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身份證——中共貪官的必備品

0
A security official looks at ID photos of delegates inside an entrance to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during the opening session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CPPCC) in Beijing on March 3, 2015. Thousands of delegates from across China and the Chinese leadership will gather for its annual legislature meetings from March 3 in Beijing. AFP PHOTO / Greg BAKER (Photo by GREG BAKER / AFP)

假身份證是許多中共高官中的“必備品”。圖為2015年3月3日中共人大會議開幕式期間,安全人員在會場入口處查看代表的證件照片。(Greg Baker/AFP)

最近,中國有兩位王姓高官落馬,且均涉及“假身份證”的問題。一個是中共正部級官員王富玉,一個是江蘇省原政法委書記王立科。而假身份證早已是許多中共高官中的“必備品”,專家指,假身份證在中共官場太普遍了,主要的目的是為了貪腐及便於出逃。

今年70歲的王富玉曾任省部級幹部二十多年,先後在海南省、貴州省擔任省委常委、省委副書記、省政協主席等職務,2018年退休。

1月17日,中共正部級官員王富玉以受賄罪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全部個人財產,並處罰款100萬元(16萬美元)。

法院查明,王富玉在1995至2021年間利用職務便利收受財物摺合4.34億元(6845萬美元),在退休後的2019至2020年還利用影響力收受1735萬元(274萬美元)。

諷刺的是,王富玉一邊收受着巨額賄賂一邊努力扮演清官。1994年至1998年,他在海南省瓊山市同時任市委書記與市長。當時瓊山市的重點項目是一座大橋的部分工程。王富玉收受了一套房子,隨後把工程的承包大權交給送房的老闆。大橋造好後,王富玉將之命名為“海瑞大橋”。海瑞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清官之一,同時也恰好是瓊山人。

在貴州省會貴陽,王富玉長期使用的一套別墅,由關係密切的老闆出資進行高檔裝修——電影廳、健身室應有盡有,陳設細節相當講究。別墅的客廳中間掛的是古代一位官員的名言:“得一官不榮,失一官不辱,勿說一官無用,地方全靠一官”,兩側掛的是一位老闆送給他的對聯:“做人好心潔如玉,為民精神富若仙”。對聯將他的名字“富玉”二字暗藏其中,阿諛得不動聲色,而王富玉也坦然接受。

王富玉在受賄的過程中,分別給弟弟和自己用假名辦理了假身份證,然後用假身份證開設多個銀行賬戶,並累計存入上億元受賄款。

罪名罕見的高官

近日被起訴的另一位中共部級大員王立科也涉及假身份證的問題,不過,這裡的假身份證主要是他給別人偽造的。

去年12月29日,中共最高檢察院發布消息,在江蘇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王立科主動投案14個月後,案件調查終結,並對其提起公訴。

檢方指控王立科四項罪名:受賄罪、行賄罪、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及偽造身份證件罪。檢方指,王立科“多次安排他人偽造居民身份證件,情節嚴重”。

中共高官落馬者無數,但是有“偽造身份證件”罪名的寥寥無幾。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他是中共警界的“大老虎”。公開資料顯示,王立科生於1964年,16歲參加工作,18歲轉入警界,歷經35年警察生涯。他曾任遼寧省公安廳副廳長,大連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江蘇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廳長等職務。

中國公民的身份證件全部歸警方辦理,警方自己偽造的身份證,和真的沒有任何區別。不僅外觀相同,而且在警方的電腦系統里還有記錄,所以任何人都看不出有問題。

在中國的街頭,到處都可以看到“辦證”(辦理假證件)的廣告,但是中國公安大學治安系教授王太元此前說過,那種身份證件純粹是假的,無法在系統中查到,而利用權力通過警方偽造的證件可以在系統中查到,因此偽裝性強,危害性大。

假身份第一案

在中國,第一個被假身份證“牽連”落馬的高官可能就是原江西省副省長鬍長清了。

1999年8月6日,胡副省長率團參加雲南省的昆明世博會。當天晚上他還在電視鏡頭前面侃侃而談,第二天上午人忽然不見了。工作人員找遍整個賓館,也沒找到這個副省長。

如果是一般人找他也就罷了,可偏偏找他的是中共中央組織部。沒辦法,最後出動警力,才在1400公里外的廣州把他找回來。原來胡長清悄然離去,用了一個完全陌生名字“陳風齊”的假身份證乘飛機以及入住酒店。此反常行為引起了中共高層的警覺。

