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C
Los Angeles
星期五, 12月 9, 2022

王维洛:郑州水灾真相难以掩盖(三)

0
13

副标题:对国务院《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报告》的评价之三

续前:王维洛:郑州水灾真相难以掩盖(二)

摘要 

国务院《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报告》中的最缺乏说服力的部分,就是对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社会关注的五个事件进行的所谓深入调查和复盘发生的过程,即郑州地铁5号线亡人事件、郑州京广快速路北隧道亡人事件、郑州郭家咀水库漫坝事件、荥阳市崔庙镇王宗店村山洪灾害与登封电厂集团铝合金有限公司爆炸事件。这不是事故调查,而是有目的的洗地。

关于郑州地铁5号线亡人事件和郑州京广快速路北隧道亡人事件,有不少人已经做过分析和评论。本文讨论荥阳市崔庙镇王宗店村山洪灾害事件。对于王宗店村山洪灾害,国务院《调查报告》把灾害的总体责任推给了老天,把具体责任推给村委会,然后附带上崔庙镇党委和政府,但是根本不敢涉及崔庙镇王宗店村山洪灾害的真正责任人——天瑞集团郑州水泥有限公司。多年来,水泥厂通过开挖山体、开采砂石、侵占河道,破坏了该地区的生态环境,光秃的山岭、支离破碎的沟谷,是山洪的最好加速师。郑州市西部山区包括荥阳市,其平均森林覆盖率为36.0%,更是一个虚假的数字。正如当地村民所言:“如果只是自然的暴雨,洪水不可能这么大、这么急。”“天瑞水泥厂建到崔庙真是没一点好处,造成严重污染。”“改变了山体的土质、水质。它来了之后,我们的水都变得很浑浊。”荥阳市崔庙镇王宗店村山洪灾害事件说明,金山银山不是绿水青山,金山银山不可能带来绿水青山。

一、《调查报告》把灾害的总体责任推给老天,把具体责任推给村委会,然后附带上崔庙镇党委和政府

国务院调查组在“一、灾害情况及主要特点”这一章节中,将郑州市的雨情汛情灾情总结为4个主要特点,第四个特点就是山丘区洪水峰高流急涨势迅猛,造成大量人员伤亡。《调查报告》第6页称:“郑州西部山丘区巩义、荥阳、新密、登封4市山洪沟、中小河流发生特大洪水,涨势极为迅猛。因河流沟道淤堵萎缩,许多房屋桥梁道路等临河跨沟建设,导致阻水壅水加剧水位抬升,路桥阻水溃决洪峰叠加破坏力极大。荥阳市崔庙镇王宗店村山洪沟15分钟涨水2.4米,下游6公里处的崔庙村海沟寨水位涨幅11.2米。山丘区4市有44个乡镇、144个村因灾死亡失踪251人(占郑州市66.1%),其中直接因山洪、中小河流洪水冲淹死亡失踪156人,时间高度集中在20日13时到15时。”

官方公布的河南省郑州市的森林覆盖率高达33.4%。环境生态学上有一般的常识:一个国家,如果它的森林覆盖率达到了30%左右,就很少发生重大的自然灾害;如果能达到40%,就有一个比较好的生态环境;如果一个国家的森林覆盖率能达到60%,那么这个国家将成为一个风调雨顺、美丽富饶的大花园,各种各样的污染和灾害都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克服(参见:《中国气象报》作者汪勤模《给子孙留个绿色地球》)。郑州市的森林覆盖率高达33.4%,处于30%和40%,郑州市西部是山丘区,理应森林覆盖高于全市的平均水平,应该很少发生重大的自然灾害,有一个比较好的生态环境。只有在森林覆盖率非常低、在植被覆盖率也非常低的山丘地区,才会出现洪水峰高流急涨势迅猛的情形。如果森林覆盖率或者植被覆盖率高,水土流失不严重,河流沟道也不会淤堵萎缩。国务院调查组应该具备这样的知识,参与国务院调查组工作的专家们,也不会有知识上的缺失。

