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丰县铁链性奴八孩女 官方调查受质疑

0
22

在网络舆论压力下,徐州和丰县当局进行了一些调查:从“不存在拐卖”,到受害人本名“小花梅”,跟同乡从云南来江苏,神志不清,自动走失,现其父母已经双亡,死无对证…。

律师郝亚超今天2月8日发微博说,徐州2月7日有关“铁链女”的调查报告“推理错误、避重就轻、结论不能成立。”

她认为,董某民涉嫌强奸罪、虐待罪,有明确犯罪事实,公安应当立即立案侦查,徐州却仍在对其“是否涉嫌构成犯罪”进行调查,拖延(不予)立案,欺罔世人。

郝亚超称,徐州调查组通过查阅董某民、杨某侠婚姻登记申请资料,发现其中含有‘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的身份信息,是不可信的。

她解释说,有四种可能:其一,有人贩子参与其中,人贩子知道其来历;其二,杨某侠有身份证在身。既然有身份证,为什么董某民给她取名“杨某侠”?为何多年来不去联系其家人?其三,“杨某侠”根本没有精神病,在最初说出自己的真实信息,哀求董某民的父亲送其回家,董某民的父亲却将其送上董某民的床;其四,鉴于人贩子也不太可能披露被拐卖者的信息、董某民既然为其取名“杨某侠”,更不可能披露其真实住址。“故:该地址根本不可信!”

郝亚超律师认为,调查中有关桑某某的陈述严重违反常识:“两人从云南昆明市乘火车到达江苏省东海县后小花梅走失,当时未报警,也未告知小花梅家人”?——既然是受小花梅母亲所托,怎么可能后续不告知其家人小花梅的状况?

还有,桑某与小花梅家是什么关系?桑某为何同意带小花梅跨越几千里去治病?桑某是否存在“诱拐”的动机?桑某如果之前还没有为小花梅物色好对象,为什么要带她走?如果已经物色好了对象,小花梅又怎会走失?桑某又为何不报警?

“小花梅”尽管父母去世,但其他亲人,是如何解释“小花梅”的失踪的?一个人不见了,不去问桑某家人吗?另外,有没有通过小花梅兄弟姐妹的DNA来确认是否是“小花梅”?其父母又是哪一年去世的?

百度百科 “怒江州福贡县子里甲乡亚古村”显示, 2017年,“现有农户469户,有乡村人口2020人”,不算是多大的村子,很难调查吗?

郝亚超说,董某民及其父亲确定构成拐卖妇女罪、强奸罪,数罪并罚,应当立案侦查。

而徐州第一次发文强调,董某民父亲是“收留”,意指,没花钱,不存在“买卖”,所以就不是犯罪。

但刑法第二百四十条【拐卖妇女、儿童罪】中“拐卖二字”,既包括“买卖”,也包括“拐”,——将有精神疾病的人直接带回家交给儿子发生性关系,强令结婚,不是“拐”?不是强奸?如果人家还有身份证,就更是罪不可恕——徐州想用“收留”二字,混淆是非瞒天过海?

郝亚超律师说,徐州第一次发布称,因杨某侠身体原因,无法为其做节育手术。难道就不能为董某民做节育手术吗?多年来,计生部门干什么去了?看着一个精神病女性不断违背自己的意志,被强奸生育?!

另,网传 “舌尖被剪掉”,是否属实?

作者:古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