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胜寒:美国司法史上第一位黑人女大法官即将诞生

0

2022年2月25日,拜登在白宫宣布,他将提名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杰克逊(KetanjiJackson),出任最高法院常务大法官。

如果杰克逊进入,已经有两百三十二年历史的美国最高法院,将会改变其政治生态,在九个职位中,女性占了四席,三分之一是有色人种。

杰克逊在接受提名的讲演中说,她之能够坚持今天的理念,是受到莫特利(Constance Motley)精神的影响。受到莫特利影响的人,不仅是杰克逊,还有包括副总统哈里斯在内的千千万万美国人。

巧合的是,2月25日正是莫特利的生日。“我一直是踏着莫特利法官的肩膀奋斗的”,这固然是杰克逊的谦虚,但也是对莫特利的肯定。在美国近代民权运动发展史上,莫特利是一位响当当的先锋人物。

莫特利是瑟古德.马歇尔主要的法律伙伴,联手创下了包括创下将第一位黑人学生进入密西西比大学的《梅雷迪思 诉 费尔案 (Meredith v. Fair)》,与将在公立学校的种族隔离国策粉碎的《布朗 诉教育委员会(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of Topeka)》等数十件战功彪炳的划时代司法判例。莫特利的战功彪炳,使美国南方准三K党政客如丧孝妣,伤心欲绝。在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二十年的律师打拼,使她名扬全国,威震司法界。

马歇尔出任美国司法史上首位黑人常务大法官后,莫特利顺理成章的出任他的法律助理,这是一个所有法学院高材生梦寐以求的职位,恰似鱼跃龙门身价百倍,那是最佳的事业跳板。

最高法院为每位大法官配备四位法律助理,院长有特权增至到五位,任期是两年,一般是从法学院毕业生的拔尖分子中挑选,杰克逊就曾出任刚刚宣布退休的布雷耶大法官(Stephen Breyer)的法律助理。

法律助理主要的工作,是协助大法官搜集案例,和撰写裁决意见书,提供开庭时的案件询问主题等,其影响力是不可忽略的。

克拉克大学政治学教授和法律与社会项目主任米勒(Mark Miller)的《法律文员及其在美国最高法院的影响》、最高法院历史学家派珀斯(Todd Peppers) 的《大理石宫廷臣:最高法院书记员的兴起与影响》、丹佛城市州立大学政治学系教授魏登(David Weiden)的《巫师的学徒:美国最高法院的百年法律助理史》,都是研究最高法院法律助理的经典著作。

莫特利是美国司法史上,第一位在最高法院出庭辩论的黑人女律师,她雄辩过十件大案,赢了九件,使人刮目相看。

莫特利于1921 年 9 月 14 日,在康涅狄格州纽黑文出生,家中十二位同胞排行老九。双亲是来自加勒比海尼维斯岛的移民,父亲是鞋匠,母亲是裁缝。

以优等生学历自中学毕业后,没有经济能力进入大学,在一次社区服务的讲演中,获得富商慈善家布莱克斯利(Clarence Blakeslee)青睐,为她提供了大学学费。

1946年,自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莫特利在法学院二年级时,即被马歇尔相中,聘请为业务助理,开始了与这位未来美国司法史上首位黑人大法官的交往。

伟大的土地产生伟大的人物。美国司法史上首位黑人女律师费赖姆(Charlotte Fraim),于1850年1月13日,在纽约出生,毕业于华盛顿有色青年教育机构,任教霍华德大学期间,兼修法律,1872年取得法学学位后,在首都注册为执业律师,成为美国首都华盛顿与美国首位黑人女性律师。

律师楼开张了,但没有足够的业务维持基本的开销。在浓厚的种族主义色彩下,白人不会聘请一位黑人女性为律师,在几乎是被清一色白人垄断的律师行业里,而黑人也不相信一位黑人女性律师,能够解决他们的法律麻烦。

