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纯钩:关于俄乌战争的两项修正与两种猜测

0
6

昨文末尾承认,当初说俄国不会发动战争的判断是错的,其实有另一项判断也是错的,便是认为中共作壁上观两面不是人。俄国入侵次日,中共即放开俄国小麦入口,这是明目张胆地对俄国战争行为的支持,那不是壁上观,那是选边站了。

为何买小麦来得这么急?因为中共要撑俄,又不想太着迹,又担心俄国撑不了多久。买小麦表面与战争无关,实质对普京却是莫大支持,只可惜,这样小肚鸡肠人家也看得明白。

当初为何认定普京不会打?因为就我的认知范围,认为普京打起来没什么好处,一个人不会做对自己有损无益的事,普京精过鬼,何必攞苦嚟辛?但如果普京心思都被我估中,那普京就不是普京,我也不是我了,我只是依书直说,说对了是侥幸,说错了是活该。

事件有因有果,有演化过程,初时这样打算,随着主客观条件变化不断调整,调整到最后,可能离初衷十万八千里,这种事也屡见不爽。面对北约强敌和世界舆论,普京开打是万不得己的选择,一定有充足的理由让他下这个决心。

普京是强烈的民族主义者,对前苏联瓦解耿耿于怀,他已经做过三任总统一任总理,本来在两年后交出权力,但他于去年通过新宪法,将先前的任期一笔勾销,他可以一直掌权到2036年,到时他已经八十四岁。

按理不必发动这场战争,他也能安然做到84岁(到时再延又如何),最衰是北约又要东扩,既要东扩又不想孭镬,于是乌克兰成为牺牲品。乌克兰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就在俄国家门口,居然摆脸色给俄国看,对普京这种高傲的男人,当然是不可接受的挑战。

为免北约东扩危及其他亲俄的邻国,普京陈兵俄乌边界,作战争讹诈,谁知北约又不吃他那一套,结果变成骑虎难下。打的话风险很大,不打的话没有面目见江东父老,最终一不作二不休,只好像习近平说的:狭路相逢勇者胜了。

我的误判,就是没考虑到普京不能撤军这一点。撤军就是示弱,示弱就不能定于一尊,不能定于一尊就下台走人,这样的逻辑对独裁者来说是成立的,正如习近平也是一样。

至于中共对俄乌战争的立场,最先我考虑中共作壁上观最有利,外交部颠三倒四的态度,看来也像立场暧昧。但放开小麦入口这件事,使中共的小人之心暴露无疑,在俄国困难的时候雪中送炭,这是最直接的支持,现在清楚了,这一切在冬奥两国峰会中已经交底。

台媒报道,战事向有利于俄军的方向发展。俄军占领切尔诺贝利核电厂,企图以炸毁掩埋核废料的「水泥棺」扩散核污染来威胁欧洲,另外兵分多路分散乌军主力,再以空降部队急降基辅形成包围圈,希望擒拿总统摧毁政治军事指挥中心。

目前乌克兰已同意与俄罗斯谈判,最终乌克兰会不会宣布取消参加北约(总统在俄军入侵后致电北约各国领袖,无一人敢作出任何承担),作某种程度的妥协以换取暂时和平,仍值得观察。

我的第一个猜测是,俄军未必全面占领乌克兰,但可能使乌克兰屈服,以此阻断北约东扩之计,但俄国已付出沉重代价。乌克兰受此城下之盟,死伤枕籍,仇恨深埋,战后仍不会平静,俄军会被拖在乌克兰,长期影响本身的安定发展。

我的第二个猜测是,普京将承受西方国家的长期制裁,目前美国已祭出金融制裁的法宝,俄国被冻结的资产相当于一万亿美金,几乎所有银行都被限制交易,很多经济活动都会停摆,对俄国经济造成致命打击。欧盟各国正在推动将俄罗斯各大银行排除在全球金融结算系统SWIFT之外,走到这一步,将是绝杀(这一招对习近平会有启示)。

俄国国力不如中共国多矣,打一场战争已经不堪负荷,更不必说长贫难顾,不能指望单靠中共打救就渡过难关。中共本身的日子已不好过,连基层党官都被欠薪,试问有何本事养起一个数亿人口的穷邦?放松小麦进口管制,只是买中国自己需要的东西而已,动静很大,成本很低,杯水车薪,又能给普京输几钱血?

这是一场不义的战争,历史上不义者从来没有胜利过,人民的正义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希特勒猖狂一时,结果兵败如山倒,前苏联强盛一时,结果分崩离析。

说一句笑话,美国最简单的一招是派出斩首无人机,就在克里姆林宫门口,一举取了普京首级,那就省掉无数麻烦,上上大吉。

在所有对俄乌战争的反应里,最令人不齿的是大陆五毛与小粉红,他们居然欢欣鼓舞,说战后乌克兰男人大量死亡,他们好趁机去娶乌克兰美女做老婆。天下最无耻的,也就是这一群中国男人了,而这种人竟然还是你我的同胞。

世界大变局正在我们面前演化,我们正在看演化的过程,过程虽有起伏,结局很清楚。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