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邮:澳大利亚大选爆「中共干预」疑云 学者忧政党「互相残杀」令北京得益

0
8

莫里森(图)称工党领导人为「满洲国候选人」,他其后收回相关言论。 路透社资料图片

今年5月或之前,数以千万澳大利亚选民将在数个月内参与2022年联邦大选。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负责人伯格斯(Mike Burgess)近日不点名警告来自中共的干预。他的言论持续在澳大利亚政坛发酵。但有学者指出,澳大利亚政党在选战中就「中共干涉」议题自相残杀,最终反而会让北京得益;亦有学者警告,已经成为仇恨犯罪目标的澳大利亚华人,可能受事件的影响最大。

《华盛顿邮报》周四(17日)报道,伯格斯上周在堪培拉的一次演讲中警告说:「这宗案件涉及一个与外国政府及其情报机构保持直接和深入联系的富豪。」「这个干涉(选举)的代理人扎根于澳大利亚,但却听命于境外主子,明知故犯地寻求推进外国势力的利益,并在这个过程中损害澳大利亚的主权。」

据报道,澳大利亚国防部长达顿(Peter Dutton)翌日在议会扬言:「我们现在看到的证据是,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也已经决定在下一次联邦选举中支持谁。」「他们已经选择了这个家伙,即反对派的领导人,作为他们的候选人。」当地传媒亦报道,中国在今年大选前暗中支持新南威尔士州的反对派工党候选人。周三(16日),执政的自由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甚至称工党领导人为「满洲国候选人」。他随后被迫收回这一评论。

中国否认了所有指控。随著莫里森的保守派联盟在民调中落后,批评者指责他将情报工作政治化,这种方式不仅具有误导性,而且可能造成更大的损害。

斯威本大学中国政治和历史教授费约翰(John Fitzgerald)向《华盛顿邮报》表示:「联合政府认为,反对派正在充当中国的满洲国候选人。这一点完全站不住脚。这正中了中国的下怀。」「澳大利亚在一种党派的指责游戏中自相残杀。除了中国,没有人从中受益。」

工党表示,它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伯格斯在讲话中指出,中共意属的候选人对这一阴谋并不知情。然而,已经成为仇恨犯罪目标的澳大利亚华人,可能受攻击的影响最大。

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前澳大利亚驻华外交官康思敏(Natasha Kassam)向《华邮》表示:「试图通过『中国收买某一方』的想法来获得政治分数,这对社区和社会凝聚力是非常有害的。」

澳大利亚和中国在2015年时关系良好,当时双方达成了一项自由贸易协议。但到了2017年,推动该协议通过议会的保守派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对中国的干涉发出警告。同年,一名工党参议员在接受了一名中国商人的金钱捐献后宣布下台。

2019年,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宣布,正在调查中国人渗透议会的案件,因为一名据说被中国特工接触过的自由党成员被发现死在墨尔本的一个酒店房间里–这一事件后来被认为是自杀。而在2020年,一名与自由党有联系的澳大利亚华人成为根据新的外国干涉法被检控的第一人。杨怡生(Di Sanh Duong)被指控与中国共产党合谋,他否认了这些指控,正在等待审判。

澳大利亚其后又宣布,排除中国电信商华为参与该国的5G电信基建;在新冠疫情爆发后,莫里森呼吁就疫情源头作独立调查;去年9月,澳大利亚宣布与美国和英国达成协议,获得能够与中国迅速发展的海军抗衡的核动力潜艇;上述一系列事件,令澳中关系进一步恶化。

伯格斯在演讲中说,相关「中共干涉」不在例行的「年度威胁评估」中公布,而在距离联邦选举大约还有三个月的时候公开,是因为「解释政治干预的实际情况很重要」。

一些人对他的时机提出异议。《华盛顿邮报》引述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教授休怀特(Hugh White)认为:「我认为历史可能会判断,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局长在这个时候公开这份报告,离选举如此之近,犯了严重的判断错误,因为他这样做,尽管没有透露任何细节,但自然为大量的猜测铺平了道路,没有提供任何关于谁参与其中以及所有这些的重要细节,也没有说明它究竟有多严重。」

伯格斯演讲的第二天,莫里森在议会上警告说,工党领袖阿尔巴内斯(Anthony Albanese)得到了「那些试图胁迫澳大利亚的人」的支持。

阿尔巴内斯称这些评论是「无稽之谈」,并说伯格斯从未对工党候选人提出任何担忧,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负责人后来证实了这一点。前自由党总理特恩布尔称这些攻击是「鲁莽的」,是莫里森「绝望」的表现。

但一天后,这个问题被赋予了新的生命,《悉尼先驱晨报》援引匿名安全消息人士的话说,该阴谋涉及中国支持新南威尔士州(该国人口最多的州)的工党候选人。

两位联邦立法者,一位是自由党,一位是工党,向《华盛顿邮报》证实了这一阴谋的轮廓。为了讨论国家安全问题,他们在匿名的情况下发言。

周一,工党参议员基钦(Kimberley Kitching)将澳大利亚华人政治捐赠者周泽荣称为「木偶扯线人」。伯格斯拒绝证实或否认她的说法,由于这是在议会中提出的,因此不受澳大利亚诽谤法的约束。

周泽荣在一份声明中说:「我对基钦参议员提出的毫无根据和鲁莽的指控感到震惊和失望。」「我是一个商人和慈善家。我从未参与或有兴趣干涉澳大利亚的民主选举进程。」

去年,周泽荣在对两家传媒的类似间谍活动指控的诽谤案中获胜。

前外交官康思敏说,五年来的紧张局势使澳大利亚人对中国的警惕性大大增强,「因此,你可以在议会或早餐电视上提出这些非常具体的指控,它们会引起共鸣,而几年前却没有。」

中国政治专家费约翰说,由于急于取得政治上的胜利,澳大利亚政府忽视了自己的高级情报主管,包括伯格斯关于内讧的警告。

据报道,伯格斯在他的演讲中说:「至关重要的是,我们不能让对外国干涉的恐惧破坏利益持份者的参与或激起社区分裂。」「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它将对我们的民主产生与外国干涉本身相同的腐蚀性影响。」

记者/责编:方德豪 网编:刘定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