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王”彭家声的一生,有多传奇?

0
12
北门一号传达室 2022-02-22 19:48
在2月16日,缅甸果敢地区民地武发布了一则讣告,表示原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主席、“果敢王”彭家声当天因病不治身亡,终年94岁。
在讣告中,彭家声被称之为“伟大的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民族英雄”,他的故去是“是果敢民族解放事业的重大损失,是果敢民族及在缅华人的重大损失,是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的重大损失”。
我们在历史上常说盖棺定论,那么这位果敢王到底有着怎样的传奇一生?缅甸的果敢又和中国有着怎样的一个千丝万缕的关系呢?
缅甸小中华
缅甸的果敢县位于缅北萨尔温江东岸,这条萨尔温江在中国就是大名鼎鼎的怒江。果敢面积约为5200平方公里,与云南省临沧地区及保山地区的龙陵县接壤,中国挨着果敢的国境线有250公里长。
缅甸果敢地这最近一百年来的历史,可以说就是一部军阀割据史,也是缅北数支地方武装势力形成和发展的典型案例。
在历史上,果敢和中国明朝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甚至到今天为止,还有果敢人依然以明代皇室后裔自居。
在明代中期国势强盛,势力远播东南亚,当时明朝在缅甸北部设立了宣抚司、宣慰司进行统治,并在现在缅北重镇八莫设置了“威远营”,并在此筑坛誓众,其誓词为:“六慰拓开三宣恢复诸夷格心求远贡献,洗甲金沙藏刀思窟不纵不擒南人自服。”
“南人自服”自然是夸大其词的事情,实际上是1593年云南巡抚陈用宾用武力攻取了八莫,但这时候明朝已经进入了末期,内忧外患不断,边远地区的统治难以为继。
1602年后,缅甸人举兵北进,先后攻占八莫、孟养等地。而后来南明永历帝朱由榔不敌清兵退入缅甸,被缅甸国王莽达收留。
但是清军不依不饶,一定要斩草除根。1662年吴三桂率领10万大军攻入缅甸。莽达的弟弟莽白也抓住了机会发动了政变,弑兄夺权,随后就把朱由榔和其亲属都送给了清军,他们最终都丧命在了昆明。
不过,朱由榔的残部倒是逃出了生天,绝大部分官兵和百姓都留在了缅甸北部地区,果敢的汉人便主要是这些明末官兵的后裔。
而清朝建立起全国政权后,又在这里设置了“木邦宣慰司”,命令他们世代戍守此地,直到1897年,因为英国和清朝谈判定界,果敢才正式划入英属缅甸。
但从历史上就看得出来,果敢从文化和血缘上都更接近中国而不是缅甸,果敢人也都以自己的华人身份而自豪,而且缅甸又被英国人殖民统治,中央与果敢的关系就更加稀薄了。
而进入20世纪,不论是中国还是缅甸都长期在战争的泥沼中,在边境上的果敢就是一个三不管地区,这也为军阀割据创作了有利的环境。

Image

内战的开端
20世纪四五十年代,果敢主要的营收来源是鸦片种植,当时从果敢往外走的一队队驮马都满载着鸦片和土烟,回来的时候则都变成了各种工业品和真金白银。跟烽火连天的世界其他地方相比,果敢可谓是世外桃源的一方净土。
在这时期,果敢有两个大家族,一个是明朝将领后裔的罗家,另一个是当地土司杨家。杨家掌握了当地的军政大权,而罗家则因为鸦片贸易积累了惊人的财富。
两大家族作为果敢的土皇帝,可以说是吃香喝辣,但是他们的好日子并不能一直持续下去,因为世界的局势已经在悄然发生变化。
1942年,日军入侵缅甸,驻扎的英军弃守,导致一溃千里。在缅甸站住脚的日本人也照会果敢的土司杨文炳,要求他交出银洋60万并且归附日本,不然就发兵攻打果敢。

