不滿票,估計遊離票的總量在30%-35%之間應該不離譜。

這態勢使得中小黨以及諸多新興社會力量,開始對「第三勢力」的角色地位抱有期待。估量中,想整合第三勢力的各方,多半會打出「超越藍綠」或類似思路的口號。此篇文章想要點出的是:「超越藍色綠色」是遠遠不夠的,想要吸引遊離選民,還得要超越紅色。

更精準得說,這是一場因果邏輯能力的競賽。若不先超越紅,超越藍綠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今天綁架台灣命運的,並不是單純的藍盤或綠盤,而是紅盤。台灣選民若不能切實認清這點,不管是藍盤、綠盤還是中間遊離盤,都會成為紅盤上的棋子。

什麼是「紅盤」?這裡談的不僅僅是紅色中共在台灣內部對選舉的統戰行為,也包括了中共內部各派系,在如火如荼的內鬥下,各自用台灣議題與對手過招的動態。

絕大多數台灣人有一誤區,認為中共在台灣議題上是「鐵板一塊」。事實上,中國共產黨唯一的一塊鐵板就是「一黨專政」,其他的所有議題,包括美國關係、國際關係、經濟危機、天災人禍、是否戰爭,都屈服在一黨專政這個永恆目標之下。今天你我看到的中共內鬥,並不是典型的後鄧小平政治內鬥,而是習近平這個人意欲推翻「一黨專政」的聖牛,改以「一人專政」而引起的內鬥。換個方式說,就是要推翻集體領導制,實現一人獨裁製。這場鬥爭是一場路線鬥爭,是不計代價的、是寧可玉碎不為瓦全的。中共近幾年對台灣的種種作為,必須放到這個生態下解釋,才能夠抓到其要害。

2014年我出版了《與中國無關 – 就台灣論台灣》一書,其中要旨之一就是,台灣人固然具有自我的主體意識,但那隻能稱為「台灣主體意識1.0」,因為幾乎所有對主體性的表述方式,都是以中國為坐標而展開的。

台灣主體意識的2.0版本,必須以台灣為坐標、在「台灣學」(Taiwanology)的框架下定義何謂「中國China」、何謂「中共CCP」、何謂「中共政權PRC」,然後展開台灣與這三者之間的關係論述。

本文所提的「超越紅(盤)」,就是將台灣主體意識1.0 提升至2.0 。一旦弄清楚了「台灣Taiwan」與「中國China」、「中共CCP」、「中共政權PRC」之間的四邊關係之後,人們會非常奇妙的發現,超越藍綠這件事就不再是問題了。

例如,今天25歲以下的年青人,可能絕大多數根本聽不懂為什麼要超越藍綠。這不就對了!這就是天然啊。他/她們面對的真實問題不是如何超越藍綠,而是如何超越紅。

台灣社會得認清:唯有超越紅,才能超越藍綠。不必擔心綠的會永久執政,也不必擔心藍的會復辟;因為,一旦主體意識由古早的1.0版升級到2.0版,這兩件事都不會發生。一旦概念上超越了紅,台灣就登上了思維的至高點,內部政治就會回歸到任何自由民主社會下的利益地盤競爭常態。政黨政治的屬性,本來就是權力和利益的競爭,只有法治與否的問題,沒有顏色的問題。

在接下來的兩場選舉中,超越紅者,可得台灣。倘若出現不了超越紅者,那就讓台灣繼續沉淪在藍綠惡鬥之中吧,這也算是一種「求仁得仁」?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

獨立網站 需要您的支持:「前哨預策」InsightFan.com

——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