8個月後,胡長清以受賄罪、行賄罪以及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處以死刑。他也是中共建政後被判死刑的最高級別官員。

不同身份不同角色

多一張身份證就等於多了一個身份,多出來的身份就可以干點別的。

2013年1月,有廣東省陸豐市市民舉報該市公安局黨委委員趙海濱,說其用假身份證經商辦企業,擁有170套房產,在當地被稱作“房爺”。此事轟動一時。

經調查,趙海濱果然擁有兩張身份證,一張是他自己的,另一張化名“趙勇”,身份證號碼不同,居住地也改為另一個城市。趙海濱用自己的真實身份當官,同時用“趙勇”的身份經商。然而,這個“趙勇”並不擅長辦企業,早已經濟糾紛纏身。雖然趙勇被市民舉報多年,可是趙海濱卻官照當,毫髮無損。

中共廣東省陸豐紀委當年宣稱對趙海濱立案調查,可是7年過去了沒“調查”出結果。至2020年11月,趙海濱還在當地警方工作,後續未知。

出逃必備

對於出逃官員來說,假身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被中共邊控的人員,如果持實名護照出國,通常在邊檢的時候會被扣押。

浙江省建設廳原副廳長、溫州市原副市長楊秀珠,涉嫌貪污2.5億元(近4000萬美元)。在斂財的同時,她也為自己和家人準備好了各種出逃所需要的證件,並使用假身份證辦理了真護照。

2003年,楊秀珠感覺不對,從上海浦東機場出發,途經新加坡逃到了美國。楊秀珠在美國申請政治庇護被拒,但是法官以反酷刑為由也沒有遣返她。2016年11月,在中共的各種軟硬兼施下楊秀珠回國自首,後被判處8年有期徒刑。

重婚三次

黃東,廣東省肇慶市農業學校原校長兼黨委書記。1978年,他與髮妻伍沖英結婚,婚後育有一女。1990年,黃東變身“黃東進”,與另一女子登記結婚,又生二女一子。2003年,他再次變身,以“黃東強”的名義與第三位女子結婚並生育一子。就這樣,黃書記在中共的民政部門登記結婚三次,“明媒正娶”了三個老婆,有五個孩子管他叫“爸爸”。

2004年9月,斂財700多萬元(110萬美元)的黃東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重婚,三罪並罰,被判有期徒刑18年,個人財產全部沒收。

29張身份證

目前已知擁有身份證最多的是一個小人物。

2001年初,中國工商銀行重慶一支行分理處會計陳新,貪污並攜帶4000多萬元(630萬美元)公款潛逃。他先後在四川、廣東、海南等地周旋,然後出境到越南、緬甸等國。在68天的逃亡途中,陳新一共換了29張假身份證。

按照中共的思維邏輯,可能是陳新的職位實在太小,他被捕後被判處死刑。相比正部級官員王富玉,受賄4.5億元(7000萬美元)都還活着。

假身份疑案

2010年4月7日,有網民發帖《一人兩身份,局長隱藏深》,指湖南省衡陽縣公安局長謝先進還有另一個假身份叫“王燁”。兩張身份證上除照片相同外,姓名、住址、身份證號、出生年月都不一樣。

可是謝先進卻看似滿臉無辜。後經查實,是當地一個派出所所長黃某,用謝先進的照片,為謝先進假立戶,編造了身份證號碼,並辦了一張假身份證。隨後黃某被查處。

然而當地百姓議論紛紛。有人認為,謝先進作為一局之長,下屬竟能把他的照片貼在另一個名下,說明他對此是支持、默許的。還有傳言稱,黃某很可能是給謝先進當了“替罪羊”。

謝先進又穩穩地當了8年的官,然後在2018年落馬。當年的那張身份證到底是怎麼回事,也沒有人去深究了。

“假”是中共的屬性之一

前首都師範大學教授李元華對大紀元說,假身份證在中共官場太普遍了。其主要的目的,一個是為了貪腐,再一個是便於自己出逃。在中共的體制下,人人都是貪官,但是他們都怕自己的貪腐證據被政敵所掌握。如果自己貪腐的上線倒台,那麼日後他也會遭殃,所以他們隨時都準備出逃。

李元華還說,為什麼中國遍地都是假貨,假的東西可以在社會上蔓延,因為中共意識形態里的第一個特徵就是“假”。

責任編輯:連書華

(大紀元專題部記者易凡、張鍾元採訪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