费赖姆只得把律师楼关闭,搬回纽约定居,重操教书旧业,课后相夫教子,平淡度日,她于1911年1月4日,在纽约谢世,享年六十一岁。

拜登总统宣布提名杰克逊为第一位黑人女性大法官后,引起保守势力对极度不满,认为拜登不应该以肤色,应该以能力为挑选对象。

其实不然,现代文明社会,讲究的不仅是权利制衡,还要寻求权利平衡。

2016年,斯卡利亚大法官(Antonin Scalia)突然逝世,杰克逊成为欧巴马总统挑选五位继承人之一。

2000年,拜登在获得民主党提名后,就公开宣布,如果他当选为总统,他将提名一位女性黑人为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杰克逊,只是在兑现他的竞选诺言。

自1789年以来,在三千四百二十七位三款法官中,共有两百三十七位黑人,目前有一百四十六位在任黑人法官。

目前在一座最高法院、十三座巡回上诉法院、九十四座地区联邦法院的八百七十位三款法官中,维持着基本上生态平衡的局面:73.37%白人、12.56%黑人、8.67%拉丁裔、4.15%亚裔、1.26%美国原居民和其他。

联邦司法数据中心,保留着开国以来的法官提名数据。美国宪法学会,也公布了三款法官的数据,从中可以透视出美国总统的心态。

川普提名两百三十四位三款法官,其中86%是白人,只有4%是黑人,较之欧巴马之18%黑人,64%白人提名,是近代美国总统中,最藐视黑人的白宫主人。

川普和欧巴马两位总统,提名的亚裔三款法官,都是6%。

在美国总统提名最高法院的一百一十五位大法官中,只有三位是黑人,五位是女性,一位是黑人女性。这项提名正值高院重新考虑关键宪法权利的危险时刻,格外使人瞩目。

高院正在确认人们几十年来一直依赖的权利:种族平等权、投票权、女性权等,对于普世价值民主制度,尤其是朝着更公正的生态平衡发展,至关重要。

杰克逊有着哈佛法学院法学博士、九年联邦三款法官、和时任哥伦比亚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资历。

在高院的历来大法官中,仅有首位西班牙裔大法官的索托马约尔,有此庭审的实战经验。

杰克逊有着得天独厚的法律助理资历,1996年,刚离开法学院,就幸运地出任美国马萨诸塞州地区法院萨里斯法官(Patti Saris)的法律助理;1997 至 1998年,杰克逊出任第一巡回上诉法院的塞利亚法官(Bruce Selya)的法律助理;1999年,杰克逊出任刚宣布退休的布雷耶大法官的法律助理。

2005至2007年,三十五岁的杰克逊,担任联邦刑事公设辩护人,曾义务替关押在古巴关塔那摩湾的恐怖嫌疑犯辩护,如果参议院认可她的提名,她将是继瑟谷德·马歇尔大法官以来,第一位具有代理无法聘请私人律师的刑事被告经验的大法官。

拜登之提名杰克逊是胸有成竹的。在美国历来四十六位总统中,无人比他更了解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了— 从1981至1987年,他出任少数党成员,1995至1997年,再度出任少数党成员,1987至1995年,他当选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权倾朝野。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部门。至2022年2月的统计,已经确认了拜登提名的四十五位三款法官:十三位是巡回上诉法院,三十二位是联邦地区法院,还有三十七位提名人,在等待听证。拜登还需要再提名八十位三款法官,才能应付繁忙的司法业务。

在拜登当年担任主席期间,他领导着同仁,处理过两件轰动全球的超级听证会。

第一件拜登主导的超级提名大案,是1987年7月1日,时任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博克(Robert Bork),被里根提名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接任宣布退休的鲍威尔大法官(LewisPowell)。

里根罔顾拜登的警告,"最好不要提名博克,不然将会受到民主党空前的激烈反对。" 拜登的警告,不是空穴来凤,是有其前因后果的。

在过去的一百四十五年来,美国参议院有四次拒绝总统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记录。

第一位被参议院拒绝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是金斯博(Douglas Ginsburg)。

这位1973年度的芝加哥大学法学博士,在四十岁时,就被里根器重,提名他出任哥伦比亚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2001年至2008年,出任该院院长。

