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刘亚洲被查,对台海是祸还是福

0

解放军国防大学原政委刘亚洲   百度百科

有关中共国防大学前政委刘亚洲上将被查的传闻,在岁末年初闹得沸沸扬扬。有的说,刘被当局逮捕;也有的传,只是被留置审查。总之,是出事了。

刘亚洲是大陆著名军旅作家,曾访问过台湾,在大陆军界和北京高层,有许多特殊关系,凭借其是前中共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的特殊身份,和江泽民关系密切;在习近平掌权后,在撤消三总部( 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 ),板倒徐才厚、郭伯雄、张阳、房峰辉等一批习近平的政敌的行动中,刘亚洲为习近平冲在第一线。立了功。然而才短短几年,刘亚洲,这个军中号称的“ 半个打虎英雄,” 怎么一下子自己也被关了起来 ?

带着这些疑问,笔者近期与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前顾问、目前担任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的白邦瑞博士,( Michael Pillsbury )交流了意见。

据白邦瑞透露,根据他得到的信息,刘亚洲己于去年底被中共中央军委纪委留置审查。刘被指控有 “ 经济犯罪和政治问题。” 消息来源说,对刘亚洲的处理,要看他认罪态度,轻则会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重则开除出党,甚至不排除有牢狱之灾的可能。

白邦瑞称,他与刘亚洲相识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正值美中关系的蜜月期。他与刘在他们的母校—- 旧金山的斯坦福大学见面,相谈甚欢。

对此,刘亚洲在前两年为白邦瑞“ 百年马拉松” 一书的中文版所作的序言中写道:“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到白邦瑞的母校—- 斯坦福大学做过一年的访问学者,在一次关于中国问题的研讨会上,我与他相见。记得他当时对中国态度相当友好,认为中美两国两军只有合作,才能使世界和平与稳定得到维持。”

天有不测风云。近些年来的美中关系,愈来愈紧张,美中两军关系也接近冰点。尽管如此,白邦瑞通过刘亚洲指定的联系人、国防大学教授戴旭大校,在北京见过几次面,戴旭转达了刘亚洲的许多信息,就许多国际问题、美中关系,作了许多风趣、幽默,但认真而不是敷衍的交流。戴旭和白邦瑞互赠了礼物—- 他们各自的作品。

白邦瑞的“ 百年马拉松” 一书,终经刘亚洲作序,戴旭在书前写了长文,由中国国防大学出版,在菲页上加注了“内部资料 仅供参考。”

刘亚洲、戴旭均承认白邦瑞对美中关系作出过贡献,但对白的书,有许多保留。” 诚如刘亚洲在序言中写的,白邦瑞书中的一些观点,“ 杯弓蛇影,充满着对中国的无根据臆测,是我不能同意的。“

白邦瑞告诉笔者,关于该书的翻译者,还有一个小故事。该书的翻译操盘手陈雁大校,来自由刘亚洲担任领导职务的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这位陈雁大校,是位军中女博士,原是解放军外语学院英美文学硕士,1997年取得硕士学位后,调到了刘亚洲所在的国防大学,先是当了外语教研室主任,后被提升为国防大学计划指导部副部长,2009年,陈大校更是被评为“ 全国三八红旗手”。再后来,在刘亚洲手下的国防金融研究会,又担任了军民融合研究院副院长。

白邦瑞说,世界上的事情,真是说不清楚。也正是在这个国防金融研究会,扯上经济问题,惹上了麻烦,刘亚洲上将被指控有“ 经济、贪腐等问题”。究竟这些事情会对刘亚洲的发落有多大影响 ?还是政治上的因素是在起决定作用 ?据说,刘亚洲因为李先念的原因,一直与江泽民走动较多,与曾庆红也常有联系,以前可能不算什么,可现如今北京的政治生态,那就是摊上大事了,总之,这回就看刘亚洲的运气如何了,白邦瑞说,他为刘亚洲上将祈祷,请习近平主席看在刘亚洲老泰山的面子上,念他为清除郭伯雄、徐才厚,鞍前马后,还是放刘亚洲一马,让他回家专注写作,研究一些大事,比如台湾问题。

白邦瑞说 “ 我在美国政府几十年来的工作重点,主要是研究中国有不同观点的、知名度较高的军队和地方、科研院校等部门的学者、作者,分析他们在对中国未来安全环境进行评估的过程中,有哪些不同的看法和意见。像中国国际关系研究院的袁鹏、清华大学的阎学通、中国人民大学的金灿荣、等等,但对刘亚洲的关注,则更是多一点,因为五角大楼,对他的作品,尤其是他对台湾问题的一些深层次的研究,有独到之处。

白邦瑞引述了刘亚洲在“ 对台作战: 战略评估”一文中的内容,指出刘的这些话,对当前全球关注的的俄罗斯乌克兰随时可能发生的战争,会不会引发新的台湾海峡危机,有警示作用。

刘亚洲写道:“ …….( 台海战争后果)…. 在大陆不具备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贸然开战,会犯历史错误。我们这代军人渴望当历史功臣,却可能做了历史罪人。一旦决定小打,就要有中打的准备;一旦决定中打,就要有大打的准备;一旦决定大打,就要有持久战的准备;一旦决定打持久战,就要有两代人无限战争的准备”。( 见“ 亚洲思想库”,154 页,北京)

白邦瑞告诉笔者,在冬奥会开幕时,普京旋风式访问北京,与习近平长谈。他们自然谈到台海、美国、北约、俄罗斯、乌克兰、进攻的“ 势” 何时到…. 等这几个关键词。

白邦瑞说,最令人担心的是,如果普京一旦发起入侵乌克兰战役,俄罗斯军队进展顺利,很快搞定基辅,对解放军发起武统战役,是一副兴奋剂。如果解放军这样认为,可能会像刘亚洲所讲的,把乌克兰和台湾相提并论,将大错特错…..

白邦瑞回忆起他年轻时代,在台湾学习二年中文的经历,当时听老师讲课中提到的不少“ 先秦故事、” “ 春秋战国、和战国策” 的一些战例、成语,仿佛就像昨天,时常在脑海中浮现。

白邦瑞说,有一则故事,令他印象深刻,至今难忘 :当时秦始皇的“国家安全顾问” 李斯,向秦王表示:当下的机会,千年一遇;秦应尽快解决六国,统一天下。秦王开始有些犹豫,后来在李斯的劝说下,认为“ 势” 到了,逐听了李斯的建言,通过战争,统一了天下”。但后来的秦国呢,后来的故事呢?相信大家都很熟悉。

(作者为大海,中美军事问题专家。本评论不代表本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