《调查报告》第16页至第17页对荥阳市崔庙镇王宗店村山洪灾害进行了所谓深入调查和复盘发生,报告如下:“王宗店村位于崔庙镇西南部,四面环山。该村王宗店组以上集水面积约21.95平方公里,上游有3条支沟。7月20日,洪水汇集、路基壅水溃决后,高位洪水短距离快速涌流至王宗店村。村委会所处位置断面洪峰流量768立方米/秒,洪水涨幅7.15米,13:15-13:30仅15分钟就涨了2.4米。暴雨洪水造成王宗店村死亡失踪23人,是郑州市山丘区4个市死亡失踪人数最多的村庄。调查认定,极端暴雨引发山洪和滑坡、跨沟路基阻水溃决,应急预案措施不当、疏散转移不及时,是造成重大人员死亡失踪的主要原因。查明的主要问题:一是村居和村道建设侵占行洪通道。民居和村委会沿沟道而建;村庄上游修建的8座山塘谷坊和23条横穿沟道的村道,仅有2座跨沟路基有过水涵洞,阻水严重。受连续强降雨影响,27座村道、山塘连续溃决,其中一处跨沟路基阻水量约10万立方米,溃决后抬高王宗店村洪峰水位近2米。二是预案修编不严格。2021年修订预案时,村委会擅自删除了划定危险区中的受溪河洪水威胁区域,减少应转人员200多人,仅保留受地质灾害威胁人员12人。崔庙镇对该村预案审核把关不严。三是转移人员不坚决、不彻底。该村干部在收到水利部门“立即转移”预警信息和发现山洪沟涨水时麻痹大意,存在侥幸心理,未果断下决心转移避险。崔庙镇未有效督促转移。”

根据国务院调查组的《调查报告》,此次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共造成398人死亡失踪,其中郑州市死亡失踪人数为380人。在郑州市死亡失踪人数中,山丘区4市有44个乡镇、144个村因灾死亡失踪251人(占郑州市66.1%)。在这144个村中,仅王宗店村一个村的死亡失踪人数为23人,是郑州市山丘区4个市死亡失踪人数最多的村庄,占郑州市死亡失踪380人的6%。

国务院调查组认定:责任主要在村委会。村居和村道建设侵占行洪通道,民居和村委会沿沟道而建,村庄上游修建了8座山塘谷坊,修建了23条横穿沟道的村道,仅有2座跨沟路基有过水涵洞,擅自删除了受河洪水威胁的区域,转移人员不坚决等等。

《调查报告》在“三、相关地方党委政府及其部门单位责任问题(一)地方党委政府”这一章节中(第20页至第21页)指出了崔庙镇党委和政府的责任:“荥阳市崔庙镇,镇党委、政府未按规定认真审核把关2021年《王宗店村山洪灾害防御应急预案》,造成危险区应转移人员大范围减少;未按规定及时启动山洪灾害防御一级应急响应;未按规定有效督促转移危险区人员,督促旭恒包装材料有限公司(海沟寨纸箱厂)人员撤离不力。未按规定在镇级建立100名基干民兵组成的防汛抢险突击队,实际镇级防汛抢险突击队仅32人。”

国务院调查组在追责时,附带上了崔庙镇党委和政府,比如审核把关不严,督促人员转移不力等等。

在河南省省委和省政府严肃查处郑州特大暴雨灾害相关97名责任人的名单中,与荥阳市崔庙镇王宗店村山洪灾害有关的人员有:

给予党纪政务处分人员

杨金军,荥阳市委书记,给予党内严重警告、政务降级处分;

王效光,荥阳市委副书记、市长,给予党内严重警告、政务降级处分;

邢留印,中牟县委副书记(时任荥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孙晓丽,荥阳市崔庙镇党委书记,给予党内警告处分;

黄立峰,荥阳市崔庙镇党委副书记、镇长,给予政务记过处分;

陈志全,荥阳市崔庙镇副镇长、王宗店村驻村干部,给予政务警告处分;

张亚涛,荥阳市崔庙镇副镇长、崔庙村驻村干部,给予政务警告处分;

刘云飞,荥阳市应急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给予政务记大过处分;

陈志刚,荥阳市水利局党组书记、局长,给予政务记过处分。

给予批评教育人员

王国强,荥阳市崔庙镇崔庙村党支部书记。

被查处的与荥阳市崔庙镇王宗店村山洪灾害有关的人员共10人,占总共被查处的97名责任人中的近十分之一,是被查处人员最多的。其实,对于这9位官员是十分轻的,最严的也只是党内严重警告、政务降级处分。比起中共政府对于持不同意见的大学老师来说,常用的家法是开除公职,对于已经退休的,则是停发退休金,一句话:不给饭吃。国务院《调查报告》把王宗店村山洪灾害事件主要责任推给了王宗店村村委会,但是未对村委会或者村党支部的任何成员做出追责处分。难道王宗店村村委会和村党支部的成员都不幸遇难了?还是把灾害事件的主要责任推给王宗店村村委会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二、国务院《调查报告》不敢涉及崔庙镇王宗店村山洪灾害的真正责任人

