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因激光事件再生龃龉 中共恐扩大“灰色地带”战术

0
9

(资料照)停落在关岛美军安德森空军基地的一架澳大利喷气式战机正在为参加一次训练做准本工作。

台北 — 澳大利亚国防部指控,一艘中国军舰2月17日在北部边境海域以激光照射一架澳大利亚巡逻机,恐危及机上飞行员的视力。对此,澳大利亚表达强烈抗议与谴责,但却遭中国反控散布虚假讯息,澳中紧张关系恐再升温。观察人士指出,中共一再在军事上发动此类“灰色地带”战术,挑衅意味浓厚,而澳大利亚除持续提出外交抗议外,应扩大与盟邦合作,抗衡北京的军事恫吓。

澳大利亚军方表示,一艘中国人民解放军所属的海军舰艇2月17日在行经澳大利亚北部海岸和新几内亚南部海岸边界的阿拉弗拉海(Arafura Sea)时对澳大利亚一架P-8A反潜巡逻机发出军用级别的激光。

对此,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彼得∙杜顿(Peter Dutton)表示,军用激光可能导致飞行员失明,中国海军行径是刻意的侵略行为。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也指责中共不负责任,誓言澳大利亚“绝不接受这种恐吓”,并表示已透过外交和防务管道向北京提出交涉。

不过,中国国防部不仅否认,还于2月21日反控澳大利亚军机迫近中共军舰,并投放声纳浮标,属“恶意挑衅行为”。中国外交部隔日更进一步批评澳大利亚散布“虚假讯息”,称中方军舰在公海海域正常航行,符合国际法。

激光照澳机非首例 澳中冲突恐再起

位于上海的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认同中国官方的说词。陈弘告诉美国之音:“当时这架飞机离中国海军的船是非常近,这本身已经构成了某种风险,在这样情况下,中方用激光来进行测距无可厚非。(澳方投放声纳)浮标确实是比较带有威胁性的,直接就可对船只进行骚扰。”

对于北京的指控,莫里森2月22日再提出回击,他说澳大利亚侦察机完全有权进入自己国家所属的专属经济区,并再度要求北京说明。澳大利亚国防部也说,当时澳籍巡逻机与中国船舰的距离处于对船只目视检查的标准距离,且声纳浮标是常见的侦察工具,不会危害船只安全。

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安全和情报研究教授布拉克斯兰德(John Blaxland) (照片提供:布拉克斯兰德)

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安全和情报研究教授布拉克斯兰德(John Blaxland) (照片提供:布拉克斯兰德)

澳中双方各持己见,僵持不下。对此,澳大利亚网路杂志《谈话》(The Conversation)引述位于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安全和情报研究教授布拉克斯兰德(John Blaxland)的话指出,澳大利亚军方普遍将他国船只发射激光视为敌对行为。

布拉克斯兰德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进一步分析,北京此举旨在吓阻澳大利亚停止在自己的专属经济区及南中国海等国际水域合法进行监视行动,澳大利亚应与其盟友透过外交手段坚定表达不退缩的立场,否则未来国际海域秩序恐遭损害。

布拉克斯兰德说:“由于(这类)事件已发生过好几次,显示未来可能会再发生。我认为澳大利亚持续提出外交抗议很重要,澳大利亚国防军和其盟友也不应就此退缩,因为这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想要达成的目的。如果我们同意退让,可能对稳定性和秩序产生重大且持续的负面影响。”

反制中方灰色地带战术 澳拟扩大结盟抗中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记者史密斯(Michael Smith)也同意布拉克斯兰德的见解,他2月22日撰文指出,中国只会更加频繁地在靠近澳大利亚的国际海域采取侵略性的“灰色地带”(Gray Zone)战术,中国军舰也将航向更远的海域,且做出深具敌意的行为,这将引发不可预期的冲突。

“灰色地带”战术源自丹麦哥本哈根大学军事研究中心(Center for Militare Studier)研究员雅各布森(André Ken Jacobsson)的研究,他说,中国在避免跨越战争门槛的同时,却利用各种手段来达成其政治目的,他将此类行动称为“灰色地带”,其手段可能包含经济攻击、代理人战争、外国干预、网路行动及非传统和非常规的武力冲突等,是一种介于战争与和平之间的“混合战”策略。

