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斌被指关押在武汉看守所 官方拒绝证实

0
12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今年的2月7日是武汉医生李文亮去世两周年,而今年的2月9日则是向外披露武汉疫情真实情况的公民记者方斌被失踪两周年。最近有消息说,方斌目前被关押在武汉市江岸区派出所,不过官方拒绝证实方斌的下落。

“病毒的危害,病毒的危害,是与暴政同行的,病毒的根源是暴政,”方斌的声音两年前通过社交媒体曾经传遍中国,甚至跃出网络长城,传遍世界。“病毒无论怎么肆虐,可是暴政的邪毒、暴政的恶毒,暴政的残酷远远大于病毒的残酷。”

但发出这个声音的人到今年2月9日已经消失两年时间。自从两年前的2月9日,方斌突然失踪后,方斌的亲友一直不知道他的下落,无法见到他本人,或听到他的声音。直到最近,方斌的亲友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了他的近况。

寻找方斌

一位消息人士匿名向本台透露,他从方斌家人处得知,方斌的案子已经被起诉到武汉市江岸区法院,“我就问他,你怎么能确定就是在那个法院。我们这边法院里边,如果要开庭,或者你想联系哪个法官,案件中心那里有个内部电话,家属就把(负责这个案件的)法官的姓名和内部电话都告诉我们了。”

他说,他们几位朋友通过自己的渠道找到这位法官,但得到的回复是不要询问这个案件。他表示不方便透露这位法官的姓名。他推测,方斌目前很可能关押在武汉江岸区看守所,“如果(这个案件)是由区级法院审理,那(方斌)一定是关在江岸区看守所,这个是能够确定的。但是江岸区看守所可能不是用实名关的,可能是用的化名或者代号。”

他透露,方斌的家人现在无法用方斌的实名给狱中的他存钱。

本台记者于2月8日晚致电江岸区派出所,值班的协警没有直接答复记者的询问,“不管里面是关着谁,关着任何一个人,但你们是媒体,这个事情就比较敏感了,我这边做不了主,要不然你就打分局的电话。”

记者随后在2月9日当地时间上午致电江岸区公安分局宣传处,但被对方推脱。

记者:请问,2020年被捕的方斌先生是由你们管辖吗?

公安分局宣传处:你好,请问你是哪里的记者?

记者:我是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

公安分局宣传处: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这边我们不接受电话采访。

记者:那你们接受什么形式的采访?

公安分局宣传处:您要先向市局提出申请,我们要根据相关领导的决定,再来接受采访。

港支联活动人士2020年2月1日手举声援方斌的标语在中联办外示威(法新社资料图)

港支联活动人士2020年2月1日手举声援方斌的标语在中联办外示威(法新社资料图)

“国家秘密”

据前述那位匿名人士透露,最早抓捕方斌的是武汉后湖派出所。方斌家人曾向后湖派出所打听方斌的情况,“后湖派出所一开始想把他的罪名定成‘煽颠’,但一直往后压压压,到后来想改成‘寻衅滋事罪’。”

记者2月9日致电江岸区检察院,想了解起诉方斌的情况,检察院办公室接听电话的人员回复说,“因为这牵涉到案情,我们这里不方便透露相关的信息。”

前述匿名人士还介绍说,方斌的家人目前承受很大的压力,不敢在律师委托书上签字,“家属第一是不签委托书,第二是不告诉我们其他的联系方式,比如他儿子的联系方式,因为怕影响到他的儿子,也不告诉他丈人家的联系方式。”

他补充说,方斌及其夫人此前长期修炼法轮功,并因此遭受迫害;他的夫人因为这个原因至今还关押在狱中,也无法出具委托书。

遭受的打压的并非方斌一家。在2020年因为向外透露武汉疫情实情而被抓捕关押的几位公民记者中,李泽华曾被失踪近两个月,陈秋实也是在被失踪十八个月后才再次现身,并一直受到严密监控,张展则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四年有期徒刑,长期在狱中绝食抗争。

武汉因为新冠疫情封城至今已两年时间,但中国政府对相关消息的封锁仍然非常严密。一位外媒记者前不久前往武汉,想就李文亮去世两周年的题目在当地进行采访,但遭到当地警方的全程跟踪。这位记者匿名向本台透露,直到他离开武汉,身后一直都有公安人员跟随。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