笔者在《对国务院《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报告》的评价之一》中已经向读者介绍了陈龙撰写的《河南“受灾最严重”王宗店村:23人失踪、死亡》的灾害调查报告,实事求是、科学严谨、全面客观,可以成为国务院灾害调查组的调查报告的范本。陈龙的报告中提供的23位失踪(死亡)人员名单也得到了国务院灾害调查组的证实。下面先看陈龙的报告中提供的两张卫星照片:卫星照片不会骗人。


图1:荥阳市王宗店村卫星图。可以看到多处被天瑞水泥厂挖空的山体。“+”处为南头组,图片来源:如图所示


图2:卫星图可见,王宗店村附近两处露天采石场,改变了地貌,图片来源:如图所示

卫星照片给出了荥阳市崔庙镇王宗店村山洪灾害的真实原因。为了检验陈龙报告中所提供卫星图片的真实性,笔者在谷歌地图上查看了王宗店的卫星照片,结果见图3。应该说陈龙报告中所提供卫星图片的真实性不容怀疑。笔者在谷歌地图上将查看范围再扩大一些,看到的情景并不比图3更好,参见图4,图5和图6.


图3:笔者在谷歌地图上查看王宗店附近卫星图片的结果,红点处为王宗店,图片来源:在谷歌地图


图4:笔者在谷歌地图上查看王宗店以东地区卫星图片的结果,图片来源:在谷歌地图


图5:笔者在谷歌地图上查看王宗店以东地区(更靠近郑州主城区)卫星图片的结果,图片来源:在谷歌地图


图6:笔者在谷歌地图上查看王宗店以西地区卫星图片的结果,图片来源:在谷歌地图

在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发生之前,王宗店村附近的生态环境,乃至更大范围内的生态环境,已经受到人为的严重破坏,其破坏程度已经到了嘱目惊心的地步。这样的生态环境,对于暴雨、甚至一般大的降雨来说是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光秃的山岭、支离破碎的沟谷,是洪水的最好加速师。

那么谁是破坏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之一呢?

陈龙的报告指出了:

水泥厂挖空了山,两座水坝溃堤

翟海理和父亲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洪水。以前,即使夏天河水暴涨,最多淹过门前的路面,水流也比较平缓。“这次是一个突发情况。溃坝,那么多水是一下子冲下来的。”

翟海理所说的“溃坝”,与当地两座人工堤坝有关。王宗店村西边,有一条夹在环翠峪景区和神仙洞景区之间的十余公里山沟。山沟最里面有一个小水坝。

几年前,上游两三公里处的堂垴村,又出现了一座更大的水坝。这座水坝,原先只是一条架在两山之间的水渠桥,人称“堂垴桥”。“后来天瑞水泥厂把砂石厂的废渣土倒在桥下,桥洞垒起来封住,就形成了新的水坝。”这座新水坝,高20米,长20多米,只在最底部埋了几根水泥管。

20日早上,先是最上游的小水坝溃坝,水流涌入堂垴水坝,10:30堂垴水坝崩塌,形成二次溃坝。巨量的洪水奔涌而下,从王宗店村的河道一扫而过,摧毁了几十座房屋。

“村里七八十岁、上九十岁的人,说他们在这里从小到大都没遇到过这么大的水。”翟志斌的姐夫说,如果只是自然的暴雨,洪水不可能这么大、这么急。

开挖山体、开采砂石、侵占河道,10余年来,王宗店村的地貌生态被一座水泥厂改变了。

(报告摘录完)

10余年来,一座水泥厂通过开挖山体、开采砂石、侵占河道改变了地貌生态!

四、破坏王宗店村附近的生态环境的水泥厂是何方神圣?

根据陈龙的报告,破坏王宗店村附近地区地貌生态的是天瑞集团郑州水泥有限公司,修建两座水坝的是它,修建了阻塞过水涵洞的还是它。而在国务院《调查报告》中对天瑞集团郑州水泥有限公司开挖山体、开采砂石、侵占河道改变了地貌生态、从而造成洪水峰高流急涨势迅猛,两座人工堤坝的事实只字未提。

原来这座水泥厂的后台很硬。天瑞集团郑州水泥有限公司,隶属于香港上市的中国天瑞集团水泥有限公司(股票代码:1252.HK),中国天瑞集团水泥有限公司则属于中国500强企业之一(第397位)天瑞集团。换句话说,这个水泥厂的来头不小,是中国500强企业之一天瑞集团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其这个集团又以位于郑州荥阳的日产12000吨新型干法水泥熟料生产线,单线产能、工艺装备均居世界先进水平的郑州水泥有限公司为其骄傲。

