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強迫引渡上藐視國際規範、無視真相

0

資料照片:香港四季酒店外景。加拿大籍華裔商人肖建華2017年1月27日從該酒店被帶走,自那之後再未現身。(2017年2月1日)

1月19日,彭博新聞社(Bloomberg News)就人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最近一份關於中國“獵狐行動”的報告向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請求置評。“獵狐行動”是中國的一個有爭議的反腐計劃,旨在迫使被中國政府指定為海外“逃犯”的人返回中國。

彭博社記者援引這份報告說,“中國利用綁架、對家庭成員施壓等脅迫手段,迫使約1萬名在逃人員回國。”

趙立堅回應稱,“中國政府旗幟鮮明反對腐敗,積極推進反腐敗國際合作,堅定開展國際追逃追贓,將外逃腐敗分子繩之以法,是正義事業、光明之舉,得到中國人民充分支持和國際社會普遍讚譽。”

他還說:“中國司法執法機關在追逃追贓工作中,嚴格遵守國際規則,充分尊重他國司法主權,依據《聯合國反腐敗公約》或雙邊協定等提出請求、開展合作。”

然而,有大量證據表明,在實施“獵狐行動”及其之後的母項目“天網行動”的過程中,中國公然侵犯了他國司法主權、國際規則和國與國之間的慣例。保護衛士這份報告中所詳細陳列的中國政府在這些行動中的做法,獨立新聞媒體和美國執法部門也均報告過,相關證據得以多重佐證。

保護衛士報告中羅列的62起強迫引渡案例在各國的分布。(Safeguard Defenders)

保護衛士報告中羅列的62起強迫引渡案例在各國的分布。(Safeguard Defenders)

在發給美國之音“揭謊頻道”的書面回復中,保護衛士主任彼得·達林(Peter Dahlin)說,中國在引渡方面或者該組織報告中所稱的非自願回國方面的行為紀錄,“與趙所說的相反”。

保護衛士這份報告表示,於2014年發起的“獵狐行動”“與習近平總書記的國內‘反腐’運動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這場運動“被視為中國共產黨存亡的關鍵”。報告中稱,在“獵狐行動”這一項目啟動時,中國政府聲稱有1.8萬名官員逃往境外。

報告顯示,在該項目下,中國政府派遣在全球各地行動的追捕中國在逃人員的“獵人”小組,他們通過強行施壓以使在逃人員返回中國,或直接強行將他們綁架回國。這些行動有時是在未通知追捕目標居住國政府或未經追捕目標居住國政府協調的情況下進行。

“獵狐行動”後已被併入規模更大的“天網行動”。該項目增擴了追捕出逃海外的腐敗官員及其他人士的措施範圍。保護衛士的報告顯示,這些措施包括打擊洗錢、假護照,以及沒收離境人員的非法收入。

美國執法官員和其他觀察人士表示,被這些項目通緝追捕的對象中,有部分人確實是刑事調查中的嫌疑人。而達林表示,人權衛士1月18日發布的這份報告中所囊括的62個案例研究表明,這些目標對象中也有“許多持不同政見者、(中國政府的)批評者和維權人士”。

在中國外交部新聞發布會上,趙立堅駁斥了保護衛士的報道,稱其“充斥着主觀臆斷和謊言”,並表示該報告“以所謂‘人權’為名,將外逃腐敗嫌犯美化為‘受害人’,是對腐敗犯罪的縱容和包庇,完全站在了正義和法治的對立面。”

達林在給“揭謊頻道”的回復中對此回應說:“為什麼揭露違反法律規範的行為和違反人權保護的行為就意味着‘美化嫌犯’和‘縱容腐敗’,這是我們不太明白的邏輯。”

“法治和人權的意義在於,這類保護適用於所有人,”他說,“而不僅僅是少數人——哪怕是所謂的罪犯。”

人權衛士並非唯一提出指控的組織。

2020年10月,美國司法部宣布已指控八人“串謀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非法特工在美國行事”。其中六人被控“串謀進行跨州和跨國跟蹤行動”。去年7月,美國司法部對第九名嫌疑人提出指控,這名嫌疑人是一名據稱協助該計劃的中國檢察官。

美國司法部稱,被告方聽從中國政府的指示,監視、騷擾和跟蹤美國居民,“這是一項被稱為‘獵狐行動’的全球範圍、有協調而且是法外性質的遣返努力的一部分。”

與趙立堅的說法正相反,美國司法部聲稱,中國無視“正當形式的國際執法合作,如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知’和通過適當的政府渠道索取信息。”

相反,被告方在中國政府官員的幫助下,被指控“在美國境內從事秘密、未經批准和非法的行為”。

宣布上述指控時,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獵狐行動”是“習總書記和中國共產黨針對在美國和世界各地被視為對政權構成威脅的中國公民的一項全面行動”。

這位聯調局長稱這次行動是中國共產黨“持續和普遍的違法行為”的一個例子。他補充說,中國共產黨在美國領土上進行非法行動,試圖“強迫在美國的人順從他們的意願”,這是“令人憤慨的”。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援引美國司法部出示的法庭文件指出,2016年至2019年間,有華裔美國人受到“獵狐行動”的監視和騷擾。

