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市场催生血汗产业 国际组织呼吁抵制缅甸玉石

0

华盛顿 —

国际组织认为,庞大的中国消费市场和缅甸军政府的巧取豪夺,使得缅甸采玉业成为血汗产业。与此同时,缅甸人权团体呼吁禁止销售缅甸玉石,并呼吁国际玉石消费者抵制产自缅甸的玉石。

在过去的几年里,缅甸玉石矿频频发生矿难,引发国际社会对缅甸玉石行业的关切。

美国商务部、国土安全部、劳工部、国务院、财政部和贸易代表办公室等六部门,星期三(1月26日)联合发布缅甸经商咨询文告,提醒美国商家和民众在缅甸做生意,特别是与缅甸军政府做生意时的风险增加。

美国政府认为,由于缅甸军政府对法治的攻击、为腐败和非法金融活动提供便利、严重侵犯人权,以及发动政变严重破坏了缅甸的经济和商业环境,因此与缅甸军政府有联系或可能接触、参与与军政府有关的运营或供应链的企业和个人,有可能面临重大声誉、财务和法律风险。

血汗行业成为缅甸的经济支柱

美国政府六部门的文告,特别提到了缅甸的玉石行业,而玉石行业不仅是缅甸军政府的最重要经济收入来源,而且玉石贸易据信占缅甸全国GDP的一半以上。

缅甸克钦邦(Kachin)北部帕敢(Hpakant)一带的露天矿,是全球优质玉石的主要来源,因此玉石行业在缅甸是一项非常有利可图的产业;然而,玉石矿工的生活和薪资待遇却是十分凄惨。

帕敢的玉石矿灾难频发,最近的一次是去年底(12月22日),帕敢镇附近的一座玉石矿发生山体滑坡,造成至少3人死亡,至少数十人失踪。而在2020年7月,由强降雨在帕敢附近引发的另一起山体滑坡,造成至少160名矿工死亡。而2019年7月发生的一次山体滑坡,夺走了至少13人的生命。

汉娜·欣德斯特罗姆(Hanna Hindstrom)是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非政府组织“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的缅甸资深倡导人士。

欣德斯特罗姆告诉美国之音,缅甸的玉石矿工,尤其是那些独立矿工,是缅甸最脆弱、最不受保护的工人群体之一。“他们每天都面临着山体滑坡死亡的风险,因为他们在不稳定的旧矿区和废物堆场地里寻找玉石。”

据欣德斯特罗姆介绍,这些矿工通常是由卡特尔(cartel)式的老板们管理经营;但是如果他们一旦有幸发现了一块有价值的石头,这些老板们就会以极低的价格骗取矿工的玉石。对这些矿工中太多的人来说,他们的日常现实是一种极端艰辛、吸毒成瘾和贫困的生活。

“自从缅甸发生政变以来,这些情况因发生在帕敢镇的冲突和不稳定激增而加剧;因为军方和克钦独立军(Kachin Independent Army)一直在争夺对缅甸这个最宝贵资源之一的控制权,”她说。

全球见证去年6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称,位于缅甸北部克钦邦的帕敢拥有世界储量最丰富的玉石矿。这些矿场及其年产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玉石,引发了由于玉石开采而导致武装冲突频生的恶性循环。几十年来,这种恶性循环一直困扰着缅甸北部,并渗透到该国的政治经济中。

根据全球见证的研究报告,玉石资本为缅甸各场冲突的各方武装组织及其强大盟友提供了大量财富。这一恶性循环的核心是缅甸国防军(缅甸军方)及其在玉石业建立起的广泛利益团体。上世纪 90 年代,在与克钦独立组织军进行了数十年的激烈交锋后,缅甸军方取得了对本国玉石矿区的控制权。

玉石行业滋生军政府暴行和毒品泛滥

玉石行业为缅甸带来了巨额资金,同时也成为缅甸军政府的主要财政来源,并且给缅甸社会带来了毒品泛滥、腐败和暴力犯罪等顽疾。

2021年2 月 1 日缅甸军方发动政变,推翻了脆弱的民主政府,逮捕了文职领导人。这次政变全面恢复了缅甸的军事统治,结束了自2011年开始的短暂的准民主制度。

缅甸去年的政变也让缅甸国防军重新获得了对玉石业监管部门和许可部门的直接控制权;使得玉石行业成为缅甸国防军的行贿基金,以及支持军事政权的政治资助来源。根据国际组织的调查,缅甸国防军现在直接控制着开采许可证的发放,可以敛取巨额意外之财,并可以通过向盟友发放许可证来巩固政治支持。