在中国,如果公司名称中冠有“中国”两字的公司,背景都不一般,都和中国几大家属有关系。

天瑞水泥2011年12月23日在香港主板上市,2021年位居中国水泥上市公司综合实力排名第七位。天瑞水泥下属有26家全资中国附属公司,分别位:天瑞集团周口水泥有限公司(「周口水泥」)、商丘天瑞水泥有限公司(「商丘水泥」)、天瑞集团郑州水泥有限公司(「郑州水泥(荥阳)」)、大连天瑞水泥有限公司(「大连水泥」)、营口天瑞水泥有限公司(「营口水泥」)、天瑞集团南召水泥有限公司、辽阳天瑞水泥有限公司(「辽阳水泥」)、天瑞集团禹州水泥有限公司(「禹州水泥」)、天瑞集团许昌水泥有限公司、郑州天瑞水泥有限公司(「郑州天瑞」)、天瑞集团萧县水泥有限公司、天瑞集团宁陵水泥有限公司、鲁山安泰水泥有限公司(「鲁山安泰」)、禹州中锦矿业有限公司、辽阳天瑞辽塔水泥有限公司(「辽塔水泥」)、辽阳天瑞辽塔矿业有限公司(「辽塔矿业」)、辽宁辽东水泥集团有限公司(「辽东水泥」)、辽阳天瑞威企水泥有限公司(「威企水泥」)、大连天瑞金海岸水泥有限公司(「大连金海岸」)、海城市第一水泥有限公司(「第一水泥」)、海城市天鹰建筑石材採掘有限公司(「天鹰石材」)、庄河天瑞水泥有限公司(「庄河水泥」)、盘锦金润水泥有限公司(「盘锦水泥」)、信阳天瑞水泥有限公司(「信阳水泥」)、河南永安水泥有限责任公司(「永安水泥」)及中原天瑞电力有限公司(「天瑞电力」)。天瑞水泥是国家工信部确定的水泥行业兼并重组五大龙头企业之一,是中国首批加入世界水泥可持续发展倡议行动组织CSI的两家企业之一。公司着力打造“天瑞”品牌,其系列产品被广泛应用于南水北调、哈大高铁、石武高铁、郑徐高铁、郑万高铁、京港澳高速、连霍高速、黄河大桥、大连港等大型水利、高铁、高速、桥梁、隧道、港口等国家级重点工程建设项目,受到各施工、建设及监理单位的信赖和好评。


图7:天瑞集团水泥有限公司,图片来源:天瑞集团水泥有限公司网站

天瑞集团郑州水泥有限公司的信念是:勤奋、诚信、拼搏、创新与共赢,并称公司积极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长期致力于“绿色矿山”和“绿色工厂”建设,公司建成绿色工厂8家,绿色矿山13座,为发展循环经济、提质增效、建设生态文明、实现绿色引领做出了卓越贡献。

但是从卫星照片中就可以看到,天瑞集团郑州水泥有限公司说的和做的不是一回事。

陈龙的报告继续写道:

天瑞集团郑州水泥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位于荥阳市崔庙镇邵寨村,总部则在汝州。从地图上看,邵寨村靠近北边的崔庙镇,但天瑞集团开采山体的范围却几乎遍布各村,其中就包括王宗店村的几处采石场。

除了水坝,北边村口楚峪组的下游河道,也被天瑞水泥厂侵占。天瑞水泥厂在河道修建了办公楼,高空传送带的柱子建在河里,大量石子也堆在河道里。范瑞清说,洪水冲下来后,被堵住,形成反弹,“水没法分流,就都流回到村里来了”,村口的桥在浸泡中垮塌了。

楚峪、小顶坡两处的山,早已被开采得面目全非,分布着巨大的露天采石坑。“站在高处,看着就很震撼。”

天瑞水泥厂开山时,放的不是过去那种用于山体表面的炸药,而是放闷炮。“炮一炸,整个山、我们的房子,都会震动。”范瑞清说,“从内部(爆破)的力量是比较大的,改变了山体的土质、水质。它来了之后,我们的水都变得很浑浊。后来也找过水利部门,测了但没有后文,不了了之了。”