1987年10月,鲍威尔大法官宣布退休,里根提名金斯博为接班人。拜登静静地告诉里根说,他有铁证,金斯博年轻时,有吸大麻的爱好,吓得里根赶快撤除提名。

第二位被参议院拒绝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是迈尔斯(Harriet Miers)。

2005年7月1日,美国司法史上首位女性大法官奥康纳(Sandra O'Connor)宣布退休,小布什
居然麻木不仁,提名白宫法律顾问迈尔斯出任接班人。

消息传出,就像倒翻了一框螃蟹,嘘声四起,更糟糕的是,大部分的嘘声,是来自共和党。

迈尔斯是小布什的权力圈内人,早在小布什担任德州州长时,她就是小布什的贴心顾问。

最使共和党刺眼的,是迈尔斯的教育背景。1967年自南卫理公会大学毕业时,她主修的是数学,1970年才半道出家,取得法学学位。

当时在位的九位大法官,全是出身于美国排名头十四位的常春藤学府,迈尔斯的法学修养不可能得到协调。

迈尔斯在竞选达拉斯公职时,曾公开反对女性应该拥有堕胎权利。她被小布什提名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后,全国律师协会没有直接打她的脸,但却公开重复支持妇女拥有堕胎权利的申明。

迈尔斯公开反驳说:“不该问提名人关于堕胎的议题”。

共和党参议员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讽刺这次的提名说: "又是一次苏特式提名(Souter-
type)"。

布朗巴克指的是老布什提名的苏特大法官(David Souter),这是老布什总统跌破眼镜的轶事。

1990年,自由派大法官布伦南(William Brennan)宣布退休,老布什为了平衡最高法院的意识形态,刻意要物色一位保守的接班人。

苏特上任后的表现,不仅不保守,而且比布伦南还要自由派。后悔之余,老布什终生不提“苏特”二字。

博克酸溜溜地放冷箭说,“提名迈尔斯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对每一层次来说都是灾难,都是直接打脸保守派。”

由于迈尔斯经常写私信给小布什歌功颂德,得到小布什提名她出任德州彩票管理局局长肥缺。

2005年10月中旬,司法委员会致函迈尔斯,要她交出当年竞选达拉斯市公职时,反对女性堕胎权利的资料。民主党跟着起哄,将这次提名定调为”忠诚多于专业的裙带关系勾结“,极其难听。

一个世纪以来,美国总统挑选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多以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中的现任法官为首选对象,原因是经验,虽然法律没有规定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最低资格,但非常明显,从未出任过任何层次法官的迈尔斯,显然是无法胜任的。

2005年10月27日,在司法委员会主席斯佩克特(Arlen Specter)、白宫幕僚长卡德(Andy Card),副法律顾问凯利(William Kelly)诸人的强烈反对下,小布什不顾迈尔斯的反对,撤销了提名。

第三位被参议院拒绝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是加兰德(Merrick Garland),他是现任的美国司法部长。

2016年2月13日,七十九岁的斯卡利亚大法官(Antonin Scalia),在德州家睡梦中安然谢世。3月16日,欧巴马提名时任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院长加兰德为接班人。

论资格论人品,俱胜任有余,问题是出在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身上。

麥康諾是一位极其龌龊的共和党政客,2016年是大选年,但距离投票尚有八个月之久,他居然公开宣布,“大法官应该由下一任总统来选择”,拒绝召开听证会。记者追问,他就用“时间太仓促”为理由来忽悠。

但是在2020年9月26日,川普提名巴雷特(Amy Barrett),接任谢世的金斯伯格时,身家三千万的麥康諾,却安排在2020年10月12日召开听证会,离开大选仅一月之遥。

10月22日,参议院以五十二票同意四十八票反对,通过巴雷特的提名。从提名到通过仅三十天,离开大选仅八天而已。

八岁就受洗成为美南浸信会基督徒的麥康諾,一点也不博爱也不基督徒,加兰德只得成为他的党争毒水牺牲品。

麥康諾因为赵小兰是他妻子而为华人熟悉,为人滑头而没有原则,是外号最多的参议员:莫斯科米奇(Moscow Mitch)、核子米奇(Nuclear Mitch) 、可卡因米奇 (Cocaine Mitch)、死神(Grim Reaper)、达斯维达(Darth Vader)、富豪米奇(Rich Mitch) 、午夜米奇(Midnight Mitch)、老乌鸦(Old Crow)等。

