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在美争取立法保护  《2022美国竞争法》前景备受关注

0
15
美国国会大楼

争取受压迫香港抗争者移民美国的权利,最近在美国众议院通过的《2022美国竞争法》背景下,再度受到关注。一直推动游说工作的香港民主委员会(HKDC)指出,这些权利最终由总统拜登签署正式成为法律之前,还需取决国会参众两院的协商结果。该会明言,港人在复杂纠缠的美国政治环境中,只能透过不断保持香港议题的热度,才能使美国政界明白香港在美中大国竞争中的重要性,从而作出最有利港人并符合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政策。

美国国会众议院早前(2月4日)通过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America COMPETES Act of 2022),其主要目标为加强美国国内供应链、先进技术研发和科学研究,提升美国竞争力,并在全球领域与中国抗衡。不过,当外界将焦点集中关注中美竞争时,这部内容长达近3000页的法案中涉及香港的部份并非广为人知。

2022美国竞争法包括了保护港人条文

《2022年美国竞争法》条文涵盖了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内容,其中包括了早前未能在参议院通过的《香港人民自由和选择法案》所提出的避风港援助措施,有机会为港人提供18个月“临时保护身份”。这法案每年会提供5千个特殊香港人移民签证,给予拥有完成大学学士或以上学位,特别是研读数学、工程、电脑或医护学位(STEM)的高技术人士申请。此外,香港人申请难民签证会也独立分开处理,这些措施都会惠及所有不管目前身处美国或仍在香港的香港人。

早于去年6月9日,参议院也通过了同样抗衡中国的一揽子法案,这个名为《美国创新与竞争法》(American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veness Act),提议耗资大约2500亿美元通过加大对科技领域的投资来赢得与中国的竞争。

参众两院需就2022美国竞争法美国创新与竞争法协商

按议会程序,众议院接下来便需要将刚通过的《2022美国竞争法》与参议院就去年6月通过的《美国创新与竞争法》进行协商,两院达成最终协商的版本后返回各自院会表决通过,然后送交总统签署正式生效成为法律。

在这背景下,参众两院未来通过的最终抗衡中国法案版本,当中有关保护港人部份条文的最终能否保留?香港民主委员会就此近日举行了一场有关《2022美国竞争法》的网上研讨会,详细分享与展望游说工作的经验与前景。该会执行总监梁继平与政策及研究专员敖卓轩均表达了他们对事态发展的担忧与期待。

敖卓轩首先介绍, 其实在美国国会讨论有关香港的法案,早于2014年香港的雨伞运动时已经展开,结果港人用了5年时间才争取《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成功通过。近年,国会通过相关香港的法案也有《保护香港法》(Protect Hong Kong Act)与《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 。

敖卓轩 推动港人移民法案难度大

有别于上述独立通过成法的法案,这次有关保护港人措施的《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案》(Hong Kong People’s Freedom and Choice Act),是依附在《2022美国竞争法》内进行审议的。敖卓轩解释这种做法的因由,与独立地审议有关放宽移民政策的阻力有关。

敖卓轩说:“但遇到的困难就是,所有与移民法案有关的东西,在美国国会都是难(获得通过)的,比起一些《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这一类比较容易得到Consensus (共识)的法案,是困难很多,因为移民始终在美国本地是一个也比较棘手及具争议性的议题。”

《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案》2020年在参议院未过关

敖卓轩提到的《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案》曾在2020年时得到支持民主的港人的厚望,但是最终遭遇滑铁卢。这法案于当年12月7日在众议院得到表决通过,但同月18日在参议院遭到共和党议员克鲁兹(Sen. Ted Cruz, R-TX)的反对而未能通过。克鲁兹当时称,放宽移民标准将有可能成为漏洞,让北京有机会将间谍渗透进美国。

《香港避风港法案内容也曾被考虑放在美国创新与竞争法

去年5月参议院审议《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时,部份跨党派议员尝试考虑了以依附的方式,将有关保护港人的《香港避风港法案》(Hong Kong Safe Harbor Act)条文纳入《美国创新与竞争法》内,希望以此增加保护港人措施获得通过的机会。不过,最后也是铩羽而归。

《香港人民自由与选择法案》在2020年12月在参议院被审议时,各议员的取态均公开纪录在案;但当在2021年酝酿审议《美国创新与竞争法》当中《香港避风港法案》的条文时, 整个过程并不对外公开,凸显了独立审议有关香港法案与将香港法案依附在抗衡中国一整体法案内的不同之处。敖卓轩解释,这又是另一他们游说团体的工作困难之处。

敖卓轩 以依附法案方式推动 没有纪录查证议员对香港议题取态

敖卓轩说:“但最后也没有一个投票议程专门在这修正案。只是这修正案提了出来,一群议员随后商讨后最后说都是不要搞了,到最后又拿回 (有关《香港避风港法案》内容) 出来,所以有很多这些事都不是On the record(记录在案) 。”

HKDC希望这次参众两院协商过程能再加强保护港人内容

这次《香港人民自由和选择法案》中保护港人的条文成功地依附在《2022年美国竞争法》内得到众议院通过后,即将面对要与参议院的《美国创新与竞争法》衔接。在两院协商的过程中,香港民主委员会执行总监梁继平不仅希望当中有关香港的条文不会被删除,而且能再得到进一步加强。

梁继平说:“去到协商的过程,我们想希望在参众两院在协调的时候,能够不仅不剔除里面有关香港的条文,甚至可以是扩充甚至是增加一些条文时候。我们也要继续与国会,与参众两院不同的议员合作,尽量在这一个艰难的政治环境,毕竟大家过去一年在立法工作上,特别美国华府在关注香港议题的热度上,的确是有一些的阻碍。”

梁继平 :促使美国政界认识保护港人就是抗衡中国保护美国国安

一般香港人不容易理解保护港人移民法案的繁复程序,更何况当中涉及复杂的美国政治。梁继平解释要排除阻力,便要辨别两院当中关键委员会的资深议员,与他们建立好关系与保持恒常沟通,将香港人意愿反映给他们。他说,尽管这次协商过程有危亦有机,但香港民主委员会会与其他组织一起监察施加压力给予不同的议员,确保香港人真正的声音能够反映在这重要的议案内。

梁继平续说:“美国未来去处理香港这个议题时,其实的确有机会可能将香港变成整个对抗中国极权威权很重要的战略地位,这就是我们香港人如何将香港议题,进入到这个对话,如何去表达你(议员)支持香港,就是能够保障美国的利益,与能够对抗中国,这个是我们日后立法进程需要考虑的地方。”

梁继平与敖卓轩均认为,尽管大多数美国国会议员持续关心香港人境况,但国会议员更加关心影响美国国内的议题。他们说,在中期选举面对政党轮替、拜登总统快将提名黑人女性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等议题上,参议院民主与共和两党的议员均需要先处理这些优先事项,香港人的利益无疑会放在较后位置。香港民主委员会能够做的,也只是持续争取议员们的关注,保持这议题在美中大国竞争中占有一席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