多年来,天瑞水泥厂挖空了许多山体,运输砂石的大卡车常常造成堵车,把村里的路面轧成碎片。炸药常年爆破,导致“全村的房屋,大部分都被震出了裂缝”。一家村民原本住在山上,2016年搬到河边,盖了新房,“到2017年房子就有了裂缝”。

尽管一些村民在水泥厂上班,但王宗店村村民与天瑞水泥厂之间产生了深深的矛盾。高空传送带的噪音、空气里的粉尘、变浑浊的水质、开裂的房屋,村民们为此不断向上反映,都无回音。“记者也来采访过,但是报道后来都没有出来。”

但建筑、废弃石渣侵占河道、泄洪水道,明显已违反《防洪法》。范瑞清说,“(办公楼、水坝)是不是私建,我们也不知道。因为我们也没见过相关部门的土地、规划、环评的文件。”

“不能说。它的后台很硬。”村民们对天瑞水泥厂既痛恨,又不敢抱怨。一位房屋地基开裂的老人早已接受现实,“它欺负就欺负呗。现在水泥厂的根子老粗,一说都不讲理。都说了好多年了,上头不管你这事。说啥都没用。”

所谓“后台”,据记者查询,天瑞集团郑州水泥有限公司注资约10.34亿,主要由天瑞水泥集团有限公司(占股约73.1%)控股。后者实际控制人为中国天瑞(香港)有限公司。

一位崔庙镇村民很无奈,“天瑞水泥厂建到崔庙真是没一点好处,造成严重污染,那些环保局的就跟瞎子一样”。

另一方面,天瑞水泥厂又颇受地方政府青睐。今年3月,崔庙镇召开优化营商环境暨纪律作风集中整治推进会,天瑞水泥厂被授予2020年度经济发展贡献“龙头企业”“先进企业”两项荣誉称号。

(报告摘录完)

2021年天瑞水泥又获得河南省制造业头雁企业称号。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水泥产量为23.5亿吨,比上年增长4.9%,占世界水泥总产量41亿吨的57.32%。2019年中国对水泥的需求量约占全球的61%(参见:北海居:2020年全球水泥行业供需现状及区域格局分析 中国成为全球水泥第一产销大国,雪球网,https://xueqiu.com/5296061618/159788488)。

中国对水泥的需求量约占全球的61%,这是一个十分不合理的数字,也反映出中国经济结构的极端的不合理。但是考虑到中国建筑物、构筑物的使用年限很短,比如住房建筑,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造的差不多全都拆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造的也有一半以上拆了。德国住房建筑平均使用年限100年,中国住房建筑平均使用年限30年,中国人均住房建设所需要的水泥是德国的三倍。尽管中国水泥产量占世界水泥总产量的57%,但是依然不能满足国内的需求。这就使得生产水泥的企业如天瑞水泥在中国社会中的地位很强势。

五、习近平的两山论出自浙江省安吉县余村关闭水泥厂

在中国,无论是哪一级官员,还是哪一级学校的师生,都熟讀习近平的两山论,就像当年文化大革命中每一个“革命群众”都知道毛泽东的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一样。

2013年9月,习近平出访哈萨克斯坦,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在回答学生提问时习近平说:

“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

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

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据传,习近平在回答哈萨克斯坦学生的提问时没有看他常常带在身边的小本本,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三句话放在一起是互相矛盾的。

习近平最早提到青山绿水一词的时间应该是2005年8月。2002年习近平出任浙江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委书记、省长,2003年出任浙江省委书记、人大委员长。2005年8月15日习近平在浙江安吉县余村调研九天,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论述。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安吉县余村利用当地优质的石灰岩资源,开挖矿山,建起石灰窑,办起水泥厂,走上了所谓的发财致富道路,成为当时安吉的“首富村”。这是当时江苏、浙江乡村企业走过的路。但是好景不长,由于对矿山的掠夺性的开采,“村里粉尘蔽日,整个河道都是石灰水泥浆水。”同样由于市场的改变,乡村企业因为规模小、管理落后,难以为继,纷纷破产倒台。余村的百姓从自己走过的弯路中认识到,为了取得所谓的经济的高速发展,为了“首富村”,他们付出了生态环境甚至生命的代价,最后算来是得不偿失。之后余村陆续关掉矿山、水泥厂、石灰窑,回到了发展山区林业(毛竹)、茶叶和农村旅游的道路上(包括出让小产权让城里人来建度假房或者养老房)。

习近平在听取当地干部汇报后说:“刚才你们讲了,下决心停掉一些矿山,这个都是高明之举。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过去讲,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实际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参见中央电视台百年瞬间《习近平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21年8月15日)。在这里,习近平是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来否定“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这是两山论出台时的意思。

