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干城:文化保守主義浪潮正向我們湧來

0

我們正處在一個文明範式轉換的時代,近代以來的主流觀念有望被保守主義取而代之。

一、我們正經歷一個哥白尼革命式的大時代

制度有神奇的作用,但它不是萬能的,制度後面是文化。現在確實是一個文化範式需要重整的大時代。近代以來,人本主義、科學主義、進步主義成為人類文明的主流,但並沒有解決人類的問題,非但東方大國至今不能易范,而且連模範生美國也發生了嚴重的“左流感”,讓人類何去何從彷徨無據。加之新冠肆虐沒有窮期,披露出來乃是老大老二共同造孽,把天捅漏了,因此“溯源”無望。這是何等的悲哀啊!人類是到了對人本主義、進步主義和科學主義進行深刻反省的時候了。不是迷信這些“不容置疑的真理”,何至於膽大妄為到不經人類公示少數人可以決定製造這樣的病毒?何至於許多國家雖然經過上百年不斷革命至今仍被革命吞噬形同一具政治殭屍?對此一系列當然真理一直有人在反省,但反省從未像今天這麼迫切,問題從未像今天這麼嚴重,一言以蔽之即世界需要保守主義。

二、保守主義應該登上思想舞台成為歷史主角了

經歷過溫格的中國人,聞保守而蹙眉,唯進步之崇尚,雖然國人對保守一詞的理解與西方主流文化界有一定偏差,但大體上還是可以互通的,所以中國亦屬於保守主義復歸之一部,甚至是重要一部。

何謂保守主義?即與近代以來的主流觀念相反的一面,與科學主義相反的信仰,與進步主義相反的改良,與人本主義相反的神本。這一觀念發軔於英國思想家、政治家埃德蒙·伯克(1729-1797)對法國大革命的反思,在全世界新銳思想家一面倒叫好的時候指出暴力革命激進革命非但不義而且無益。進至二十世紀成為英美經驗主義對大陸整體主義的質疑,哲學上以英國哲學家卡爾·波普爾的證偽論對歷史決定論的破解為主,法學、經濟學上即以米塞斯、哈耶克為代表的奧地利學派強力對抗東方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思想,讓人類文明保住了基本陣地,後來成功反轉。那時候英國的羅素、法國的羅曼·羅蘭都是世界公知首領,都曾為東方體制叫好,幸賴上論諸賢堅守保守主義陣地,才不至於被連根拔起。但他們並沒放棄思想深處的進步主義和科學主義,加上美國的杜威,不絕如縷伏延千里,遂釀成今天美國的左流災難。流風所及,助長中國至今走不出集權體制的夢魘。

三、當代中國保守主義的三個火槍手:朱學勤、秦暉、劉軍寧

暴力革命並不一定推動社會進步,可能是一地雞毛原地打轉;社會進步只能在原有文化的基礎上日積月累,希望推翻重來,結果往往是舊的破壞了,新的建不起;人並不是宇宙的中心,把人自己抬得太高只能助長人的狂妄,結果無法建設憲政體制。——這是當代保守主義的基本理念,中國學者雖然落後於西方保守主義思想家,但也不乏其人,前後較有影響的就是朱學勤、秦暉和劉軍寧。

這三位學者儘管都有較高的學術聲望,但也並沒有特別突出,聲望與之類似的學者不乏其人,但從保守主義這個維度看,他們無疑是當代中國學界的代表,而且前後相續,一浪高過一浪。

八十年代中國思想界代表人物是李澤厚,他首先帶領學術界突破左派鉗制,開拓自由主義思想和學風,後來轉向本土文化的研究,提出“積澱說”、“情本體”、“文化心理結構”、“歷史文化本體論”等一系列向中國本位文化展示溫情的思考,到九十年代在海外提出“告別革命”,亮出保守主義的旗幟,在大陸接其遺緒的就是朱學勤、秦暉、劉軍寧等人。

朱學勤的博士論文《道德理想國的覆滅》在左派革命話語依然不容置疑的時代率先打破法國大革命的神話,現在看來確實是大陸中國保守主義的破曉雞鳴,由此奠定了他學術領袖的地位,成為與民主話題相對立的自由主義的代表。後來秦暉教授以其對蘇東轉型的深厚研究和各個關鍵時期的發聲成為自由主義知識分子的典型人物,尤其不容忽視的是他對中國歷史的獨特觀察,即堅守“周秦之辨(變)”作為判斷中國文化的主軸,認為先秦諸子具有豐富的當代價值,包括儒家在內,均應該給以足夠的尊重,而不應該輕易推倒,是兩千年秦制扭曲了敗壞了先秦文明,也讓中國人至今走不出傳統體制。劉軍寧於九十年代就聚焦保守主義,一本《保守主義》一版再版,洛陽紙貴,到新世紀卓然成家。如果說朱學勤接伯克遺緒在九十年代為保守主義破題,但他並沒注意到進步主義是保守主義的大敵,因此並沒有注意到本位文化的價值。秦暉轉向以溫情看待中國本位文化與歷史,但他沒有注意到人本主義的缺陷,常為文化多元論代言,屢稱“制度有好壞,文化無優劣”。劉軍寧則走得更遠,談中國文化的價值,他提出老子道家就是中國的自由主義,同時承認儒家文化的價值,與憲政理念並不相悖,足以作為中國憲政制度的基礎。而且不止於此,他在新世紀聚焦聖經研究,與歐美保守主義接軌,承認自由主義要防止反噬,建立憲政制度,必須立足於基督信仰。他自己也成了基督的信徒,起碼是文化基督徒,雖然好像還沒有經過受洗儀式。總之,中國保守主義從自由主義母體里受孕,逐漸成熟並走出自由主義,然後反哺自由主義,與歐美保守主義的路向正相耦合。

保守主義作為歐美文化圈對抗極端進步主義左派思想的號角已經吹響,也是人類新時代的強音,中國作為這個時代精神的一部,也在發出自己的聲音,共同創作一首新文明的交響曲,對待中國傳統文化與歷史的價值,從這個維度來觀察,就像那英歌里所唱的借來一雙慧眼,就能夠“把這紛擾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2022-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