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涛:2021年是一个历史巨变的年份

0
10

王军涛 – YouTube – 2021-12-11

今天很高兴有机会跟大家分享,我想聊聊对在中美关系和人类命运的看法,不仅仅是回顾2021年。 2021年是一个历史巨变的年份。这个变化有多大呢,美国的总统拜登是这样说的,而且这样在前,他的前任的国务卿赖也这么说:现在的中美两国之间的对抗或者竞争,已经是关系到下一代人类生活在什么样制度之中。所以美国要全力赢得这场竞争。中国的国家主席习近平是这样说的,现在世界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也就是东升西降。

我们在美国见证了美国的政策和局势的艰难调整,我们作为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没有人像我们这样能以更全面的角度看待中国大陆的政治局势。因为在中国大陆的人可能看不到全局。同样地,也没有其他的美国华人群体可以更深刻地理解这样的冲击和变革。

所以今天我想简单地说一下中国和美国发生了什么,然后再谈对人类命运的影响,以及我们海外华人应当做什么样的选择

彭斯副总统曾经在东南亚部长级会议中,把中美两国的冲突全部列出来,之后他要求习回到邓小平路线上。邓小平的模式是个什么模式呢,我们可以从很多角度探讨。邓小平的模式是对毛泽东模式的一个否定。毛泽东的模式是来自于他在重庆的一句话,他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后来经过了内战,又经过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沿着这个马克思的经典革命理论走下,最后到1976年,按照共产党的说法中国经济面临着崩溃的边缘。

邓小平是亲身参与过中国六十年代的革命,他意识到他们当年的革命是失败错误的。然后带着中国加入到美国领导的资本主义体系中去,以开放带动改革。但邓小平这个人呢,他自己乱世的经验,对自由和民主,对人有深深的不相信,所以他上来就在经济上学习资本主义,但政治上的他并没有想学,而只想保留共产党的东西。

发展经济的这些力量,不仅满足于经济上的利益,同时也要满足政治上的的发言权。
这个发展过程由于没有政治改革,于是出现了腐败,这就是1989年民主运动的实际原因。是在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基础上,产生出新的社会力量,他们需要有新的政治管理模式。

但邓小平仍然沿袭过去的方式。我们虽然知道了邓小平的高压手段并不能够消灭新的社会力量,但是在1989年,这些力量就开始知道已经不大可能按照西方的民主方式,去寻求让市场在资源配置起决定的作用。

习近平后来觉得还是有用党的独裁作一个工具来强行推行。他关于这个中国发展的一些问题,已经没有办法再按正常处理。所以他建立的个人独裁,全国姓党,全党姓习,不按照邓小平的那个简政放权的模式走下去。他要开始重新塑造一个新的中国供给侧改革,对中国的增长模式和中国的这个产业及政策进行解调整,要发展高精尖的,能够领先世界的这样的一个产业。对不符合这个供给侧改革的大企业进行整肃,比如对恒大许家印,还有安邦,王健林等靠炒房地产的资本集团。而相反地,对那些真正还在高科技领域,其中特别是打造中国领先世界的强大的企业,包括民企业,甚至外资企业比如马斯克的,他只建立了一个基本性的集权和专制。

在这个过程中,他跟美国并没有像当初的江泽民和胡锦涛还有温家宝一样,采取一个低下的姿势。却让美国人认为他想回到共产主义。因为在Covid-19爆发之后,习近平让企业家把过去吃的都吐出来,那么这真是”官产学”一体化。企业家对于财产的安全性感到担忧,对习近平不懂却乱指挥经济是有意见的。

冷战结束后,福山说的历史的终结,美国成了全球的政治领袖,那么中国当时也说承认有”一超多强”的格局。美国在这方面的经过30年的发展,美国的矽谷建成世界技术发明的发动机。

全球化中,一方面美国在去库存化过程中,其产业结构也发生了变化。这个变化就是很多发达国家都转移了大部分的制造业,留下那种高附加值的制造业,其他的就甩到了海外去。其实在德国,日本还有在台湾都经历这样一个阶段。

如果到拜登换上来,之后中国经济有希望恢复吗?我觉得并没有,拜登有和川普不一样就是他认为那不是简单的贸易问题。拜登就是对中国的这个政策分出了三个方面,一个方面的就是在对抗领域,这是关系到美国的价值准则。这个是沿着两条战线,一条与人权战线,就在新疆西藏香港等等,还有法轮功还有在国内政治问题。

但是很多的政治家,包括那些媒体大亨,都相信让中国经济发展,中国中产阶就会要求政治改革,这个幻想已经是破灭了。最近为期两天的民主峰会就是针对中国的,它更多的是两种制度的竞争。但是现在的国际政治格局其实很难解决的。如果中国继续保持一个专制独裁的国家,那么这个国家要是不可能和自由民主国家一起合作解决人类问题的。

习近平总体战略就是说,他讲到了四个全面,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这其实都还是邓小平的以建设为中心长期发展的硬道理。所以我讲习近平,他九年多来经历了那么多的权力斗争,他不可能改变。我们说这里有个路径效应原理,一个方向走错之后,又一步一步偏离原来的地方越走越远。

——转自对话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