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文胆出书披露:蒋经国曾正告民主国家 勿对共产集团存有幻想

0
13

台湾前总统蒋经国文胆张祖诒出版《总统与我》新书    (天下文化提供)

台湾前总统蒋经国时期的文胆张祖诒2月10日举行《总统与我》新书发表会,书中提到蒋经国曾对自由世界提出忠告,“不能忽略亚洲赤化的危险,要强固全面反共路线,推翻共产极权暴政”。台湾总统蔡英文日前出席前总统蒋经国图书馆开幕典礼时,肯定蒋经国“抗中、保台”路线,在台湾掀起热议。张祖诒认为蔡英文这个说法,“只要有利天下太平”,他就赞成。

今年104岁的张祖诒精神奕奕地出席《总统与我》新书发表会。张祖诒从前总统蒋经国担任行政院副院长一路追随16年,还是蒋经国最信任的文胆。张祖诒的著作,也能让外人得以了解蒋经国在几个历史重大事件时的想法。

张祖诒说,这是他第一次办新书发表会,他说自己不是一个政治人物,讲的话没有政治的思维,也没有政策问题。对于政治正确问题他通常不表示意见。他说虽然他在这样的政治核心担任工作,但自己不是一个政治人物,而这本书是蒋经国与他单独的对话与互动。

《总统与我》新书。(记者 黄春梅摄)

《总统与我》新书。(记者 黄春梅摄)

对于要不要写这本书,该不该写,他也曾有一段矛盾的心路历程。下定决心出书后,他先排除三种可能。首先,不可能去专门写蒋经国的丰功伟业,这些文章已经很多了,不需要再写这样的官样文章。

张祖诒:“第二,不能把蒋经国写成一个被当成神明崇拜的救世主,相信蒋经国也不会同意这样赞扬的文章。”

最后他强调,不能像某一位先生,写他跟在蒋经国身边三年半的日子(指李登辉的《见证台湾:蒋经国与我》),内容错误连篇,让人看得很不舒服,居然还把这本书称之为“见证台湾”。

邓小平在国际围堵台湾 蒋经国对民主阵营提出警告

关于蒋经国坚决“反共”立场的部分,在《总统与我》的书中披露,“在美国与中共建交五年(1985年)后,邓小平在国际间展开对我强烈统战攻势,让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东西方冷战的大战略下所构成民主国家对共产集团的围堵政策开始出现了松动。”

张祖诒在书中写道,“总统与我有次深谈说,明年(1986年)3月29日国民党将举行12届三中全会,他准备在开幕典礼发表重要讲词,指出世局不安的症结,在于民主阵营认识不清,不明共党斗争和极权的恶质,他想在演讲中发出号召,忠告自由世界,勿对共产集团存有幻想,免给世界更大遗害。”

台湾前总统蒋经国文胆张祖诒新书发布会,蓝营重量级政治人物与会。(记者 黄春梅摄)

台湾前总统蒋经国文胆张祖诒新书发布会,蓝营重量级政治人物与会。(记者 黄春梅摄)

在定稿之后的演讲稿中,第四段蒋经国强调,“自由世界对付共产威胁的决心和团结”,远逊于当年对付纳粹,是今日世局症结的关键。蒋经国还正告中共干部,及早觉醒,彻底抛弃马列,投诚三民主义则中国统一可为。

一个“抗中”蒋经国,蓝绿各自表述

到底所谓的“蒋经国路线”精髓何在,一个蒋经国,在台湾蓝绿有各自表述的空间。

最近台湾总统蔡英文出席蒋经国图书馆开幕典礼时,曾引用蒋经国的谈话提及,“我们中华民国到今天所以能生存,有前途,有希望,有信心,主要是因为中华民国政府在世界上是坚决反共、不与任何共党妥协的精神堡垒”。蔡英文认为,“面对当前北京对台湾一波又一波的军事及政治施压,蒋经国前总统坚定‘保台’的立场,毫无疑问也是当前台湾人民最大的共识。”

另一方面,曾经担任台湾首任海基会秘书长的陈长文在《总统与我》新书发表会上却表示,他曾写一篇文章缅怀蒋经国,陈长文认为,除了反共保台,也要追求“良制一国”。

台湾前总统马英九出席“总统与我”新书发表会。(记者 黄春梅摄)

台湾前总统马英九出席“总统与我”新书发表会。(记者 黄春梅摄)

陈长文:“提醒我们政府不该本末倒置,把蒋经国一生要奉行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这个努力,概括为’反共保台’四个字,应该把统一当作重要的使命。”

当被问到如何看待蔡英文总统评价蒋经国路线时,张祖诒重申,他不是政治人物,不会讲政治正确的话。对于22号蔡英文总统出席七海园区的开幕典礼,张祖诒认为,这是好的现象,他不会去批评,他是国民党老党员。张祖诒说,“我希望天下太平、国泰民安,蔡总统这个动作,是有助于这个方向我就赞成。”

“蒋经国和张祖诒令他最感佩的,就是他们同样出身威权体制,却能够毫无挂碍亲手终结威权体制,带来人民期盼的民主改革。”与会的前总统马英九也曾担任蒋经国的英文秘书,他提到张祖诒追随蒋经国16年,以核心幕僚与文胆的视角,详实留下了当时的见闻,包括在行政院时代的十大建设、总统府时代的两岸关系与民主改革,都是大格局、高难度的变革。

蒋介石、蒋经国父子在台掌权40年,“两蒋”的功与过在台湾仍不断有各种见解,未能盖棺定论。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