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发布:对华援助协会“2021年度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报告”

0

(对华援助协会—2022年3月2日)2021年新冠病毒继续肆虐全球,对华援助协会一天比一天感受到中国大陆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面对中共肆无忌惮的迫害,越来越多的教会和基督徒恐惧日益加深,不愿将所受到的逼迫情况公之于众,毫无疑义,2021年,中国大陆基督教会和基督徒的艰难处境比往年更甚。总体来说,综上所述,本报告认为2021年中共对基督教和基督徒的逼迫存在以下趋势和特点。

(一)“宗教中国化”日益向“宗教中共化”演进

1.教职人员和宗教院校师生核心要求:拥护中国共产党

2021年度中共“宗教中国化”发展首先体现在人力建设方面,人力建设的核心是拥护中国共产党。时隔五年,中共再次召开全国宗教会议,首次提出培养中国化“宗教学研究队伍”;另外接连出台新版《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和《宗教院校管理办法》,中共媒体所发布新闻稿的前言,都毫不隐讳,指明“《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和《宗教院校管理办法》的公布实施,对推进中国宗教中国化,具有重要意义。”。新《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新增了严禁接受境外宗教团体的委任及帮助,抵制境外宗教势力等内容;毫不掩饰地要求教职人员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则随时丧失教职人员资格。《宗教院校管理办法》明文规定:培养学生首要标准是“政治上靠得住”, “公共课课时比例不得低于总学时的百分之三十……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宗教院校负责人应……,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 “宗教院校应当为教职工中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成立基层党组织、开展活动提供必要条件。”

2.中共借建党百年庆祝,倡导“三爱”,学习“四史”,试图从教会内部逐渐掏空宗教信仰的核心根基,助力 “宗教中共化”。

3月,中国全国性宗教团体联席会议第十五次会议提出,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要组织开展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主题教育;接着,各全国性宗教团体和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女青年会全国协会发出开展“三爱” 即“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主题教育的共同倡议,在宗教界系统开展以党史为主的“四史”学习活动,“四史”指“中国共产党历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还要求建设宗教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试图从教会内部逐渐掏空宗教信仰的核心根基,助力 “宗教中共化”。

3.掌控网络宗教信息走向制度化,网下加大洗脑力度,大肆清理宗教书籍及音像制品

主要体现在出台《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凸显中共试图完全掌控网络宗教信息,随之网上掀起一波扫荡宗教信息的狂潮,如“七一”前,微信“小打卡”程序通知,要求用户下线宗教圈子的内容等。网下如 “七一”前,中共加大洗脑力度、加强对宗教书籍及音像制品进行排查,禁止学生阅读宗教书籍及境外出版物等课外读物,称之为反动读物。

(二)基督教中国化:凸显中共视基督教为“宗教中国化、中共化”的重点和前哨

因应新版《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中国官方教会在全国范围内率先推行颁发新版《基督教教职人员证》,官方教会将失去先前相对拥有的独立自主的教牧任命权,中共将完全掌控教会的教牧任命权。

出台《家庭教育促进法》冲击基督教教育,中国政府集中力量打压、取消基督教教育,采取上门恐吓父母孩子、冲击、查封各地教会学校、没收学校设施、抓捕学校老师和家长、诉诸司法给老师和家长安上各种罪名等手段打击基督教教育。

中共中央宣传部直接接管中国人文学科教材编写,旨在清洗有关“基督教”和“圣经”内容。中国教材的语文、历史等三门人文学科不再由各出版社编辑,由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统一编撰,教材中不得出现基督教字眼,不得出现阐释圣经的语句。