除了“莫斯科米奇”外,对于其他的外号,麥康諾是一笑置之,反正政客就是要无皮无脸。第四位被参议院拒绝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是博克。不像前三位被提名人那样,或是抽大麻,或是缺资历,或是被暗算而失去坐最高法院黑皮高椅子的机会,博克的被拒,则是咎由自取。

博克于1927年3月1日,在宾州匹斯堡出生,父亲是钢铁厂采购员,母亲是老师,1953年在芝加哥法学院取得法学博士后,为执业律师,1962年至耶鲁法学院为教授。

博克的学生中可谓人才辈出,如威廉.克林顿、希拉里.克林顿、 希尔(Anita Hill)、里兹(Robert Reich)、布朗(Jerry Brown)、格林侯斯(Linda Greenhouse)、博尔顿(John R.Bolton)、伊萨哈罗夫(Samuel Issacharoff)、埃斯特隆德(Cynthia Estlund)等。

1973年,博克出任美国美國民事檢察總長(Solicitor General)。这个职位专职在最高法院,代表美国政府出庭辩论。由于职位特殊,因而设有两个办公室,一个设在美国司法部总部,一个设在最高法院里面。

在这个职位期间,发生了水门事件,博克被卷进了政治风波。博克的能力是无可置疑的。当时的最高法院院长伯格(Waren Burger),赞美他说:“在我的任期内,博克是最出色的律师。”时也命也,这位最出色的律师,却碰到了最倒霉尼克松的“周六夜大屠杀事件”。

“周六夜大屠杀事件”是水门事件的分水岭,也是尼克松人生开始直线下滑的开始。

1972年6月17日,应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要求,司法部长理查森(Elliot Richardson),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时,向司法委员会保证,他是唯一直接领导未来特别检查官的人物,除非触犯了严重违规行为,否则他不会开除特别检查官,因而司法部长,成为掌控特别检查官的唯一人物。

理查森委任考克斯(Archibald Cox)为特别检察官,彻查水门丑闻。

考克斯是哈佛法学院法学博士,精通美国宪法和劳工法,曾是约翰.肯尼迪参议员的法律顾问。考克斯公事公办,给尼克松下达传票,要他交出录音带。

1973年10月20日周六,喝得半醉又气得半疯的尼克松,用电话命令理查森,炒考克斯的鱿鱼,“叫那个狗娘养的考克斯滚回哈佛教书去!”

理查森不服从,立即辞职抗议。依法由副司法部长拉克尔斯豪斯(William Ruckelshaus)接任,尼克松又命令拉克尔斯豪斯,炒考克斯的鱿鱼,拉克尔斯豪斯不服从,也立即辞职抗议。

依照顺位继承法,正、副部长出缺后,由司法部第三把交椅的民事檢察總長接任,那就是博克。

尼克松又命令博克,炒考克斯的鱿鱼。博克接到命令后,有两个选择:不就像前正、副部长一样打包回家,不就炒考克斯的鱿鱼,然后成为代理司法部长。

正在犹豫不决之际,尼克松的台底交易来了:如果博克听话,尼克松会在下次最高法院大法官出缺时,提名他为接班人。

博克人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够坐在最高法院那张黑皮高椅子上。利令智昏,也无法抵挡大法官职位的诱惑,把心一横,接受了尼克松的暗盘,执行了尼克松的命令,炒了考克斯的鱿鱼,也断送了自己的清誉和前途。

1987年7月1日,里根提名博克为最高法院大法官接班人,从一开始拜登就公开反对,博克在“周六夜大屠杀事件”中的角色,成为他提名的最大障碍。

1987年10月23日,在拜登和肯尼迪全力封杀下,以五十二票反对四十二票同意,拒绝了博克的提名。

这是参议院第三次用票数拒绝了大法官的提名。第一次是在1811年,以二十四票反对九票同意的票数,拒绝了麦迪逊总统提名的沃尔科特(Alexander Wolcott)。

