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陽:卸磨熬膠的習朝之末

0

轉述經濟觀察網消息 1月24日,經濟觀察網記者從國資委獲悉,中國南方電網有限責任公司(中國南方電網)正在健全市場化經營機制,牽住新型經營責任制“牛鼻子”,在各級分子公司全面推行經理層成員任期制和契約化管理,部分供電局推廣到全體員工,實現全員背任務背指標。

其中,新增和修訂幹部能上能下、員工市場化退出等一系列辦法和指引,明確49種末等調整、“不勝任”
退出情形以及5種解除勞動合同情形,確保重大改革有章可循。堅持從領導幹部改起,新聘管理人員競爭上崗率達73.1%、各級管理人員退出率達10.2%,力度為歷年最大;大力實施輪崗、降崗、待崗、退出管理機制,暢通員工退出通道,員工市場化退出3200餘人,降崗降級13000餘人,人數為歷年最多。基本建立“重獎、保障、津貼”等多重激勵體系,對特殊貢獻者設重獎,已獎勵1.3億元;開展長周期安全生產專項獎勵,覆蓋14.7萬人;符合條件的科技型企業100%實施分紅激勵,股權激勵、項目跟投實現“零突破”。

中共政府不愧是創造詞彙的專家。自從上世紀九零年代,中國出現大面積的“下崗”潮,把國企對老員工掃地出門美其名曰“下崗”,而今竟然創造性地提出“員工市場化退出”。

年長一些的人,尤其是東北人,大概都記得九零年代的下崗潮。幾乎是一夜之間,那些曾經端着鐵飯碗的國企職工失業了。

無論失業的叫法變得多麼高雅美妙,但飯碗碎了是不爭的事實。家庭破產,個人信心坍塌,甚至有女員工失業之後無奈去從事性工作……傷痕歷歷在目,歷史無法遮掩。

讓我們想起老舍話劇《茶館》里的常四爺和松二爺,這鐵杆莊稼沒了,人生變得形同虛設。

“員工市場化退出”是習時代的新名詞,從中國南方電網有限責任公司(中國南方電網)開始推廣。

這不是事件,而是現象。

公元2022年,經歷習時代近十年的胡亂作為之後,中國的內政外交終於不堪重負,走到窮途末路。

從各種渠道匯總的信息來看,中國政府的財政虧空應該已經大到難以想象的地步。 以地方政府年報財政赤字和債務累計看,中共政權實際上已經失血,尚未倒地而已。對於一個經濟失血、搖搖欲墜的獨裁政權而言,開源節流,拋棄冗餘人員,便成了當務之急。

很顯然中共高層已經意識到了危機所在,所以他們開始縮小曾經的利益團隊圈子,由遠及近地裁剪財政供養人員。

中國南方電網有限責任公司(中國南方電網)的事例,顯示邊緣體制內人員正在被踢出局。 新一輪的下崗潮來臨,只不過習政權創造了一個“員工市場化退出”而已。市場化退出?市場在哪裡?如何退出?退出之後是經營者還是僱員?或者是商品?

跟九零年代的下崗潮一樣,退出的人們就是穿破的鞋子,卸磨之後的驢。沒有人關心你們何去何從,沒人在意你們是生是死。

當年下崗潮後失業的人們,除了失業沒有追加的傷害。甚至很多人再就業成功,至少不至於大面積走入絕境。而今這習時代,酷吏當道、暴政不斷、苛捐雜稅連篇累牘無休無止。“員工市場化退出”之後,失業的人們可有喘息之機?

2022可謂是中國民眾風雨交加的時節。

無休無止的防疫搜刮。

竭澤而漁的苛捐雜稅。

教育、醫療、養老“經濟增長新三駕馬車”齊齊催命。

房產稅即將猙獰登場。

“拍腦袋政令”層出不窮,朝夕之間就可以讓一個行業就地坍塌。

更兇險的是官進民退,公有制復辟,小民哪裡還有生存空間?你以為“員工市場化退出”就是結局?不,你的噩夢才開始。

習政權的目標是“永保紅色江山”,至於犧牲誰,只要不是核心利益團隊,他們都在所不惜。

可嘆!那些曾經風光無限的體制內人員,如今也被卸磨殺驢,棄如敝履。可以預見的是,會有更多的體制內人員,甚至官員被作為棄子踢出局。

拉了一輩子磨盤,驢還是被主子殺掉。當然,主子也走到窮途末路,走到紅朝末世。

所以驢被殺掉之後,還要被主子食肉,還要將皮熬制阿膠。中共已經陷入最後的瘋狂,他們需要剝削壓榨每一點民眾價值,以求獲得供養苟延殘喘。

如果不覺醒不反抗,便只能作這末世之驢,給獨裁中共陪葬。

(葵陽寫於2022年1月26日23:25,斐濟蘇瓦)

(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