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彪峰涉”颠覆国家政权”闭门开审 株洲当局强力维稳

0
湖南维权人士欧彪峰向黎智英致敬

湖南民主人士欧彪峰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1月27日在株洲闭门审讯。由于接办案件的官派律师守口如瓶,欧彪峰涉案的详情仍然是一个谜。当局对这次庭审严阵以待,包括家属在内不少公民遭受维稳,至少两名公民由于声援欧彪峰被当局行政拘留。

欧彪峰案开审前夕,他身处的株洲市第一看守所保安明显加强,但仍然有公民成功突破封锁。至少两人在看守所外分别举牌和拍摄视频,声援心目中的英雄。

当地一名要求匿名的异议人士对本台透露,这两人事后被行政拘留。与此同时,当局把多名公民视为维稳目标,限制他们的活动范围,甚至把他们遣送回原居地。

湖南异议人士:“他们两个已经被拘留了。他们两个晚上跑出去(当局)应该没有想到吧。根本就动不了,很多人昨天(26日)晚上就被控制了。今天也有很多人被控制了,要不就被带到派出所,要不就被维稳在家里。”

该名接受采访的人士也怀疑因为关注欧彪峰案被强制离开株洲。

关心欧彪峰的人士都被维稳 拘留或移送

湖南异议人士:“这是最直接的关联,最直接的原因。今天早上有三个人到了我酒店房间,呆了两个多小时,十点钟就把我送回去(老家)。整个株洲基本上都被控制了,二十大嘛,政治局势很不明朗。我们基本上都躺平,什么都不能动。(律师)谢阳被抓对我们有些影响,有些牵连。”

 

2022年1月27日,株洲市第一看守所,以防疫为名一度禁止车辆人员进入。(被访者独家提供)
2022年1月27日,株洲市第一看守所,以防疫为名一度禁止车辆人员进入。(被访者独家提供)

 

欧彪峰家楼下也有数名国保守候。妻子魏欢欢表示,1月27日展开的庭审在看守所内闭门进行,她作为欧彪峰的至亲也不能出席。

魏欢欢:“说开庭的地点是在看守所内专门隔出来的一个所内法庭进行。庭审是不公开的。家属是没法进去旁听的。疫情防控(为由)。他说,也不是专门针对你们这一个案子。我们很多案子都是用这种形式的。现在都是看守所内专门隔离出来的。他们又说,因为这个案子的性质,法院决定不公开审理,所以家属是没法进去旁听的。”

魏欢欢说,欧彪峰案已嚷嚷了一年多, 但至今外界对于具体案情仍然一无所知,官派律师对家属也一直守口如瓶。

欧彪峰家属聘请律师也困难重重

魏欢欢:“阅了卷他也不会说。这个律师本来也不是我们家属请的嘛。其实他非常消极被动。这事我们反复跟国保交涉,但是他们坚持说这是欧彪峰本人愿意,其实他们自己也明白,也很直白的说这事就是他们安排的。我们当然是希望能聘请自己信任和熟悉,愿意抗争的那种律师,把欧彪峰的真实情况告诉我们,但是,这里一个障碍涉及到欧彪峰本人,因为他毕竟在里面那么久了,没有任何他信任的人在旁边,最后导致他那边松了口,光家属坚持的话力度不太够,无奈之下就选择了妥协。”

为了丈夫的权益,魏欢欢曾先后接触过多名维权律师,却一波三折。

魏欢欢:“光签了委托协议的就已经有五、六位,但是律师本身也面临着压力。有些律所给律师施压不让代理,导致无法介入。愿意介入,他们(当局)又找理由(阻挠)。之前我们请了李桂生律师,他们就说,2018年他们(律师与欧彪峰)曾同时出现在一个被指控的事实里面,所以他是本案的证人,不能当律师,就找这样的理由,非常牵强。”

人称”小彪“的欧彪峰近年来积极参与公民维权活动和发放相关信息。他曾公开支持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并声援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的香港《苹果日报》。同年12月欧彪峰被当局拘留。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公安在他家里搜出多份《苹果日报》。

 

记者:高锋     责编:许书婷 嘉远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