第二次是在1845年,用二十九票反对二十票同意,拒绝了波尔克总统提名的伍德沃德(George Woodwaed)。

博克没有想到的,是美国法律的强大延续性,炒了考克斯的鱿鱼,但炒不了特别检察官的制度。

十天后,众议院启动了弹劾尼克松的程序。接任的贾沃斯基(Leon Jaworski)直接入状最高法院,要求解析宪法。

最高法院在1974年7月24日,以八票同意零票反对裁决:特别检察官有权起诉涉嫌犯罪的在位总统。“对行政特权的普遍主张,必须屈服于未决刑事审判中,对证据的明显、具体需求。”这意味着已经走进死胡同的尼克松,必须交出所有的录音带。十六天后,尼克松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辞职的在位总统。政治许诺跟着尼克松的垮台而随风飘散,博克的大法官美梦也落空了。

任何一场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听证会,都会是一场激烈的意识形态混杂着利益的党派之争,即将到来的杰克逊参议院认可听证会,亦不会例外。

杰克逊思想自由,但她自己拒绝承认是激进派,她也没有任何的判例,可以说明她是属于激进派。在过去的九年前,和九个月前的两次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认可听证会上,共和党反对派研究人员,在杰克逊的记录中,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用来建立针对她的黑材料。

杰克逊在首都地区担任联邦法官,管辖之下,无法不与白宫的法律纠纷发生瓜葛。实际上,没有多少法官,愿意卷进政治的是非漩涡中。

杰克逊的“总统不是皇帝”裁决名言,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名句。那是她出自2019年的《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 诉 唐纳德·麦加恩案》裁决书。

这是一件政治性与法理性俱全,至今依然悬而未决,势必由最高法院来裁决的宪法原则大案。

2019年4月,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发出传票,给川普总统的前法律顾问麦加恩(DonaldMcGahn),命令他前来,接受有关川普在“通俄门”事件中,有否像特别检查官穆勒形容,川普可能有妨碍司法公正情况存在。

美国沙皇不高兴了,认为这是美国众议院的民主党们,在阴谋挑衅他的行政特权。

2019年5月20日,川普以“总统行政特权应该全面涵盖所有白宫雇员在内”法理,下令麦加恩不得前往作证。

2019年8月7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入状哥伦比亚地区联邦法院,控告麦加恩,要求法庭下令强制执行。案件在抽签时,刚好排给了杰克逊。

2019年11月25日,杰克逊颁布了长达一百一十八页纸的裁决书,引用宪法之父麦迪逊所写的《联邦党人文集第五十一章》,与开国先贤汉密尔顿所写的《联邦党人文集第六十九章》法理说:“简而言之,过去有记录的两百二十五年美国历史的主要结论是,总统不是皇帝。”

杰克逊在裁决书中,解释三权分立法理说:

“当美国司法部坚持总统,可以合法地阻止其高级助手,对强制的国会程序作出回应,并且联邦法院和国会都无权对此采取任何行动时,美国司法部提倡一种权力分立原则的概念,从而得到这些宪法命令是完全在倒退。实际上,为了防止暴政,必须在政府部门之间,分配君主的权力,这是建国的核心原则。”

杰克逊在裁决书中又说: “为了尽量清楚地说明这一点,出于上述原因,本法院认为,对于总统的高级助手,完全不存在对强制国会作证的绝对豁免权。事实上白宫高级助手的绝对证词豁免权,似乎是一种虚构。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法律顾问办公室意见的纯粹重复力量,避免在诉讼的熔炉中检验该命题。”

对于美国司法部辩称,川普是有法定权利,下令白宫官员不得前往国会作证的说法,杰克逊在裁决书中驳斥道: “明确说明法律是什么,是法院部门的职责(it is emphatically the duty of theJudicial Department to say what the law is) 。”

杰克逊引用1803年的《马布里 诉 麦迪逊案》判例后说: “这一结论是不可避免的,因为通过传票强制出庭是一种法律结构,而不是政治结构,而且根据宪法,没有人允许凌驾于法律之上。无论总统助手有多忙或多么重要,也不管他们如何接近敏感的国内和国家安全资料 ,总统无权免除他或她履行法律的行动。”

