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奥凸显的美国-中国-联合国三角情节

0
14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2月1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对记者说话 (路透社)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星期二(2月1日)报道,美国曾劝说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不要前往北京出席冬季奥运会,但遭到拒绝。古特雷斯对其决定提出的理由是:“不能再冒犯中国这个联合国主要大国了。”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联大主席沙希德、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赛以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邓鸿森已经于北京时间星期四(2月3日)晚上搭乘同班飞机抵达北京,出席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和相关活动。

外交政策杂志的这篇报道根据三位了解联合国秘书长与美国大使谈话的驻联合国外交消息人士称,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大使,私下劝阻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不要参加北京冬季奥运会。

报道说,当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明确表示他打算前往北京后,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大使要求秘书长至少在那里提出对中国人权记录的担忧。

报道根据两位外交人士的话说,古特雷斯告诉美国大使托马斯-格林菲尔德,他参加了美国总统拜登召开的民主峰会,已经激怒了中国政府,那次峰会台湾政务委员唐凤也参加了,因此他不能再冒犯中国这个联合国的主要大国了。

报道说,古特雷斯出席 2 月 4 日北京冬奥会开幕式,肯定了联合国对北京主办冬奥会的支持。美国和其他西方政府则采取了外交抵制或拒绝派政府代表参加的立场,以抗议中国在新疆以及其他的人权侵犯政策。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说,包括联合国、国际奥委会在内的国际组织和世界多国人士纷纷表达对北京冬奥会的支持与期待。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说,出席冬奥会的32位外国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名单显示 ,“时至今日,美国发起的所谓抵制北京冬奥会的行动已完全成为一个笑话。”

理查森:习近平破坏联合国人权机制,古特雷斯却站在他旁边

“(古特雷斯)秘书长至少可以追随他的前任潘基文的脚步,后者在索契冬奥会之前公开和私下里提出了一系列人权问题。” 人权观察亚洲主任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但这位秘书长似乎连这点都不愿意。 这让他处于一个可笑的地位:他在本周早些时候谈论奥林匹克休战,然后他前往北京,对中国政府和受迫害的人民之间缺乏奥林匹克休战的情况却只字不提。”

理查森表示,古特雷斯的出席给予这一活动合法性,因此给予了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和习近平及其议程以合法性,不仅在于他们在中国如何统治,还在于他们在外部如何统治。理查森接着说。“我的意思是,为什么联合国秘书长会出现在习近平旁边?而习近平政府正在竭力破坏联合国,至少破坏了联合国的人权机制。”

1月24日古特雷斯发布声明称,“这次奥运之行不是政治访问;此次访问是应国际奥委会的邀请,符合联合国与国际奥委会之间非常稳固的伙伴关系。”

古特雷斯说:“我们认为,奥运会是当今世界团结的可能性、相互尊重的可能性、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不同种族的人民合作可能性的极其重要的体现。当我们看到仇外心理、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反犹太主义、反穆斯林仇恨在全世界蔓延时,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我认为奥林匹克理想是我们必须要珍惜的东西,这也是我要去参加奥运会的原因。这与我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不同政策的看法无关。”他说。

葛来仪:联合国冬奥前推迟新疆报告令人遗憾

华盛顿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亚洲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说,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一直不愿公开批评中国的任何行为,尽管他声称会私下这样做。“我认为联合国愿意做的事情与世界上其他许多国家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我认为联合国应该做的事情当然包括派一名调查员到新疆调查那里的情况,并早该发布新疆局势报告。”葛来仪说。

外交政策杂志的报道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拒绝美国和欧洲要求她的办公室立即发布一份期待已久有关新疆局势的报告。

去年底,该办公室曾表示报告会在几周内发布。外交政策杂志报道说,1月28日,高级专员的发言人证实该报告不会在北京冬奥前发布。

这引起了西方政府和人权倡导者的担忧,即联合国可能为保护北京免于在奥运会前夕必须面对国际谴责的尴尬而推迟发布该报告。

“遗憾的是,正如我们在过去几年中看到的那样,这份报告一直被推迟,这使得许多国家对新疆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担忧。” 葛来仪说。“我个人认为应该进行一次调查访问,报告应该详细披露什么是专员可以看到以及什么是她不被允许看到的,什么问题有了答案或什么还没有。”

理查森认为,作为全球最高级别的人权外交官,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应该只被一个关切所驱动,“那就是保护人权侵犯的受害者,并为他们伸张正义。那是她的工作,那是她的使命,那是她应该做的。”

如果像北京冬奥会这样的事件都可以影响到她发布有关 “世界上最强大政府之一所犯下的最紧迫的人权危机之一的报告时机,这是荒谬的。”理查森说。

“她的义务不是对中国政府,她的义务是对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受害者。她要做对这件事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发表这份报告,作为正式调查和起诉涉嫌危害人类罪的中国政府官员的第一步。”理查德补充道。

葛来仪认为,外交政策杂志的独家报道只不过是中国的影响力及其在国际组织幕后利用这种影响力的最新证据。

“我们不仅在联合国看到了这一点,例如,我们在世界银行,当然也在联合国机构内看到了这一点,不仅是那些由中国人领导的机构,还有那些中国刚刚与当前特定负责人建立了密切关系的机构。例如,我们已经在世界卫生组织看到了这一点,中国显然利用其影响力阻止台湾参加世界卫生大会和世界卫生组织的许多技术会议。”

方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