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女网界真厉害 彭帅事没有完

0

一名球迷身穿印有“彭帅在哪”?(Where is Peng Shuai? )的服装观看今年的澳网公开赛Twitter: @DrewPavlou

在上周末的一场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上,有观众身穿写有“彭帅在哪里”字样的衬衫,被保安人员要求脱下。澳网主办方事后解释说,他们仍然关心彭帅的安危,但是根据入场条件规定,不许赛场上出现带有商业或政治性质的服装、横幅或标志。

主办方的这种做法立即引起争议。有“女金刚”之称的美国女子网球名将玛蒂娜.纳芙拉蒂洛娃首先发难,批评这种做法是“可悲的”,指责澳大利亚网球协会向中国 “屈服”。紧接着,又有几位网球名将也表示谴责,一些人权人士也提出批评。澳网主办方接受了批评者的意见。两天后,澳网赛事负责人宣布,观众可以身穿“彭帅在哪里”字样的衬衫,只要遵守赛场秩序即可。

女子网球界真厉害。这次,又是女子网球名将们带头促成了改变。

去年11月2日,中国的新浪微博出现了一篇中国女子网球名将彭帅的文章。在那时,没有人能想到这篇博文竟然在国际社会引发如此一场轩然大波。

这可不能怪境外“反华势力”。事实上,彭帅这件事,不要说西方政府,就连人权组织、女权组织,一开始都没关注没表态。查查时间线便知,彭帅这件事从一开始纯粹是让彭帅的同道同行,让国际网球界人士、球王球后们推动起来的,人权组织和西方政府以及联合国,都是后来才表示关注和表态的,包括WTA即世界女子网球协会。WTA这次的表现令人赞叹,但他们也不是在第一时间就做出这样的反应的,他们自己都是被运动员们推动起来的。

网坛传奇人物、美国的克里斯.埃弗特(Chris Evert)是最早关注彭帅事件的女网名将之一。彭帅16岁时曾在埃弗特办的网球训练学校接受过为期一年的训练。埃弗特在推特上写道:“我从彭帅十四岁起就认识她,我们都应该担心,这很严重,她在哪里?她安全吗?” 埃弗特并非人权人士,此前也没听说她批评过中国政府。她纯粹是出于同行兼老相识的立场对彭帅表示关切。其他那些为彭帅发声的许许多多的网球名将、尤其是女将们,也大抵如此。然而就是他们这些人的发声,造就了一场罕见的舆论风暴。彭帅事件可以成为大众传播学的一个经典案例,说明名人效应和某些特定界别如何竟能呼风唤雨,造成巨大影响。

有了彭帅事件,我们才发现,原来女子网球界有那么大的力量。

当今世界,体育热是一个全球性的普遍现象。比起体育赛事所拥有的庞大数量的观众来,流行歌曲和通俗小说的听众群读者群就未免是小巫见大巫了。体育赛事由于和各国的语言差异全无牵涉,和各国的一般文化差异也关系不大,所以它更容易成为一种所谓“全人类的共同财富”。超级体育明星的知名度往往覆盖全球。

在各种体育赛事中,以球类赛事最具观赏性,也最具商业价值。网球虽属小球,但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比羽毛球、乒乓球要大得多,并不比有的大球低多少。重要的是,网球受关注的是个体而非集体;篮球、足球是集体和集体对抗,网球是个体与个体的对抗,因此运动员个人更容易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还有,大球比赛讲究力量和冲撞,因此男子比赛的精彩程度就远远胜过女子比赛。观众免不了重男轻女。喜欢篮球的人都能说得出一大批NBA男球星的名字,可是能说出WNBA即职业女子篮球联赛的女子球星名字的就很少很少了。网球这种小球则不然。喜欢网球的人都是既能说得出很多男球星的名字,也能说得出很多女球星的名字。于是乎,女子网球明星便成了女子体育界的最高端。福布斯每年公布最高收入的女运动员排名,一直被网球运动员垄断,前三名基本上永远是网球运动员。前10名中,少的时候,有5个是打网球的,多的时候有9个。再者,网球被叫做贵族的运动,网球也适合于中老年人,因此在很多国家的上层社会有大量的网球爱好者,他们之中自然少不了网球明星的粉丝。这样一来,女子网球界就具有了十分强大的社会影响力,女球星的家长里短都会登上各国的新闻。这个界别平时是很难涉及重大的政治议题社会议题的,如今出了个彭帅事件,于是女子网球界潜在的庞大社会关系网被充分动员,显示出它在重大议题上令人惊叹的巨大力量。

澳网公开赛有了开端,在接下来的法网公开赛、温布尔登公开赛、美网公开赛以及其它国际网球赛事上,我们恐怕都会见到有观众穿上“彭帅在哪里”的衬衫。只要中国方面没有给出一个好的交代,彭帅事件就不会完。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