杰克逊终结案件矛盾的法理说:“美利坚合众国有一个法治政府,而不是人治政府。 宪法和联邦法律规定了可接受行为的界限。当争议问题是,政府官员是否有责任,回应众议院正式授权的委员会,根据其第一条法规授权发出的传票时,该官员的蔑视,无疑会导致国会受到伤害,因此也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

美国司法部决定上诉。2019年11月26日,美国司法部给杰克逊一份动议,要求暂停执行以便上诉,法理是“暂停执行不会对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造成伤害”。

2019年12月2日,杰克逊拒绝说:“从本质上讲,司法部已经通过成功延迟,而损害了司法委员会的利益,这在本法院看来,是对所涉损害的不可接受的错误描述。“

2019年12月19日,是川普被国会弹劾的次日,美国司法部再送动议,要求全案撤除,“因为已经有了投票结果,此案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杰克逊拒绝撤案。案件上诉至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后,案件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20年2月28日,由格里菲斯(Thomas Griffith)、亨德森 (Karen Henderson)、罗杰斯 (JudithRogers)三位法官,以两票同意一票反对的票数,裁决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败诉。

格里菲斯在裁决书上说:”根据三权分立的宪法原则,国会不得使用法院为武器,去强压行政部门官员到国会作证。”

亨德森在附和意见书中说:“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不具备提起诉讼的基本法理”。”

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下令全案撤销。

2020年3月13日,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批准全体法官联席复审,是为院长下令召开的 en banc 。

在美国联邦法院司法系统里,地区法院是由一位联邦法官审案,巡回上诉法院是由三位法官审案,全体法官联席复审,就是全体法官联审。民主制度,投票决定,少数服从多数。

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有九位三款法官法官。

2020年4月28日,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九位法官,联席听证《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诉 唐纳德·麦加恩案》。

2020年8月7日, 以七票同意两票反对,裁决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胜诉,有权向白宫官员签发传票,命令前来作证,也有权在联邦法院提起诉讼。

事情并没有结束。在2020年 8 月 31 日,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以两票同意一票反对,再度裁决说:

“国会从未通过授权众议院,提起诉讼以执行传票的法律,在这样的法律存在之前,众议院不能为此目的提起诉讼,因此没有强制麦加恩遵守的有效机制。”

2020年12月圣诞节前,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致函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说,下届国会,将再向麦加恩签发新的传票。

川普政府在反反复复的诉讼中,黯然下台。拜登上台后,不想为此事而浪费司法资源,遂与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达成和解协议,无限期搁置案件。

这不是第一次的传票风波,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的司法较量,看来除了最高法院出面外,可能永远找不到彻底的解决答案。

预期杰克逊会顺利通过提名,原因有三:第一,杰克逊没有那么多的政治包袱;第二,目前参议院的党派实力均衡,是共和党与民主党各占五十席,如果发生党派投票的状况,按照宪法规定,副总统哈里斯拥有的一票,将发生决定性作用;第三,目前杰克逊的支持票,已经有了五十四票,超出提名过关的最低五十一票。

杰克逊被拜登提名后,第一位公开支持的共和党,是犹他州的罗姆尼(Mitt Romney)。2022年2月27日,他告诉CNN记者巴希(Dana Bash)说,他会公开支持杰克逊的提名。

2021年6月,在杰克逊被拜登提名为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时,有三位共和党参议员投了持票:南卡的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阿拉斯加的穆尔科夫斯基(LisaMurkowski)、缅因的柯林斯(Susan Collins)。目前为止,没有看到可以使这三位参议员改变对杰克逊的迹象。

有“莫斯科米奇” 外号的麥康諾,虽然阴阳怪气地放冷箭说,“杰克逊是黑金集团的至爱”,但他的可信度极低,煽动不起什么风浪。

如无意外,美国近代民权运动发展史,将更上层楼,喜迎美国司法史上第一位黑人女性大法官的诞生。

2022年3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