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主张「定于一尊」栗战书也被习近平拔除

0

林保华/自由时报 20220123

二○二一年的最后一天,无论过去发生过什么事,大家都期望迎来新一年带来新希望,中共照例会发表国家主席的贺词,并且举办统战机构全国政协的新年茶话会,高层全员出动,象征中共与全国的大团结。然而去年这一天,中共统治架构最顶尖的政治局七名常委中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在党国体制排名第三的栗战书竟然缺席。此事当然引发舆论关注。栗战书最后一次亮相是十二月二十七至二十八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隔了两天他就突然消失了。栗的缺席原因固然可能是政治病,然而因为武汉肺炎正在中国肆虐,所以也不排除他因为疫情被隔离,实情只能从后续发展来观察探究。

然而中共党媒新华社在今年一月六日发出一篇重要报导「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标题似乎平平无奇,然而当晚的中央电视台播出这则新闻的画面,竟然完全没有会议中的人物及与会者人名,也就无从知晓栗战书是否出席。但就从这则新闻的标题,也嗅出不平常的气氛。因为中共召开任何会议,例如基本上是每月一次的政治局会议,人们已经习以为常,然而「政治局常委会议」,却是第一次报导。由十名以内组成的政治局常委会,是方便随时碰头开会决定重要事项,一星期有几次也可能,内容当然保密,所以从来没有报导,这次如此一本正经报导,可见与平时的政治局常委会议有所不同,这也可以从内容中看出。

这篇长达近一千三百字的报导,大谈目前的政治经济状况及未来任务,带你游花园而失去焦点。然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有一句是:「始终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如果高层全都与习核心保持高度一致,这句话岂非废话?当然有人三心两意才必须这样呼吁。而此人当是栗战书莫属。因为他没有出席去年年底的政协茶话会,这次常委会议,既无图片,又无哪些人出席的报导,显然还不到完全披露的时刻。但是这篇报导已经暗示有高层出了问题,今年三月初的全国人大与政协大会,不可能没有图片与人名的报导。由于中国不得「妄议中央」,因此现在的暗示,会引发外界评论,经出口转内销,让国人有思想准备,两会召开时对栗战书的正式罢免就不会带来突如其来的冲击。

栗战书是习近平出任党国最高职务而崛起的。原因是习近平的原来部属职务太低不便突然高升带到北京。因此习近平在担任河北省正定县县委书记时常有接触的邻县无极县县委书记栗战书,这时担任贵州省委书记,把他调到中央主持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工作,再进入书记处与政治局,习近平在闽、浙、沪的旧部属才逐步调来中央与散布全国各地以扩大与巩固自己的势力。

栗战书当然对习近平感恩不尽而效忠习家军。二○一八年七月北戴河会议前夕,因为对习近平肉麻的个人崇拜,以及内外政策的失当,党内掀起反习浪潮,尤其要求追究主管意识形态的王沪宁;当时栗战书在召开全国人大常委党组学习会上,表态严守政治纪律,确保以习近平为核心党中央的「一锤定音、定于一尊」权威。于是地方诸侯也纷纷站队表态,帮习近平度过难关。岂料三年(不必三十年)河东、三年河西,如今栗战书自身被指控没有与习核心高度一致。可见政坛风云的诡谲。

什么事情导致栗战书与习近平没有保持一致?习近平的内外政策的确在党内引发许多非议,但是都不敢公开与习核心对干,否则以腐败为名请君入牢。栗战书可能自以为与习近平的特殊关系可以表达谏言,然而习近平成为孤家寡人之后,管你是什么人都要拿下。

如果按照新华社的报导内容,多次提及政治局执行机构的中央书记处,有一段说:「会议认为,过去一年,中央书记处按照党中央部署要求履职尽责,在推动党中央决策部署落实、加强党内法规制度建设、指导群团工作和群团改革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最后一段的「会议强调」,又在为书记处打气,看来栗战书是在向书记处发难时得罪了习近平。

现时中央书记处由七人组成,头两位是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与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王是三朝国师,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习近平的新时代习近平思想都出自他的手笔,尤其经常向习近平提供「理论」与鬼主意而得习近平欢心,三年前「倒王」时,习近平要他写检讨蒙混过关,他拒绝,习近平竟也无可奈何继续重用,可见依赖之深。丁薛祥则是习近平上海带出来的心腹才能坐上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宝座。书记处是习近平的直辖部队,许多事情可以避过政治局及其常委直接下达书记处去做,栗战书要动到书记处,就是在动摇习近平的「党本」。

但是到底是书记处的什么问题惹到栗战书跳出来,目前还不知道。人大本来就是党的表决机器,栗战书不认命就自己完蛋。比较有趣的是习近平内外盲动政策中,最直接与栗战书有关的却是香港问题,因为是由人大常委会通过国安法在香港强令推行港版国安法,不但激发西方国家强力反弹,香港也逐渐沦为鬼城,在香港做生意的栗战书女儿体会应该最深,栗战书的历史责任是难以卸脱的。但是栗战书的下台绝对不可牵引到香港问题,所以新华社的报导完全没有提及香港,否则会引发更大风暴,然而香港人不会那样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