資料照片:美國政府起訴書所附的參與中國“獵狐”行動人員在受害人家門口留下的威脅字條。

資料照片:美國政府起訴書所附的參與中國“獵狐”行動人員在受害人家門口留下的威脅字條。

在其中一起案件中,居住在新澤西州的一名被追捕目標的年邁父親被從中國帶到美國,試圖“威脅並企圖脅迫”該追捕目標返回中國。《華盛頓郵報》報道稱,這名追捕目標“被引導認為,他若不返回中國,他的家人就會遭受傷害。”

美國檢察官稱,該追捕目標和他的妻子被騷擾了兩年。其中一名被指控人榮京(Rong Jing,音譯)“承認串謀充當非法外國特工並進行跨州跟蹤。”

美國調查新聞網站ProPublica去年夏天報道,曾在加州為“獵狐”團隊執行任務的榮京在法庭文件中承認自己是“中國政府的一名賞金獵手”。

榮京聘請了一名私家偵探跟蹤這名新澤西州追捕目標在加利福尼亞州的女兒。ProPublica表示,這名私家偵探其實是FBI的秘密線人。榮京在與這名線人的被錄音對話中提及了將這名目標的女兒抓捕或轉移出美國的可能性。

保護衛士報告中羅列的強迫引渡案例中,通過威脅追捕目標的家人以強迫引渡的案例在各國的分布。(Safeguard Defenders)

保護衛士報告中羅列的強迫引渡案例中,通過威脅追捕目標的家人以強迫引渡的案例在各國的分布。(Safeguard Defenders)

中國通過三種方式——不包括合法引渡和驅逐出境——實現“非自願遣返”。這三種方式主要分為:1)威脅追捕目標在中國境內的家庭成員;2)派特工到追捕目標所在的國家恐嚇他們;3)直接綁架。保護衛士組織的報告稱,在1萬起強制遣返案件中,“絕大多數”都使用了這些方法。

據ProPublica報道,對於在美國的追捕目標,中國主要依賴“脅迫”方式將人帶回國,因為在美國實施綁架相比之下更加困難。

保護衛士報告中羅列的強迫引渡案例中,通過向追捕目標所在國派遣特工以強迫引渡的案例在各國的分布。(Safeguard Defenders)

保護衛士報告中羅列的強迫引渡案例中,通過向追捕目標所在國派遣特工以強迫引渡的案例在各國的分布。(Safeguard Defenders)

保護衛士的報告顯示,在其研究的62起案件中,所有13起發生在美國的案件中都涉及了向追捕目標在中國的家人施壓,其中七起涉及將特工派遣至美國。

據ProPublica報道,在澳大利亞以及一些在經貿關係上高度依賴中國的威權國家,“中國特工乾脆直接綁架了他們的獵物,無論目標是持不同政見者還是被控腐敗的人。”

根據保護衛士的數據,綁架案件數量最多的是泰國——中國是其最大貿易夥伴。在保護衛士報告中陳列的22起綁架案例中,七起發生在泰國,五起發生在阿聯酋,四起發生在緬甸,三起發生在越南,兩起發生在香港,一起發生在澳大利亞。

保護衛士報告中羅列的強迫引渡案例中,通過直接綁架以強迫引渡的案例在各國的分布。(Safeguard Defenders)

保護衛士報告中羅列的強迫引渡案例中,通過直接綁架以強迫引渡的案例在各國的分布。(Safeguard Defenders)

這些案件包括2017年涉嫌對加拿大華裔億萬富翁肖建華下藥並綁架,以及中國特工試圖遣返郭文貴的一些努力。郭文貴是一位有爭議的中國億萬富翁,他經常在推特等平台上發帖談論據稱是中共高層的腐敗內幕。

閉路電視監控系統捕捉到了綁架肖建華的秘密行動。監控視頻顯示,肖建華從香港的四季酒店被帶走,有六名不明身份的男子陪同。視頻中,他被按在輪椅上,頭被毯子覆蓋著。他自那之後再也沒有露過面。

與此相似,也有監控視頻顯示瑞典籍書商桂敏海2015年在泰國被綁架之前,被疑似中國特工監視。桂敏海後來出現在中國官方媒體的屏幕上,做了被外界廣泛懷疑為被迫認罪的陳述。

美國也曾參與一個長達數十年的秘密引渡項目,儘管該項目的追捕目標是涉嫌恐怖主義活動的外國公民,他們被移送到美國設在國外的拘留設施,或者被移交給外國政府進行拘留和審訊。

有批評人士認為這一秘密引渡項目是非法的,因為它為酷刑逼供提供了便利,並剝奪了在押人員享有正當法律程序的權利。

不過人權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報告仍指出,“中國進行着世界上最老練、最全球化、最全面的跨國鎮壓運動。”

自由之家說,中國的巨大規模鎮壓運動不僅包括“獵狐行動”和“天網行動”,也包括中國對維吾爾人、藏人的鎮壓,以及針對移居海外的香港人的鎮壓。

(同時請參閱美國之音《揭謊頻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