2005年8月24日习近平以笔名“哲欣”在《浙江日报》发表题为《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的文章,哲欣在文章开头写道:“我们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经济与社会的和谐,通俗地讲,就是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哲欣认为浙江拥有良好的生态优势。“如果能够把这些生态环境优势转化为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的优势,那么绿水青山也就变成了金山银山。”哲欣指出:“绿水青山可带来金山银山,但金山银山却买不到绿水青山。”这篇《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文章后来收录在习近平的《之江新语》一书中。

“既要……又要……”是习近平的一种常用说话方式,也反映了他的不能舍弃的真实想法。安吉县余村的实例正好说明,掠夺式地开采矿山,可以获得短期的经济暴利,可以成为首富,可以获得“金山银山”。但这不是可持续的发展,最终是祸害子孙后代。余村在走过弯路之后,回到发展生态农业上来,正好说明,金山银山破坏了绿水青山,破坏了生态环境,最后金山银山也不保。不是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而是绿水青山可带来金山银山,但金山银山却买不到绿水青山。

郑州市市委和市政府的领导都是靠学习习近平思想上位的,特别是市委书记徐立毅,当时就在浙江为官,应该熟知浙江省安吉余村的实例,安吉县余村关掉矿山、水泥厂、石灰窑,才走上真正发展致富的道路,知道习近平在安吉县考察时提出了两山论,知道绿水青山可带来金山银山,但金山银山却买不到绿水青山。但是他们坚信,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他们坚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同样,金山银山也就是绿水青山。这就成为了现在的习近平的两山论,成为了习近平的生态文明理论。

图8还是来自陈龙的报告,是王宗店村受灾的情形,背后为天瑞水泥厂高空传送带。图9也是来自陈龙的报告,一栋民房的整面墙壁,都被洪水冲走。剩下的断垣残壁上还留着“共奔小康”的字样。2021年7月20日的洪水,摧毁了郑州市荥阳市崔庙镇王宗店村村民脱贫、共奔小康的中国梦。有网友评论说,这张照片具有极大的讽刺性。


图8:7月23日,王宗店村灾情一角。空中为天瑞水泥厂高空传送带。摄影王红斌


图9:受灾严重的王宗店村。一栋民房的整面墙壁,都被洪水“削去”。摄影王红斌

六、郑州市的森林覆盖率

根据2021年6月25日的一篇题为《河南18市森林覆盖率:三门峡最高,漯河最低,郑州高于鹤壁》的报道,在河南省18座城市中三门峡市森林覆盖率最高,达到50.7%,其次市洛阳市,森林覆盖率45.3%。省会郑州市,名列第八,森林覆盖率33.4%。报道说:“郑州常住人口达到1200万人,面积也不大,可是森林覆盖率依然能达到33.4%,全省第八,比鹤壁驻马店等市还高。说明郑州不仅想做一座有高楼大厦的城市,更想做一座花园城市,对城市绿化非常重视。”


图10:河南18市森林覆盖率,图片来源:《河南18市森林覆盖率:三门峡最高,漯河最低,郑州高于鹤壁》

2020年9月2日郑报全媒体记者赵文静的《2035年郑州森林覆盖率超过36% 所有县建成省级森林城市》一文中指出,位于荥阳市、巩义市、登封市、新密市、二七区、上街区等西部山区,占郑州市国土面积比例的57.8%。其中,森林面积占郑州市森林面积比例的71%,平均森林覆盖率为36.0%。

郑州市森林覆盖率33.4%,这是一个虚假的数字,郑州市西部山区荥阳市等平均森林覆盖率为36.0%,更是一个虚假的数字。正是: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党中央。

根据郑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05年,郑州市林地面积为62273.05公顷,占土地总面积的8.26%。就是把全部林地面积都当作森林面积,2005年郑州市的森林覆盖率仅为8.26%。

2020年,郑州市林地面积为74873.05公顷,占土地总面积的9.93%。就是把全部林地面积都当作森林面积,2020年郑州市的森林覆盖率仅为9.93%。

2020年郑州市真实的森林覆盖率不足10%。当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来临时,中原大地只能遭受暴雨的鞭打,处处受伤。荥阳市森林覆盖率造假,郑州市森林覆盖率造假,这也是国务院《调查报告》根本不敢涉及的问题,因为河南省森林覆盖率也造假,国务院主管部门发表的中国森林覆盖率也造假。要是追责下去,就要追到国务院的头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