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主張「定於一尊」栗戰書也被習近平拔除

0

林保華/自由時報 20220123

二○二一年的最後一天,無論過去發生過什麼事,大家都期望迎來新一年帶來新希望,中共照例會發表國家主席的賀詞,並且舉辦統戰機構全國政協的新年茶話會,高層全員出動,象徵中共與全國的大團結。然而去年這一天,中共統治架構最頂尖的政治局七名常委中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在黨國體制排名第三的栗戰書竟然缺席。此事當然引發輿論關注。栗戰書最後一次亮相是十二月二十七至二十八日在北京舉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會上,隔了兩天他就突然消失了。栗的缺席原因固然可能是政治病,然而因為武漢肺炎正在中國肆虐,所以也不排除他因為疫情被隔離,實情只能從後續發展來觀察探究。

然而中共黨媒新華社在今年一月六日發出一篇重要報導「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標題似乎平平無奇,然而當晚的中央電視台播出這則新聞的畫面,竟然完全沒有會議中的人物及與會者人名,也就無從知曉栗戰書是否出席。但就從這則新聞的標題,也嗅出不平常的氣氛。因為中共召開任何會議,例如基本上是每月一次的政治局會議,人們已經習以為常,然而「政治局常委會議」,卻是第一次報導。由十名以內組成的政治局常委會,是方便隨時碰頭開會決定重要事項,一星期有幾次也可能,內容當然保密,所以從來沒有報導,這次如此一本正經報導,可見與平時的政治局常委會議有所不同,這也可以從內容中看出。

這篇長達近一千三百字的報導,大談目前的政治經濟狀況及未來任務,帶你游花園而失去焦點。然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有一句是:「始終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如果高層全都與習核心保持高度一致,這句話豈非廢話?當然有人三心兩意才必須這樣呼籲。而此人當是栗戰書莫屬。因為他沒有出席去年年底的政協茶話會,這次常委會議,既無圖片,又無哪些人出席的報導,顯然還不到完全披露的時刻。但是這篇報導已經暗示有高層出了問題,今年三月初的全國人大與政協大會,不可能沒有圖片與人名的報導。由於中國不得「妄議中央」,因此現在的暗示,會引發外界評論,經出口轉內銷,讓國人有思想準備,兩會召開時對栗戰書的正式罷免就不會帶來突如其來的衝擊。

栗戰書是習近平出任黨國最高職務而崛起的。原因是習近平的原來部屬職務太低不便突然高升帶到北京。因此習近平在擔任河北省正定縣縣委書記時常有接觸的鄰縣無極縣縣委書記栗戰書,這時擔任貴州省委書記,把他調到中央主持中共中央辦公廳的工作,再進入書記處與政治局,習近平在閩、浙、滬的舊部屬才逐步調來中央與散布全國各地以擴大與鞏固自己的勢力。

栗戰書當然對習近平感恩不盡而效忠習家軍。二○一八年七月北戴河會議前夕,因為對習近平肉麻的個人崇拜,以及內外政策的失當,黨內掀起反習浪潮,尤其要求追究主管意識形態的王滬寧;當時栗戰書在召開全國人大常委黨組學習會上,表態嚴守政治紀律,確保以習近平為核心黨中央的「一錘定音、定於一尊」權威。於是地方諸侯也紛紛站隊表態,幫習近平度過難關。豈料三年(不必三十年)河東、三年河西,如今栗戰書自身被指控沒有與習核心高度一致。可見政壇風雲的詭譎。

什麼事情導致栗戰書與習近平沒有保持一致?習近平的內外政策的確在黨內引發許多非議,但是都不敢公開與習核心對干,否則以腐敗為名請君入牢。栗戰書可能自以為與習近平的特殊關係可以表達諫言,然而習近平成為孤家寡人之後,管你是什麼人都要拿下。

如果按照新華社的報導內容,多次提及政治局執行機構的中央書記處,有一段說:「會議認為,過去一年,中央書記處按照黨中央部署要求履職盡責,在推動黨中央決策部署落實、加強黨內法規制度建設、指導群團工作和群團改革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最後一段的「會議強調」,又在為書記處打氣,看來栗戰書是在向書記處發難時得罪了習近平。

現時中央書記處由七人組成,頭兩位是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與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王是三朝國師,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習近平的新時代習近平思想都出自他的手筆,尤其經常向習近平提供「理論」與鬼主意而得習近平歡心,三年前「倒王」時,習近平要他寫檢討矇混過關,他拒絕,習近平竟也無可奈何繼續重用,可見依賴之深。丁薛祥則是習近平上海帶出來的心腹才能坐上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的寶座。書記處是習近平的直轄部隊,許多事情可以避過政治局及其常委直接下達書記處去做,栗戰書要動到書記處,就是在動搖習近平的「黨本」。

但是到底是書記處的什麼問題惹到栗戰書跳出來,目前還不知道。人大本來就是黨的表決機器,栗戰書不認命就自己完蛋。比較有趣的是習近平內外盲動政策中,最直接與栗戰書有關的卻是香港問題,因為是由人大常委會通過國安法在香港強令推行港版國安法,不但激發西方國家強力反彈,香港也逐漸淪為鬼城,在香港做生意的栗戰書女兒體會應該最深,栗戰書的歷史責任是難以卸脫的。但是栗戰書的下台絕對不可牽引到香港問題,所以新華社的報導完全沒有提及香港,否則會引發更大風暴,然而香港人不會那樣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