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晉:俄、烏衝突帶來的世界新危機

0

來了,狼來了。狼還真的來了。普丁在拜登的「狼來了」聲中活學活用毛澤東的十六字令「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逃我追」對自己的同宗東斯拉夫兄弟烏克蘭發動了戰爭。

這次俄、烏兄弟鬩牆兵戎相見,是一次歷史的重演。上個世紀二戰前,希特勒索要蘇台德地區(或譯蘇台德,德語:Sudetenland),持綏靖主張的張伯倫、達拉第與之簽署了慕尼黑協議。張伯倫回到倫敦,手持一紙協議興高采烈地向英國民衆炫耀他的外交成就,歐洲的和平得到了保證。今天的普丁效仿希特勒,而且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無懼白宮占據者和北約的口頭阻嚇,先是策動烏克蘭兩個以俄羅斯人為主體的地區獨立,然後進軍維和,不費一槍一彈。

就在美國和北約對普丁大膽橫行國際舞臺懵圈之際,普丁又進一步開啓了直接的「特別軍事行動」(Special Military Operation),烏克蘭多個城市遭受俄軍攻擊,包括首都基輔。

戰端已經開啓,接下來是各方面的反應。

拜登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進行「無端和無理攻擊」,指責普丁選擇了一場有預謀的戰爭,「這將帶來災難性的生命損失和人類苦難。俄羅斯應對這次襲擊帶來的死傷和破壞負責,美國及其盟國和夥伴將以統一和果斷的方式作出回應。世界將追究俄羅斯的責任。」

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襲擊是「公然違反國際法,沒有任何理由。 」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譴責俄羅斯的行為,「以人類的名義,不要讓一場戰爭在歐洲爆發,這可能是本世紀初以來最嚴重的戰爭,其後果不僅對烏克蘭造成毀滅性影響,不僅對俄羅斯聯邦造成悲劇,而且其影響甚至無法預見」。 澳洲媒體描述古特瑞斯用哀求的口吻要求普丁「把你的軍隊帶回俄羅斯」。

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表示,他對烏克蘭發生的可怕事件感到震驚,並已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討論下一步行動。他還在推特上發帖:「普丁總統通過對烏克蘭發動這次無端襲擊,選擇了一條流血和破壞的道路。」

歐盟執行委員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表示,歐盟將追究莫斯科對烏克蘭無理襲擊的責任。「在這黑暗的時刻,我們與烏克蘭和無辜的婦女、男子和兒童同在,因為他們正面臨這種無端的襲擊和對生命的恐懼。」歐盟還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在當天晚些時候的緊急會議上將討論對俄羅斯的進一步製裁方案。

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表示,俄羅斯選擇了侵略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道路。這次襲擊使無數平民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嚴重違反了國際法,對歐洲-大西洋的安全構成了嚴重威脅。

都是軟弱無力的哀求,最多也就是制裁,沒有一劍封喉從根本處解決危機的手段。

澳洲總理莫里森譴責普丁在烏克蘭進行特別軍事行動,稱其為「野蠻入侵」。莫里森重申澳洲對烏克蘭主權的堅定支持,烏克蘭站在一起,譴責俄羅斯的侵略,并且具體概述了澳洲將製裁俄羅斯個人、組織和銀行,必須為俄羅斯對烏克蘭施加的無端、非法、無根據、不合理的攻擊、威脅和恐嚇付出代價。澳洲雖小,並無直接關聯,不在舞臺中心,但是表現很出彩,有原則,有擔當。

美國爲首的國際社會紛紛表態,譴責普丁的行爲。普丁在乎嗎?普丁看准了美國的民主燈塔已經熄滅,看准了現在占據白宮者的軟弱無能,一個阿富汗撤軍展示了白宮的昏聵;看准了國際社會的群龍無首;看准了世界秩序已經趨於混亂,絕大多數民主國家領袖的普遍平庸和低下。普丁清楚川普若在白宮,定會對他迎頭痛擊,他看到過川普不走安理會直接59枚導彈打擊阿薩德,直接斬首蘇雷曼尼(Qasem Soleimani)的果斷行爲。就像西天取經路上的妖魔鬼怪趁孫悟空不在唐僧身邊之際才可以打跑豬八戒食得唐僧肉。以他的精明强悍,有核武大殺器在手作爲堅强後盾,根本不在乎國際社會的口誅筆伐,看好了這個國際特定歷史時機,貓捉老鼠般玩弄美國爲首的西方于股掌之間。