Image

不愿意当日本人走狗的杨文炳向中国求援,并表示“愿率土重归,抵抗日本侵略”,3月份杨文炳到重庆受到了蒋介石召见,还被授以少将军衔。

同时,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杨文炳的部队编为“二十集团军果敢自卫队”,人数扩大到上千人,并且多次跟日本人作战,抗日有功的杨文炳被授予了大英帝国官佐勋章。

果敢自卫队的番号在战后一直保留了下来,也因为果敢军民坚定抗战,果敢的地方自治权被英国人进一步地确认下来,“果敢族”成为了一个正式的法律用语。

而之后不久,因为中国解放战争的爆发,常有国民党的残兵败将逃入果敢,他们知道国民党大势已去,就在果敢定居下来。

这一批人里头不乏黄浦军校毕业的老兵,他们受到土司的雇佣在果敢开设一个军事培训班,当时培训班里年纪最小的两个学生,分别是13岁的罗家大少爷罗星汉,和15岁的彭家声。

Image

彭家声出生于1931年,据他回忆,彭家祖籍四川,四代之前的彭家祖先闯云南挑钱银卖冥币,在果敢发了家之后,便在此定居下来。

所以彭家虽然比不上杨家和罗家,但也是也算是家境优渥,可以让彭家声进班学习。

在这个训练班里,彭家声习得了一定的现代军事知识,虽然跟大国的职业将领相比还不算什么,但放在缅北的丛林里,他的军事素养已经高过大部分的同行一大截了。

军事培训班结业后,所有 22 名学员均被授予“少尉”军衔,彭家声被分到果敢自卫队中任小队长,从此开始了他半个多世纪的军旅生涯。

罗星汉则成了杨家二小姐杨金秀的得力助手,因为脑子活、有知识,罗星汉和彭家声在果敢都渐渐成为了举足轻重的人物。

此时的缅甸已经从英国人那里获得了独立,这时候在仰光的中央政府,自然是不希望看到国家内遍地是的独立王国。

所以他们开始对境内大大小小像果敢这样的地方自治政府采取了怀柔的策略,希望他们能够交出政权。
在软磨硬泡和重金许诺下,接替父亲杨文炳成为新土司的杨振材,在1959年同意废除土司制度,条件是果敢继续维持高度自治。

这一段时期双方都比较克制,没有爆发武装冲突,在妥协中各自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如果能一直照着这个模式向下走的话,那缅甸也会减少许多流血与牺牲。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1962年缅甸奈温将军发动政变成立军政府,一改过去文人政府的温和做派,立即对果敢等各地自治政府实施了高压政策。

1963年缅甸军事特务对杨文炳、杨金秀、罗星汉同时实施抓捕,同时缅甸军队大举进入果敢,群龙无首的果敢自卫队根本无法组织抵抗,果敢地区迅速由军政府控制。

而军政府在果敢大搞沙文主义,让果敢人民极度不满,双方冲突不断,在这个背景下,被军政府撤职的彭家声在家秘密组织武装,于1965正式揭竿起义。

占山为王

彭家声组织的部队立刻就和政府军队展开冲突,当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指挥官居然是自己的老同学罗星汉!

