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小明:“窑洞对”是中国当代史上典型的假民主骗局

0

2022年新年降临,习近平的新年贺词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竟然又提起1945年毛泽东和国民参政员黄炎培先生的”窑洞对”。关于”窑洞对”的事情恐怕习近平仅是囫囵读史,没有深探究竟。其实那是毛泽东当面撒谎的骗局对话,毛邓江胡都巴不得永不提起,习近平却傻乎乎拿出来当补药吃。请看以下一些历史细节。

黄炎培当时在延安的窑洞里向毛提问,说他看到过历史上太多”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很快崛起,又很快衰亡)的现象,中共有没有找到一条新路。毛泽东告诉黄,他找到的新路,就是民主。人民监督政府,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窑洞对”告诉国统区人民,共产党如果参政执政,将会走民主的新路,让人民监督,让人民起来负责。可是曾几何时,短短十二年突乎过去,反右运动在帮助党整风的名义下,鼓励”人民监督、负责”,然后忽然变脸,把三百多万向党提过意见的人民打成右派,从此丧失政治权利,成为地富反坏右中排名第五号的阶级敌人。无独有偶,三百多万(其中五十五万余人是党政法律医疗教育新闻科研等各界知识分子)当中偏偏竟有黄炎培的七名子女(包括一名女婿)。黄炎培在1949年政权交替中已有一个儿子因策动国军人员投入中共而事泄,遭国民党处决。如此忠烈的烈属家庭竟也再遭反右斗争荼毒,黄炎培深夜不寐,必有锥心之痛而老泪纵横。七名右派子女中最为著名的当是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留美学人黄万里博士。黄万里不仅学有专长,以现代科学理论反对三峡筑坝,而且兼长中文旧体诗词,(令毛泽东都击节惊异),信手拈来,批评清华园内外的时政弊端。反右令下如风刀霜剑,黄炎培惊惶万状,不得不亲笔致信中共中央统战部,声明与儿子黄万里划清界限(1957.6. 30)。清华大学校刊《新清华》当即刊登了这封信。整风反右时代的政治高压有多么阴森恐怖,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性被压抑到何等的程度!任何一个稍有良知的人瞭解这段历史之后,都禁不住摇头叹息,暗责毛泽东、共产党口蜜腹剑!

人民监督,负责?土改、合作化、公私合营、大跃进、人民公社(造成特大饥荒)、四清、文化大革命、六四动用军队向人民开枪,哪一件事情是经过人民商议进行的?死难的人民数以亿计。哪里有一点民主的影子!

“窑洞对”根本没有什么”自我革命”的言词。毛泽东死了,习近平再提什么”窑洞对”,分明是不想让毛泽东”人亡政息”,还要再来一番毛氏的大折腾?不,中国人民敬谢不敏!

但愿习近平好歹多读几本书,记取一点历史的细节,别再翻出中共历史上玩假民主的巧言骗局来糊弄人民!

——华夏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