对此,位于日本秋田县的国际教养大学(Akit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中国研究助理教授陈宥桦表示,中共自1949年建政以来,就一直透过“灰色地带”策略试图渗透他国政权。近年来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主政下,采取“灰色地带”策略的频率愈来愈高。对此,他预期,澳大利亚将设法与印太盟邦合作,共同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陈宥桦告诉美国之音:“对澳洲来说,民主、自由航行或是人权,这是不可妥协的部分,所以他们会尽力去维护,然后去against China(抗中),连结更多在(国际)秩序下benefit(受益)的其他国家,像是日本、印度,甚至是台湾,来应对灰色地带(威胁)。”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国际研究学院教授冯崇义则说,中共近年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岛,以军机绕台及对南太平洋岛国进行“金钱外交”等行为,都算是“灰色地带”威胁。不过,即便北京在印太区域的行为可能损害澳大利亚的利益,堪培拉仍会避免其抗中行动在短期内全面升级。

冯崇义告诉美国之音:“澳大利亚、美国的情报还有军事部门很清楚目前中共政权的思路,现在中澳之间的这种交手是缠斗,但是它(澳大利亚)并不想一下子把它升级,比如说召回大使、外交照会,它还是想在一个可控范围内。双方都暗地使剑也不会让步,但是不至于一下子摊牌。”

澳大选在即 红色渗透传言甚嚣尘上

澳大利亚不仅近期与中国发生飞安争端,国家安全也疑似遭到北京威胁。

澳大利亚即将于今年5月举办国会大选,多家澳媒近期报道指出,中国间谍意图资助数名反对党工党的候选人,不过已被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破获并阻止。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也紧咬这传闻,指控工党收受北京贿赂。

对此,中国严正反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月11日于例行记者会上,称有关言论“不值一驳”。他强调,中方对于澳大利亚内部事务没有兴趣。

上海的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照片提供:陈弘)

上海的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照片提供:陈弘)

华东师范大学的陈弘也同意中国官方说法,坚称中国不会干涉他国的内政。陈弘说:“中国从来不可能去支持任何一个(外国)竞选者。(外国)选举完全是这个国家自己的内政,中国根本没有能力干涉。”

但日本国际教养大学的陈宥桦则认为,尽管很难提出确切证据证明中国试图干预外国大选,但他认为,在印太区域,包含台湾、新西兰等国的大选,都曾疑似遭到北京的政治介入。即便澳大利亚已于2018年通过《外国影响力透明化法案》及《国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间谍活动及外国干预)》等,以严防境外势力干扰大选,但境内的中国移民及澳大利亚媒体,仍面临“红色渗透”的风险。

陈宥桦说:“华人在澳洲是很大的种族群体,大概占了澳洲人口的5%,其中有很多都是共产党员或是与中国政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算不算外国代理人很难去定义,所以这是澳洲的法律体系管不到的地方。第二块可能就是媒体,很多的澳洲媒体在转载中国新闻的时候,都是从中国的官方网站转过去,那些讯息都经过中国的censorship(审查),甚至中国政府会对澳洲媒体施压,结果就是澳洲媒体报道中国会自动开始自我审查。”

学者看衰 澳中关系恐料续下探

近年来,澳中关系急剧恶化。澳大利亚2020年因支持世界卫生组织(WHO)对新冠疫情源头进行独立调查,及多次批评中国政府在新疆和香港侵犯人权,导致北京不满,因而在年底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大麦等产品加征关税,并无限期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

尽管两国紧张关系已持续好一段时间,不过,日本国际教养大学的陈宥桦认为,受中共20大召开在即,以及澳大利亚持续升高的反中情绪等影响,今年澳中关系仍难好转。

位于日本秋田县的国际教养大学(Akit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中国研究助理教授陈宥桦(照片提供:陈宥桦)

位于日本秋田县的国际教养大学(Akit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中国研究助理教授陈宥桦(照片提供:陈宥桦)

陈宥桦说:“习近平在今年秋天挑战连任总书记第3任,在党内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假如权力斗争升高的话,中国的外交就会采取对外强硬的立场,因为怕被政治对手留下把柄。澳洲一般民众对中国的反感也是愈来愈强烈,大部分人都认为中国是安全威胁。也因如此,澳洲两大政党的抗中政策愈来愈受到人民的支持,所以我对澳中关系较不乐观。”

悉尼科技大学的冯崇义也持类似的看法。他认为,两国关系今年不仅不可能恢复,堪培拉还可能在政经等各层面加大对北京的反制。

冯崇义说:“澳大利亚已经把市场多样化,可以抵消中国的制裁或者是压迫,所以它不会放低身段,未来跟中国之间的对峙会是制度上的、思想上的、政治上的,也包括经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