原来,罗星汉被逮捕后,立刻就和军政府达成了协议,他愿意帮助军政府进入果敢,条件就是由他作为果敢新的统治者。

本来彭家声军队的实力就不如政府军,原本还寄希望于在山里打游击,现在罗星汉加入对方,那更是让彭家声那一点点的地利优势也荡然无存。

无奈之下,彭家声只能带部队撤到云南境内,但柳暗花明又一村,在中国彭家声遇到了同样遭到军政府打压而撤走的缅甸共产党,他的命运迎来一次重大的转变。

原来,军政府执政后各种倒行逆施,对华侨华人实施大规模迫害,大肆没收他们的财产,甚至有种族屠杀的事情发生,同时对缅共残酷镇压,使得大部分人流亡中国。

这让中国极其不满,于是在中国的帮助下,缅共获得了重新训练和武装,彭家声也被纳入缅共旗下。

到了1968年元月,缅共所领导的缅甸人民解放军开始反攻缅北,彭家声率部一马当先重回果敢。

这支重新整装的部队,战斗力有飞一般地提升,缅共军队势如破竹,连连击败政府军,迫使罗星汉和军政府只能放弃果敢向南撤退。

到4月份,缅共宣布成立果敢县,彭家声以缅共东北军区副司令的身份兼任县长,这时候“果敢王”的称号渐渐开始在民间流传了起来。

缅共乘胜追击,战果不断扩大,在70年代不只是果敢,连整个缅甸北部都被缅共收入囊中。

但是缅共的不断胜利背后却埋藏着许多隐忧,首先是权力不集中,缅共的军事力量主要由彭家声这样的地方实力派所掌握,他们各画山头后,就有尾大不掉的态势,长此以往,军阀习气越发严重。

然后是国家局势出现了巨大的变化,缅甸军政府开始寻求中国的谅解,而70年代末,中国的外交政策出现了重大转变,也开始发展和周边国家的睦邻友好关系,这让缅共在外交上就陷到了孤立的地位。

而随着外部援助的减少以至于断绝,缺钱花的缅共军阀们又开始惦记起种植本地的“传统作物”——鸦片。

最开始缅共对毒品贸易是厉行禁止,但是现实的财务压力逼得它最终选择了妥协的,这导致毒害成灾,整个缅共迅速腐化。

到了80年代末,国际共运陷入了空前的低谷,缅共也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崩解,率先开第一枪的正是彭家声。

1989年3月,彭家声在果敢发动兵变,宣布脱离缅共,改编旗下部队为果敢同盟军,彭家声自任总司令。
然后就像是骨牌一般各个地方军阀纷纷宣布独立,缅共根据地彻底瓦解。

而在脱离缅共之后,彭家声与缅甸政府达成和解,其辖区被划为掸邦第一特区,彭家声兼任特区政府主席,果敢继续保留自己的军队,缅甸中央政府只在当地派驻少量行政、教育人员。

祸起萧墙

与政府和解的彭家声的军事压力骤减,他开始重新审视果敢的未来,他意识到鸦片绝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在隔年1990年,彭家声下令在果敢禁毒。

可这个时候,对于果敢的上上下下的军政官员来说,毒品贸易已经让他们食髓知味,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哪里是说禁就能禁的?

当时以彭家声的副参谋长杨茂良、杨茂安兄弟为核心的反彭势力,在1992年发动了兵变。

在一开始因为彭家声在果敢经营多年,是树大根深,而杨氏兄弟本来都是中国知青,在60年代才去的果敢,根基很浅,所以在大小战斗十几场后,渐渐落入了下风。

在这种情况下杨氏兄弟亲自跑到隔壁的佤邦求援。这个佤邦也主要是华人后代所构成的,但是和彭家声的关系却不好。

因为佤邦当时正在泰缅边境与大毒枭坤沙部作战,而坤沙和彭家声关系密切,所以佤邦决定“助杨倒彭”,派出了1500人进入果敢支援杨氏兄弟。

彭家声面对敌对势力的强大力量,不得已在1993年退出了果敢地区,杨茂良由此成为果敢同盟军的司令,弟弟杨茂安则成为副司令。

但在他们的统治期间果敢毒品问题日益严重,尤其是对中国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危害,他们的还有一个兄弟杨茂贤更是在1994年因为走私毒品而被中国法院判处死刑。

同时兄弟俩在部队里大肆清除异己,让许多军官心怀不满,同时也担心不加控制的毒品贸易会引来外部势力的严厉打击,到时候落得一个玉石俱焚的下场。

到了1995年,在一次会议上,双方因为毒品问题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以此为契机,彭家声的旧部李林明等人在勐固发起兵变,成立了勐固民族保安军军政委员会。

杨茂安得到消息立刻进行了武装进攻的准备,动员了2千多人的兵力进攻勐固地区,果敢地区陷入了一片战火之中。

经过一番的激烈交火,李林明等人缺乏外援,逐步丧失了战场主动权,不得不从勐固撤出,大部分人改投佤邦。

而这个时候,本来支持杨氏兄弟的佤邦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佤邦领导层本来想通过扶植杨氏兄弟达成建立“大佤邦”的目标,但是他们却一直对此事阳奉阴违。

而且严重的毒品问题让中国极其不满,一直跟中国交好的佤邦感到巨大的不安,生怕惹火上身,所以最终佤邦领导层形成了共识,那就是要清除杨氏兄弟。

但问题是该怎么做到这一点呢?