官方教会书店摆放中共党魁习近平的书籍、教会讲道宣讲习近平宗教“思想”,官方教会纷纷举办庆祝建党100周年系列活动。

河北、黑龙江、山西省鼓励民众举报,剑指家庭教会。

阻止或处置所谓 “非法宗教”活动,明显指向家庭教会,甚至由官方教会机构自身如浙江基督教两会发布类似通知。

借疫情防控限制教会: 趁机取消基督徒线下聚会成为一种常规手段,甚至利用官方媒体放风,试图将疫情甩锅教会;公开禁止网络讲道音视频。

(三)2021年逼迫态势新发展

1.暴力化倾向日益严重:不分场合、不分人群、方式多样

相比往年,2021年逼迫暴力化倾向日益严重。不分场合:包括聚会场所、派出所,甚至在当事人基督徒家里。不分人群:不仅针对教会领袖,也针对普通信徒,不仅针对男性,也针对妇女、甚至孕妇、儿童。方式多样:不仅施暴于人,也打砸、破坏教会和基督徒个人的财产。典型案例如:贵阳市中共官员在派出所殴打仰华牧师重伤至急救,成都秋雨圣约教会会友舒琼的儿子在家里被警察砸头致伤。

2.越来越多采用经济手段:单用,刑事、经济并重或行政、经济并重

在刑事迫害教会和基督徒方面,对经营教会有关福音产品的基督徒,越来越多采用“非法经营罪”,对教会收奉献款,使用“诈骗罪”。因此相应的判决,不仅有有期徒刑,还没收财产,并附带罚款。

在行政方式迫害教会和基督徒方面,越来越经常采用罚款,金额往往远远超出当事人承受能力,极端案例如河南省鲁山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对该县张良镇黄庄村村民、基督徒牛国宝,因组织40余名基督徒进行聚会,庆祝圣诞节,接到16万元的行政处罚罚单。成都市大邑县一位房东因租房给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的沈冰、李晓凤夫妇,竞然收到辖区晋原派出所两百元罚款的行政处罚通知单。另外在行政拘留之外,还附加罚款。

关停教会时,经常连带查抄、没收教会场所所有财物。

另外关停教会学校时,涉及学校财物也常被查抄、没收,甚至有负责人被罚重款。

2.公开敌视基督教、限制福音传播和冲击有关基督信仰社会活动创新高潮

敌视基督教主要体现:比往年严加限制甚至处罚教会、信徒和大众过圣诞节,比如在新浪微博,搜不到有关2021年圣诞节的图片,仅存的是人们过往庆祝圣诞的图片;禁止基督徒以教会或基督徒身份参与公益事业,如河南省新乡市民宗局通过电话下令,禁止基督徒以教会或基督徒身份参与救援河南遭遇特大洪灾;清除基督徒信仰标识、符号扩大到家庭和个人财产,如春节期间,河南平顶山政府挨家挨户撕基督徒家门上春联,浙江省衢山镇政府强行拆除衢山岛基督徒渔民渔船船头十字架,涂掉船身 “以马内利”字样。

限制福音传播主要体现在两方面。第一、发生一系列重判圣经播放器商家、印刷和销售基督教书籍商家的案例:深圳市生命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傅选娟、邓天永、冯群豪、韩丽,分别被判六年并处罚金20万元到一年零三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陕西光义爱圣印务有限公司负责人基督徒常玉春、李琛慧夫妇,因印刷和销售与基督教有关的书籍,被重判7年,并处罚金25万元;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基督徒王洪兰等人因销售正规出版的圣经,王洪兰作为第一被告检察院建议量刑15年;浙江临海市基督徒张小麦(原名陈煜)因开设网上书店“小麦书房”销售基督教书籍,陈煜案二审开庭,维持原判判刑7年、并处以罚金20万。第二、出台《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管理办法》,掌控网络宗教信息走向制度化,2021年网络扫荡基督教福音信息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中国用户最为普遍应用的庞大的社交平台之一微信对基督教公众号的封杀力度异常加大;不仅屏蔽非注册机构及个人管理的公众号,甚至包括中国官方认可的最高神学教育机构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的微信公众号;当局在搜索引擎中屏蔽了基督教有关的关键词。

