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钱生娃”的任泽平回来了,这次说生娃太贵?

0
前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今年1月因为“印钱生娃”的观点,被微博和微信两大社交平台禁言。关于90后和00后没指望,要鼓励75后至85后生娃的言论,更是引发这一年龄段人群的口诛笔伐。事隔一个多月,任泽平又回来了,这次的报告题为《中国生育成本报告2022版》。

在抛出“印钱2万亿奖励生娃”的争议性观点后,经济学家任泽平和梁建章再次高呼要拯救中国的生育率。这一次他们又有新奇看法,他们认为,引进大量外国保姆可以直接降低生育成本,300万名外国保姆可以节省2000亿元人民币。除此之外,他们还提议废除所有歧视私生子的政策、开放冻卵和人工授精技术。诸多建议都在挑战中国现有的社会观念和习惯。

乍一看题目,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官方,或是有官方背景的研究机构做的调查。实际上是携程创始人梁建章和任泽平等人做的报告。他们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人口普查和消费支出等相关数据为基础,估算得出社会各阶层和地区的生育成本。

报告的主要论点是,生育成本是影响生育意愿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因此建议九个方法,降低生育成本。他们估算得出,中国的平均养育成本全球第二贵,达到人均GDP的6.9倍,这比美国的4.11倍高出近一半,是澳大利亚、法国、瑞典等西方国家的两倍还多。也就是说,在中国这个发展中国家培养一个孩子,要比发达国家还贵得多。

Image

报告估计,中国家庭把一个孩子抚养到17岁,平均需要花费48万5000元,如果培养孩子上大学,则需要62万7000元。在一线城市,这个费用就更加高昂。北京和上海家庭将孩子抚养到17岁分别需要花费96万9000元和102万6000元。在农村,家庭平均花费则为30万元。

为了减少高昂的养育成本,任泽平和梁建章等人提出了九点建议。其中提到,给二孩家庭的每个孩子每月1000元的补贴,多孩家庭的每个孩子每月2000元,并且减少家庭所得税和社保,就可以预计提升生育率20%左右,每年多生200万个孩子。

另外,报告还写道,中国许多单身女性都有冻卵需求,但是法律不允许,一些女性只好选择在海外冻卵,费用比在国内冻卵高得多。建议政府允许人工授精、试管婴儿、冻卵、精子库等技术辅助生育。

Image

他们还提出,应该大量引进临时的外国保姆。中国大陆的大城市保姆工资平均1万元,但是香港的外籍保姆工资只有约4000元,如果引进300万外国保姆,可以节省2000多亿的费用。如果这部分措施能够落实,预计可以提升生育率2%左右,每年多生20万个孩子。

报告还称,西方很多国家对非婚生育比较宽容,政府又提供了丰厚的福利,让很多单身女性愿意且有能力独立抚养小孩。报告建议中国政府废除任何歧视非婚生育的政策,这样每年能多生20万个孩子。

暂且不说报告中的预估数字是否准确,单就允许冻卵技术这一条,就需要修改中国的现有法律。中国首例单身女性冻卵案去年9月刚刚结束第二次开庭,一名30岁的女性因为不能提供结婚证被拒绝冻卵,而将医院告上法庭,再次掀起关于“单身女性生育权”的讨论。

国家卫健委去年曾指出,将辅助生殖技术作为商品提供,会不可避免地发生以盈利为目的技术滥用。而且冻卵技术存在健康隐患,安全性和有效性有待进一步证实。

Image

在梁建章和任泽平等人的报告中,并没有就开放冻卵的可行性进行讨论。在九条建议中,推广灵活办公模式、提供大量住房补贴、开放冻卵、给私生子维权等都和当下热点话题沾边,但是预估提升生育率的方法却相当简单粗暴,讨论也不深入,多少有牵强附会、博眼球的嫌疑。

不过,这次网民们并没有过多关注报告给出的建议,而是把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养育成本的数字上。对于100万的生育成本数目,网友们纷纷表示算少了:“有人问为啥是17岁?因为17岁后带小额恋爱买房买车……更惊人。”“开什么玩笑,现在早教补课一年都得好几万。”“这还没考虑货币的时间价值。”

可以看出生养孩子贵这个话题,能激起中国网民们的很多共情。对生存环境和质量的担忧,让很多人不再情愿将孩子带到这个社会,并且强烈地表明少生甚至不生的意愿。

Image

但是,组建家庭生儿育女不只是冷冰冰的金钱付出,生育成本也远不是不生育的唯一原因。有人甚至说,在今时今日,人的生育行为,从经济上肯定是不划算的,推动生育行为的,往往是观念,而不是纯粹经济理性的算计。

因此,除了生育补贴等“治标”措施外,更重要的是要形塑年轻一代的婚育观念。人类生育固然含有一种繁衍基因的本能,但有的人能从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找到生命、奋斗的乐趣,有的人享受一家大小在一起的天伦之乐,这都无关功利。一味地在生育问题上强调金钱的作用,肯定不能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