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普京的俄國夢習近平的中國夢

0

 粵語組製圖

俄羅斯總統普京突然與美國和歐洲在烏克蘭問題上攤牌,令許多人感到驚訝。震驚之餘,一些人開始認識到,一貫縝密的普京,選擇了實現他的「俄國夢」最好的時機——也就是說,歷史上俄國地緣政治的幾個主要對手,包括中國,此時整體上都處在對普京最有利的狀態。若錯過這個時機,普京就會像習近平那樣,不僅落得一個「我將無我」的結局,而且會背上千古罵名。

那麼,普京的「俄國夢」究竟是甚麼呢?他的「俄國夢」與習近平的「中國夢」又有甚麼關係呢?在周末CNN(有線電視新聞網)的「GPS」節目中,美國資深外交官哈斯(Richard Haass)有一番精到的議論,大意是,如果習近平的「中國夢」是「偉大復興」,普京的「俄國夢」就是「重獲尊重」,而「俄國夢」與「中國夢」相通之處,就是兩個大國都有曾經「受辱」的經驗。也就是說,普京和習近平這兩個政治強人,為了鞏固自己的權位,都在利用人類最強烈的本能之一,即為了雪恥而不惜以命相搏。在《文明衝突論》作者、政治學家亨廷頓看來,這種人性的本能是文明衝突的一個重要驅動力,而《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之人》作者、政治學家福山的「歷史終結論」則低估了由此而生的身份政治在建構世界秩序的重要性。

按照這個邏輯,普京的「俄國夢」與習近平的「中國夢」,應該有非常深刻的矛盾,因為1840年以來,中國文明最實質性的恥辱恰恰是俄國造成的,那又如何理解普京與習近平兩人的詭異聯盟呢?這與兩人都是權力的崇拜者當然有非常直接的關係,因為這種共同的價值讓他們有了共同的語言,更有了一種相通的自欺哲學,為自己的惡行和罪行做自我辯護。不過,如果習近平像普京那樣聰明,恐怕這種聯盟也不大可能,因為習近平的中國其實比普京的俄國有更多選擇。結果是,普京的俄國佔了習近平的中國很大的便宜,就如同當年的沙俄佔了大清很多的便宜。儘管如此,普京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習近平遠比當年的大清統治者更危險,因為他不僅有核彈,還有一種不顧一切後果的偏執。這意味著習近平的中國瞬間就可以成為俄國最大的噩夢。

正因如此,很多人,包括很多中國人都相信,普京會選擇時機出賣習近平的中國來換取與美國和歐洲修好,就如當年毛澤東出賣蘇俄一樣。但現在我們面對的事實是,普京將在冬奧赴京,兩人會面最關鍵的內容,不可避免涉及如何協調對付美國和西方的壓力和制裁。我相信,普京會不會進攻烏克蘭,或何時進攻都會與這次會商的結果有很大關係。但有趣的是,俄羅斯外長針對這種想像,發出了這樣的信號:「中、俄關係沒有受到任何形勢的影響,……我們沒有與中國交好來反對任何人。」這難道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從普京配合美國推動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一致表態「避免核戰」,從普京不支持習近平南海野心、不認同習近平武統台灣,我以為普京選擇的是這樣一個策略:那就是充分利用「中國夢」對世界的威脅,利用「中國夢」不可避免的失敗帶來的機會,賭一把他的「俄國夢」。這個策略有效地造成了美國和歐洲內部的嚴重分歧,但會因此而成功嗎?普京的算計是,美國和歐洲如果選擇「兩害相權取其輕」,他的「俄國夢」至少有暫時得逞的機會。但普京顯然不想看到的史實就是,正是這種自作聰明的算計,引爆了兩次世界大戰。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