冲击有关基督信仰社会活动在2021年从限制、禁止教会信徒婚姻、丧事礼仪发展到限制监控教会集体假日活动。

3.打压基督教教育:社会和家庭并重,手段日趋极端

社会方面表现在全国大范围关停教会学校,对华援助协会收到8个明确案例:涵盖安徽、黑龙江、北京、江苏、广东、福建等6省区,不仅包括中国大陆教会主办教会学校,还有国外基督教在家教育体系在中国大陆的代理机构,涉及学校财务被查抄、没收,人员遭传讯恐吓,有负责人被罚重款。更极端的是安徽省芜湖迦密山教会所属的约旦河学堂案例,四位老师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被逮捕。

限制家庭教育:打人、抓人,查抄并有意破坏个人财产。如成都秋雨圣约教会会友梁华利、舒琼和孙爱伦的家曾相继被包围,孩子们一起学习玩耍的房间遭到查抄; 12位正在学习的青少年被带往派出所;警察撬开舒琼家的门锁抄走了家里书籍,连墙上“神爱世人”的牌匾也被拆下带走,甚至牵走了两只宠物狗;舒琼和丈夫、孩子三人都被警察打伤,舒琼、梁华利、孙爱伦、陈志斌、王献一屡次被带到派出所;舒琼的汽车轮胎被扎破。

4.持续逼迫曾受逼迫教会和基督徒公义人士,罔顾基本人伦

着重体现在以下4个典型案例。

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王怡牧师在狱中受虐待:食用的“陈化米”可能含有黄曲霉素或真菌,长期食用有患癌的风险;被关押在类似禁闭室的牢房,两名刑事囚犯监视;被禁止探视。王怡的亲人包括妻子、未成年的儿子,年逾8旬的父母,虽在狱外,却如同在监狱一般被限制自由,遭受监控、侮辱和恐吓和,并与教友、社会隔离。

2009年 “9.13”临汾教案之后12年,山西金灯台教会“临汾教案”再起。在2009年 “9.13”临汾教案中:一些聚会场所和福音鞋厂被捣毁,一百信徒被打至重伤,送医急救;当局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为名,分别判处教会负责人杨荣丽牧师七年,罚金3万元;王晓光三年,罚金1万元;杨璇三年半,罚金2万元;崔家兴五年半,罚金5万元;张花梅四年有期徒刑。另有五位教会领袖李双平,杨红珍,杨才珍,高琴 (又叫高福琴),赵国爱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被处劳动教养两年;随后,教会三十多个聚会点全部被封。2018年1月9日,金灯台教堂被当局以爆破方式强拆。2021年 9月27日,王晓光牧师及妻子杨荣丽、李双平、董勇勇、赵国爱、霍壮平、吴玲娥等七人被批捕,12月27日,同涉 “诈骗罪”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在被羁押的基督徒人权律师覃永沛,其母亲去世,覃永沛未获准为母送丧。

因揭露政府在武汉新冠疫情暴发初期应对失策而被监禁四年的基督徒公民记者张展狱中因为绝食而被强制灌输,被折磨的“面目全非”, “命悬一线”。整整一年,张展家人持续申请、国际民主社会屡屡呼吁中国政府批准张展保外就医,但中国当局自始至终完全无视、置若罔闻。

5.抓捕判刑趋向家庭化,罔顾老人、儿童生存

如安徽省芜湖迦密山教会所属的约旦河学堂案例:四位老师涉嫌“非法经营罪”被逮捕,涉及四个家庭都妇弱子幼,缺少经济来源:王明海家两个女儿,分别为14岁、3岁;万红霞独自抚养一个17岁儿子;韩燕雷家两个女儿分别为4岁、7个月;谢志峰家三个孩子分别为6岁、4岁、2岁。又如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基督徒因销售正规出版的圣经,被控非法经营罪案:66岁的王洪兰和丈夫、二儿子以及已故大儿子的妻子等四人一同被抓捕,王洪兰作为第一被告,被建议量刑15年。还有光义爱圣印务有限公司负责人基督徒常玉春、李琛慧夫妇因印刷和销售与基督教有关的书籍,都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25万元,留下四个孩子,分别为4岁、8岁、14岁和22岁,跟70岁的姥姥和73岁的姥爷生活。