缅甸正义组织(Justice for Myanmar)是缅甸一家“致力于改善缅甸全体人民生活的秘密活动团体”。该组织的发言人亚达纳尔·貌(Yadanar Maung)通过电邮告诉美国之音,玉石行业是缅甸军政府通过控制缅甸宝石企业(MGE),并且通过军方的企业参与玉石开采,而获得丰厚收入的主要来源。缅甸宝石企业(MGE)是缅甸自然资源和环境保护部下属的国有企业。

亚达纳尔·貌说,“缅甸军政府是一个恐怖组织,他们将从玉石贸易中获得的资金,用于支持军政府的暴行和罪行,同时也摧毁了矿区的少数民族社区的生活。”

国际NGO组织全球见证的调查发现,在去年2月1日政变后,国防军和克钦独立组织在缅甸的玉石开采区更频繁地开战,突出了让武装组织把持这样一个利润丰厚的行业的危险性。使得缅甸的玉石开采业与破坏这个国家的武装冲突问题深深交织在一起,成为缅甸非法经济为冲突提供资金的长期历史的一部分。

全球见证的欣德斯特罗姆对美国之音说,另一方面,多年来玉石行业对缅甸北部的社区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加剧了冲突、腐败和环境的恶化。毒品泛滥的问题也席卷了帕敢镇。一些估计表明,大多数玉石矿工现在都对海洛因或甲基苯丙胺上瘾。

“政变将社区拖回了军事统治的黑暗时代,并破坏了对玉石行业进行有意义改革的任何希望,对克钦邦和缅甸的社区产生了可怕的影响,”她说。

庞大中国市场催生的血汗产业

缅甸玉石在中国称为翡翠。千百年来,玉在中国文化中占据着独特的地位,在传统中国文化中,玉石不仅是美观的装饰珠宝,而且还承载着纯洁、高贵和财富等文化内涵。

尽管玉石的产地有许多国家,但是缅甸出产的玉石被认为是玉石中的上品,缅甸玉石也曾经是中国和缅甸之间千百年来最主要的贸易物品。在当今的翡翠市场里,据统计95%的宝石级翡翠都来自缅甸玉石市场。

国际组织全球见证的调查报告说:“目前,在帕敢开采的所有玉石中,高达90%被走私出境,流入中国,而不是进入缅甸的正规系统。这意味着克钦邦巨大的玉矿财富几乎没有用于造福缅甸或克钦民众。”

调查还发现,许多民族武装组织也参与了玉石贸易。佤邦联合军成为帕敢地区重要的权力掮客;玉石仍然是克钦独立组织最大的单一收入来源;这一行业还促进了武器贸易。

美国之音了解到,去年12月20日,在缅甸玉石的重要集散地之一曼德勒(Mandalay)有数百名网上玉石贸易商被缅甸军方逮捕。这几百名被捕者中绝大多数是中国公民,他们通过中国的社交网络微信应用程序进行交易。

一名缅甸当地的玉石贸易商对美国之音缅甸语记者说,总共有大约400人,其中大多数是经纪人被捕。军方把他们关进了奥博-曼德勒监狱,索取赎金后将其释放。曼德勒的宝石批发市场,是曼德勒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也是缅甸玉石直接与中国交易的地方。每天这里都被成千上万的宝石贸易商挤得熙熙攘攘。

全球见证的欣德斯特罗姆对美国之音说,缅甸政府军之所以打击这些玉石贸易商和经纪人,是因为缅甸军政府迫切需要收入,特别是外汇收入,以支撑其非法政权并购买武器来镇压人民。“军政府希望控制这个利润丰厚行业的收入,可能将任何超出其控制范围的玉石销售视为对军政府的威胁。”

缅甸军政府在去年12 月还组织过一次国际宝石博览会,目的显然是为了将自然资源行业变成其政权的生命线。

欣德斯特罗姆说:“国际社会有责任通过禁止从缅甸进口玉石和宝石,以及扩大尽职的调查法规,确保销售这些宝石的公司,不会助长其供应链中的冲突和侵犯人权行为,从而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2021年4月,美国财政部曾经对缅甸国营企业“缅甸宝石企业”(MGE)实施制裁,认定该公司是缅甸军政府的重要经济资源,支持缅甸军政府暴力镇压民主抗议活动、侵犯缅甸人民的权利。不过,缅甸的人权团体认为,对缅甸宝石企业(MGE)的针对性制裁,不足以阻止缅甸的宝石贸易。

缅甸正义组织发言人亚达纳尔·貌说:“因此我们呼吁禁止销售缅甸的玉石。我们还呼吁玉石的消费者们检查他们购买的玉石的来源、抵制缅甸的玉石;因为缅甸的玉石沾满了人民的鲜血。”

林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