佤邦又找到了彭家声——这就是政治的现实,昨天还你死我活,今天就可能携手共进。

1995年11月,彭家声借佤邦之力,率军重回果敢。此时杨氏兄弟还在跟“叛军”纠缠,这时候再杀出了彭家声,实在是陷入了首尾不顾的困境。

走投无路的杨茂良决定向缅甸政府求援,提出自己会向政府提出上交军备仓库、同意缅军进驻果敢地区,条件是政府在内地给自己一块地盘养老,并保护自己的安全。

缅甸政府马上同意了杨茂良的要求。11月底,缅东北军区6 个快速营、1个炮兵营出动,迅速占领勐固地区,并跨越萨尔温江各战略要地的制高点驻守。

没两天,缅甸又派出了7个快速营完全接管了杨茂良的辖区,此时彭家声的军队虽然也对果敢形成了包围之势,但面对已经准备先一步到达的缅军,这场仗必然是打不下去了,下面就进入了谈判的阶段。

之后在12月,三方代表组成的“果敢临时政府”成立,彭家声重掌果敢,但是跟过去不一样的是,此时缅甸政府的势力已经深入果敢,而且有军队驻扎。

最后的战斗

在之后的十几年时间里,果敢迎来一段难得的和平发展时期,这一段时间果敢继续实行禁毒政策,而在中国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果敢开始用甘蔗、橡胶、茶叶等作物来代替鸦片种植,社会的各个方面都在稳步发展。

但是,对于缅甸政府来说,只要彭家声还在果敢一天,自己就无法完全控制果敢,所以一直找机会清理掉这个的眼中钉、肉中刺。

彭家声也对这一点心知肚明,所以长期以来小心谨慎,不想给政府抓到任何把柄。

但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2009年8月,缅甸政府军借口搜查毒品,派出30名警察包围老果敢特区军械修理厂并准备搜查,遭拒绝后政府军与果敢同盟军形成对峙。

跟着没几天,缅甸政府就把彭家声和他的弟弟、儿子通通列为通缉犯,并派出了100多名缅甸军警突袭彭家声在果敢的住址。

彭家声提前一步得到消息得以逃脱,但接下来彭家声又一次被自己的副手所背叛。

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白所成投靠了缅甸政府,并联合政府军对依然支持彭家声的同盟军发动攻击。

实力差距相去甚远的彭家声残部只能逃去中国,到了8月30日,政府已经彻底控制了整个果敢地区。

这个时候的彭家声的踪影飘忽不定,考虑到他这时候已经年近80,大部分人认为他就算没有死在军队的枪下,也大概经不起奔波劳苦,会死于年迈。

但没有想到,2015年彭家声突然重出江湖,率领重建的同盟军反攻果敢,兵力一度达到3000余人,同时整个缅北的各族武装也群起对缅甸政府军发动了进攻。

而这次反攻虽然没有夺回整个果敢,但缅甸政府军调动的1.2万人也始终无法拿下彭家声。从2015年至今,果敢北部山区依然由彭家声和果敢同盟军控制。

直到今年,这个见证了果敢全部历史的“果敢王”终是撒手人寰,但他的逝去并没有给缅北的动荡画上一个句号。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里,因为民族、地域、文化、地缘政治等诸多矛盾,仰光中央和地方武装的矛盾,都还将不断地持续下去。

总的来说,彭家声是一个典型的旧军阀。在他人生中的不同阶段,曾经投靠过不同的政治势力, 在必要的时候他也会呼喊一些口号,但显然他未曾衷心相信过其中的任何一种。这些做法核心的目标总是只有一个,那就是掌握果敢的大权。

只是这样一个人也的确是缅北20世纪军阀割据历史的缩影,但我们不知道的是,在21世纪,缅北的历史还是会由另一个彭家声来代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