6.迫害学术领域基督徒

2021年对华援助协会非常罕见地收集到这样地案例。湖北武汉大学人体生命科学院李太元教授属早期留学归国人员,夫妻都是家庭教会基督徒,长期服侍校园团契。李太元夫妻是武汉大学人体生命科学院DNA研究项目学科带头人,2021年5月被武汉市国安局抓捕,当局指控他们擅自前往新疆釆集维族人生物标本并将维族人生育能力、基因图谱等研究情报泄露到海外。11月,据悉,中共当局拟秘密判处李太元夫妻极刑。

7.无故或理由荒唐传唤,并遭辱骂、殴打

主要体现在成都秋雨圣约教会一些案例,涉及范围广泛,包括长老、传道、一般同工、一般会友信徒、甚至慕道友也被牵连。成都秋雨圣约教会包括李英强长老、吴五清传道及妻子、戴志超一家、舒琼一家、郝桂如、王阳、崔连芳、肖东红以及慕道友王松等,屡被无故传唤,包括一些随同的孩子,在派出所遭威胁警告、辱骂,扣留手机和搜身,如戴志超被拳打脚踢,舒琼被几个男人围住她打耳光,眼镜也被打烂。要么无理由,要么理由荒唐,如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甚至出现涉嫌“组织邪教”等。

8.驱赶逼迫:暴力恐吓、抓人、打人、传唤

2021年度收集到的案例主要发生在成都秋雨圣约教会。戴志超教会会友贾学伟租住的房屋,大门锁芯被人用几根牙签塞住,无法进去,曾一周内三次被传唤,要求他搬家。交大花园武侯小区好几户秋雨圣约教会的基督徒家庭被勒令三天以内搬走,包含孕妇孙爱伦;舒琼驾车回家,被警察拦阻;李映被警方带走;宣斌、舒琼被警察反扭双手。戴志超传道一家被成都市武侯区红牌楼派出所的警察带到派出所威胁、逼迁,家门锁芯被胶粘,锁眼屡屡被堵,遭遇暴力恐吓,断电,

9.冲击网络聚会:抓人、暴力殴打包括儿童,传唤、拘留和罚款

仅举成都秋雨圣约教会三个典型案例。教会蒙召16周年网络特会,吴五清传道被带走。8月22日踏水小组的成员正在上主日敬拜时,警察进门查身份证,戴志超的手臂被抓伤,戴志超和宣斌的手机被抢走;警察监视爱宴;共有18位成年基督徒和10位儿童用大巴车带到派出所,宣斌凌晨两点还流落街头;片警用矿泉水瓶砸舒琼8岁儿子的头,两个警察踢打舒琼;组长戴志超和小组成员何山被拘留14天,并分别被处以1千元罚款。教会在Zoom 举办的感恩节布道会刚开始,李英强长老就以“以其他方式扰乱社会秩序”的名义传唤带走。

10.监控手段肆无忌惮

当局安排在成都秋雨圣约教会戴志超传道家隔壁租房,监控他。成都秋雨圣约教会七十多岁的徐家乐执事和秦宁平夫妇被成都青羊区几个国保警察警察强行入住家里,二十四小时面对面监视生活起居,还在徐家乐执事家门口安装了两个监控摄像头。

11.限制自由发展到住家

如成都秋雨圣约教会吴五清传道家门外过道上的防火门被铁链锁住,门外有人把守,不让吴五清传道及妻子出门,昼夜看守整整一个月。

12.破坏个人财产,危害公共和当事人安全

如成都秋雨圣约教会吴五清传道的汽车轮胎先后三次被人为放气、甚至被扎破;舒琼家汽车轮胎也曾被人扎破。

13.滥用行政拘留、侵犯自由表达权利

如成都秋雨圣约教会教会会友程向栖(本名程仲林),因在朋友圈发了一首自己创作的诗《没有耶和华就没有共产党》,被行政拘留15天。

具体内容详见:PDF文档对华援助协会“2021 年度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