普丁不似希特勒那樣瘋狂,開闢東西兩個戰場而最終導致第三帝國的滅亡。普丁充分利用西方政客的普遍政治低能和集團内部的離心離德,步步爲營地蠶食西方的意志和決心。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俄、烏軍事衝突,始作俑者還是西方的愚蠢,表面是東斯拉夫人自相矛盾,里子卻是美國的策略失敗所觸發,尤其是美國自冷戰結束以後歷届行政當局屢屢的昏招而招致。早在1999年以前,蘇聯解體后熱情擁抱西方,葉利欽就開始尋求加入北約的可能性,普丁也曾向克林頓表達俄羅斯加入北約的意向,但是俄國人卻是「熱臉貼了冷屁股」,討了個沒趣。

中國拒絕將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稱為「入侵」,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反對西方媒體使用入侵這個詞,表示「中國正在密切關註最新情況。我們呼籲各方保持克製,防止局勢失控。」中國方面的用詞很能表明了内心立場,「烏克蘭一些城市發生爆炸事件後,中國駐烏克蘭大使館要求其在烏克蘭的公民留在家裡以防萬一。」中國不說是軍事攻擊,而只是爆炸事件。言下之意就是爆炸發生在烏克蘭多個城市,是本地的自我爆炸,而不是俄軍的軍事襲擊。中國官方翻手為雲覆手為與的語言駕馭堪稱一絕。

北京冬奧會前夕,普丁與習近平在北京有會晤,兩廂背靠背之勢已然形成,再度合作形成新軸心。兩個新邪惡結盟共進退對付愚蠢的白宮,雖總體力量不比北約和西方,但是敢於拼殺,「橫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諒西方恐懼引發核大戰而不敢輕舉妄動。俄羅斯在烏克蘭先動手,看白宮、北約和西方怎麽奈何普丁。西方敢於硬碰硬遏制普丁,就會觸發大規模戰爭,再往下走就不用想了,就直接聯想愛因斯坦的第四次世界大戰的作戰武器吧。美國和西方慫了,就變相激勵中共習近平在臺灣海峽再上演一出類似的軍事冒險。美國怎麽辦?美國和西方首鼠兩端好爲難。

雪崩之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今日之局面,直接責任最近的應該追溯到2020年的美國大選,遠的可以追溯到冷戰結束時候的美國時任總統老布什,再遠的可以追溯到二戰結束之時兩位美國總統的責任。2020年時的世界沒有主持正義,聽任美國悲劇的發生,無視動搖世界民主自由文明根基的罪惡,將已經開始修復美國政治衰敗的勢頭遏制下來,重新將美國推向衰敗。罪惡已經釀成,覆水難收。遠的是冷戰以後的美國繼續維持冷戰時期的國際觀,敵友錯位,將改弦易轍的友邦重新推至敵手,將韜光養晦的潛在敵手一手扶持,養虎成患。時至今日,形成今日必須同時力敵前後兩個勁敵的危險局面。更遠則是羅斯福是不接受丘吉爾的建議遏制蘇聯,羅斯福死後的繼任者更是愚蠢至極,直接幫助共產主義擴張,讓世界,尤其是中國蒙受七十多年共產主義邪魔的荼毒。

根據美國的麥克·洛夫格倫(Mike Lofgren)的著作《深層政府:憲法的隕落及影子政府的崛起》(The Deep State: The Fall of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Rise of a Shadow Government),由美國立國先賢們所創立的美利堅合衆國已經魂魄不在,徒有其表。所以才有了無能之極之人坐在白宮應對紛繁複雜的世界,一片亂象環環相扣,接踵而至。現在的美國和西方還能主持這個世界的正義和進步嗎?西方自由民主陣營的龍頭老大美國戰後七十年來一次又一次的做東郭先生,放任惡魔當道。爛魚先爛頭,世界是否危亡,是否有救,就看魚頭是否已經腐爛。最標志性的看點是2022年11月美國中期大選,此役可以觀測美國是否有希望。美國有希望,世界就有希望,世界就有救。美國衰落了,世界也就完結了。

網絡截圖,基輔戰雲。
網絡截圖,俄羅斯轟炸烏克蘭。

they blatantly deceived us

Russia did everything to build up normal relations with the West and USA
why is it necessary to support terrorists in North Caucasus
use terrorist organizations to break up Russian federation
it was necessary to treat Russia as a possible ally, to strengthen it.
an attempt to further Russia collapse
we spit on your concerns

他們公然欺騙我們

俄羅斯竭盡全力與西方和美國建立正常關係
為什麼有必要支持北高加索的恐怖分子
利用恐怖組織分裂俄羅斯聯邦
有必要將俄羅斯視為一個可能的盟友,以加強它。
企圖進一步瓦解俄羅斯
我們唾棄你的擔憂

Trump slams Biden’s ‘weakness and stupidity’ as Russia invades Ukraine
the woke West
隨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川普抨擊拜登的「軟弱和愚蠢」
蘇醒的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