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中國紅利與俄羅斯-烏克蘭衝突

0

20220125

美國之音 莫斯科 – 俄羅斯與烏克蘭和北約的緊張關係不斷升級,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自然會受到影響。中國目前既是俄羅斯,同時也是烏克蘭的最大貿易夥伴國。中國在這場衝突中將能獲得哪些紅利,又會面臨哪些風險引人關注。

俄羅斯繼續沿烏克蘭邊境地區排兵布陣,緊張局勢不斷升溫。俄羅斯和烏克蘭兩國開始關注中國在這場危機中將如何反應。

陸上一帶一路恐受影響

俄羅斯與烏克蘭和北約衝突地區恰好是中國一帶一路和商品貨物運輸所經過之地。相當大的一部分中歐班列從俄羅斯經過白俄羅斯,再從波蘭進入歐洲腹地。白俄羅斯的盧卡申科政權目前完全與普京站在一起。許多烏克蘭政治分析人士說,烏克蘭與白俄羅斯的邊境現在已越來越被當成俄羅斯可能入侵烏克蘭的一個主要方向。

白俄羅斯與俄羅斯的大規模軍事演習很快就要開始。攜帶各式裝備的俄軍大部隊正源源不斷從遠東和西伯利亞等地抵達白俄羅斯在當地集結。一名烏克蘭軍事將領1月24日在首都基輔的新聞會上說,北京冬奧會閉幕、俄羅斯與白俄羅斯軍演結束的2月20日左右,是俄羅斯最有可能發動入侵烏克蘭的時間。

還有一部分中國商品貨物從俄羅斯的聖彼得堡港經過波羅的海抵達德國。俄羅斯與烏克蘭,俄羅斯與作為北約成員的波羅的海國家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都有鐵路和公路交通運輸聯繫。北約未來很可能增兵加強自己的東翼和波羅的海地區的防務,俄羅斯也將隨後回應,隨着緊張氣氛升級,中國商品貨物運輸的安全自然會被提到日程上。

到歐洲中國商品貨物陸路運輸的另一個選擇是從新疆經哈薩克斯坦再到俄羅斯,或是從哈薩克斯坦跨越裏海經南高加索地區進入歐洲腹地。但哈薩克斯坦不久前突然政局動蕩,這條線路的可靠性也開始受到懷疑。因此有俄羅斯政治分析人士認為,中國被迫可能還得更多依賴海上線路,使用中國認為具有地緣政治風險的馬六甲海峽。

一名在布拉格的俄羅斯軍事分析人士說,中國國內的各種棘手問題目前成堆,歐洲是中國最主要的貿易夥伴,從這一角度看,作為貿易大國的中國可能不太願意看見普京與烏克蘭和北約大打出手。

無論局勢怎樣發展 中國都能獲得好處?

在批評普京的一些政治分析人士群體中,目前較為流行的一種觀點是,如果普京在這場賭博較量中能佔據上風,這將鼓舞中國與西方的對抗甚至對台灣下手。但如果普京失利,俄羅斯的力量會受到削弱,這將有利中國在未來更多覬覦資源豐富的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

但不管怎樣,普京與北約和烏克蘭對峙升級都會促使美國把資源和軍力從中國周邊的亞太地區抽調到東歐,因此這些分析人士認為,中國可能會樂見美國把注意力更多集中在與俄羅斯的對抗上。

許多俄羅斯時事評論人士還認為,入侵烏克蘭或是擺出入侵的架勢,這僅是俄羅斯對美國施壓,逼迫美國在談判桌上讓步的一個工具。其他施壓工具還包括黑客攻擊,或是更與中國走近等等。他們認為,俄羅斯的最終目標是想同美國能達成一筆交易,那樣的話,俄羅斯周邊的東歐地區會趨於平靜,美國會更多專註中國周邊,俄羅斯則能旁觀美中相鬥,爭取到最為有利的位置。

俄羅斯希望與美國所達成的交易可能涉及東歐地區的安全領域,以及確保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影響等等,持這些立場的戰略分析人士很多都具有親官方背景。他們認為,俄羅斯擁有與美國長期交手的豐富經驗。冷戰時代,每一輪雙方對抗升級之後,接下來就是關係緩和。俄羅斯與美國目前在許多級別上都在頻繁互動也可支持這一論點。

俄羅斯戰略問題學者蘇斯洛夫在最近的一次YOUTUBE頻道上的訪談節目中說,美國去年從阿富汗撤軍舉動雖受到很多批評,但這能使美國把更多力量投入到中國周邊,這背後反映了拜登團隊的戰略眼光和敢於做出不受歡迎決定的勇氣。恰好是從這一角度,俄羅斯看到了能與美國達成交易和妥協的希望,並對此感到樂觀也有信心。

但反對這一觀點的一些批評聲音認為,就如同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主要參戰國當初都不想真的打一場戰爭一樣,目前的風險是局勢有可能失控,普京在使用那些所謂的施壓工具時,也正在玩弄一場非常冒險的遊戲。

中國、烏克蘭俄羅斯三角關係

中國已連續三年是烏克蘭的最大貿易夥伴國。烏克蘭農產品出口對中國市場的依賴越來越深。中國多年來同樣也一直是俄羅斯的最大貿易夥伴國。農產品成為最近兩三年來俄羅斯對中國的另一項主要出口商品。在農產品領域,俄羅斯與烏克蘭在中國市場上彼此競爭。

儘管烏克蘭是美國盟友,更在安全領域開始防範中國,且雙方因為馬達-西奇發動機公司收購事件還發生糾紛,但兩國仍在去年夏季簽訂了有關烏克蘭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的政府間協議,因此顯示了北京對烏克蘭這個擁有遼闊土地的東歐國家的重視。

烏克蘭早已加入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而且態度積極。但有別於其他許多國家,作為中國主要盟友的俄羅斯迄今仍未加入一帶一路,俄羅斯僅提到,要把莫斯科所主導的歐亞經濟共同體與一帶一路相對接。

中國迄今仍然強調支持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在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問題上,北京京也沒有與普京當局站在一起。俄羅斯和烏克蘭都不太指望在這場衝突中能獲得來自中

國的支持。一名剛辭職的烏克蘭總統辦公廳顧問說,中國的立場很可能是保持中立,北京不太可能選邊站隊。

烏克蘭的許多政治分析人士說,中國也有遭受俄羅斯和其他強權侵略的歷史,中國此時更應同情烏克蘭。從這一角度來看,烏克蘭應該重視中國舉動,而在外交上,烏克蘭更不應該把所有賭注都放在對美和對歐洲的關係上。此外,經濟的長期低迷更需要烏克蘭與中國發展貿易和投資。

烏克蘭政治學者伯格列賓斯基說,雖然在向中國提供敏感先進科技時烏克蘭現在得考慮美國的立場,但烏克蘭仍然還是非常看重與中國發展關係。

伯格列賓斯基:”無論是烏克蘭新政權還是舊政權,它們都感興趣與中國擴大關係。這尤其體現在經貿領域,烏克蘭特別希望中國能來烏克蘭投資。”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想控制烏克蘭馬達-西奇發動機公司的嘗試受挫也讓俄羅斯暗中高興。有俄羅斯軍事政治分析人士認為,這有助於阻止和拖延中國獲得先進的航空發動機技術,使中國不得不購買俄羅斯的飛機引擎,繼續依賴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