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疫情:在每天确诊数万的情况下染疫,BBC记者亲身经历求验求诊难

0
10

图像来源,REUTERS   香港医院人满为患,当局呼吁轻症患者不要前往公立医院急症室。

2月中旬,我的家人出现发烧、喉咙痛、咳嗽等病症,使用自行购买的快速病毒抗原测试剂,结果呈阳性,我也未能幸免,翌日快测结果同样呈阳性。

虽然已打两剂复必泰(BioNTech)疫苗,但我的病情不轻,体温一度超过40度,喉咙肿痛得无法说话和进食,一度在睡觉时有少许呼吸困难,挣扎是否应该去急症室。

但香港疫情愈趋严重,确诊数字不断上升,近期每天确诊数以万计,累计这一波疫情造成过千人死亡,大部分是长者或没有接种疫苗的人。

香港医疗体系在崩溃边缘,社交媒体不断流传着病人塞爆医院的片段,一度有病人需要在严寒的天气下在医院外等候或接受治疗。

最后,我选择了和很多香港市民一样的决定,自行家居隔离,学习“与病毒共存”。

求医难确诊难

香港当局呼吁轻症患者切勿前往医院,但可以选择到特别设立的指定诊所求医。

这些诊所运作执行上处理方式不一,一些诊所认为我们未被当局正式判断确诊,而拒绝让我们预约,但后来这些诊所又接受快检呈阳性的患者预约。

但首先,你要成功打通电话预约。

抗疫的士

一些香港计程车成为了政府指定的抗疫的士,司机日薪三千港元,市民可透过电话及网上预约,从住所前往指定诊所。

“你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未能接通……”连续两天,我们从早上9时,不断打电话,到诊所关门的时间,电话也没有成功接通。后来当地新闻报道,这些诊所早已预约爆满,诊所外则有人投诉求医无门。

患者可以求助私家医生或医院?可惜的是香港的多家私家医院已表明拒绝接待所有新冠患者,并把发现的所有个案转介公立医院,这一情况遭香港政府专家顾问袁国勇教授批评“道德错误”、“对不起市民”。

我联系的几名相熟私家医生也透过电话向我表明,不会接待新冠相关个案,其中一名不愿意署名的私家医生对我说:“你就算来我也只是给你止痛药,普通咳水,你只有多多休息。”

我也尝试寻找一些可提供网上诊症的平台,这些平台不多,以中医为主,但问题是当我喉咙痛至不能发声,也不知道如何透过电话让他帮我诊症。

对于上班族来说,他们需要求医的另一个原因,是需要病假纸——香港许多公司提供弹性安排措施,让员工只需提供快测结果便能够领取病假;但也有很多公司需要当局一纸证明,这些人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最后也是被迫前往公立医院的急症室。这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增加了公共医疗体系的压力。

要得到当局的一纸或一则简讯证明,需要很大的耐性,在我发病初期,香港政府并未承认市面买到的快速病毒测试剂的结果,当局建议自行检测呈阳性的患者,要自我隔离,并委托健康亲友到指定地点取得深喉唾液样本樽,再在特定时间交回收樽的地点,由当局检测后判断该名患者是否确诊和继续追踪隔离工作。

能接受这种正式检测的先决条件是你的亲友也要健康,但当身边好多人都快测阳性,或是有同住家人阳性,迫不得已下,一些患者也要亲身出门去寻觅检测樽。

提供深喉唾液样本樽的地点遍布全港多间邮局、诊所或是港铁站,但每间提供的樽数有限,你要早上7、8时冒着寒冷天气排队取樽,每人限取一樽,如果一家三口患病,严格来说需要三个健康亲友帮忙取得样本樽,又或是拜托一人分开几天取樽。

港府在2月25日开始修改准则,承认快速抗原测试检测结果。

港府在2月25日开始修改准则,承认快速抗原测试检测结果。

由快测阳性,到取得所有深喉唾液样本樽,花了足足3天,交出样本后,又等了6天,才终于收到当局发来的简讯,通知我“初步确诊”,根据香港卫生部门原本的指引,患者进行第一次核酸检测后,结果呈阳性的话即属“初步确诊”,重复检测确认阳性后,才算作正式确诊。

由发病到正式收到当局通知“初步确诊”,我前后花了9天。从收到通知到现在,又大约一周过去,也没有任何卫生部门的人打电话给我,追踪我的行踪、感染源头和密切接触者。

这也没办法,确诊人数太多,卫生部门太忙了。

意识到确诊数字急升的港府在2月25日开始修改准则,承认快速抗原测试检测结果,如结果阳性也会被接纳为确诊个案,并将推出网上登记系统,让民众自行登记。已打两针疫苗的患者在检测结果阳性后第6天及第7天进行快检,如果快检结果连续两天呈阴性,可被视为康复可外出,密切接触者也是有差不多的限制。

换言之,很多人得到当局检测结果时,其实已可能自行把自己视为康复者,又或是从头到尾,都依靠患者是否自行做到严谨的居家隔离,就算他们继续上班,或是上街四处逛,当局也追查不到——这也可能是这波疫情失控的其中一个原因。

突然承认快速测试结果,背后也牵涉不同的问题,例如市面上仍然有一些病毒快测品牌不在当局的认可名单之列,市民也不一懂得正确使用这些快速测试。

香港疫情:在人均3平米的劏房确诊,市民需要等待三天才能入院

在香港隔离很难

染疫人数的增长,远超隔离设施可负荷的人数。居家隔离成为不少自行检测阳性患者的防疫措施,但香港地少人多,一家几口居住在狭窄的空间,共享厨厕增加了互相感染的风险。

我和确诊家人自行隔离在约80平方呎的睡房十多天,医生告诉我这种做法不妥当,但我家中还有另一位未染疫的室友,他忙着清洁消毒家中每一角落,以及增添家中物资,和为我们安排膳食。他在家中另一睡房隔离,面对的风险很高,但幸运地,他没有确诊。

对于家中有未打针的长者或小孩来说,居家隔离的情况更为严峻,一旦他们染疫,病情会比较严重,例如一位爸爸陈先生,他和我近乎同期染疫,一直和我分享求医求验的讯息。

他确诊后一直躲在睡房,希望获安排到隔离设施,但苦等多天,政府音讯全无,他家中仅1岁的小朋友随后确诊,因高烧、呕吐、抽搐病征,要到急症室求医,庆幸这个小朋友已经逐渐康复,但可以想像他为人父亲的自责和带病照顾孩子的身心负担。

陈先生对记者说:“如果因为我不能去隔离而传染给儿子,令他有什么不幸,这个政府会难辞其咎。”

香港700多万人口,已有600万以上的市民接种第一剂疫苗,但长者疫苗接种率仍然不足,其中80岁以上的长者,只有约一半人打了疫苗,小孩子打针也还处于起步阶段,不少专家此前指出,香港需要严格的防疫措施,很大程度也是为了保护这些脆弱群组,也是难以“与病毒共存”的原因。

香港政府近期一直坚持的“动态清零”政策,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实际操作上,无论是检测、医治患者还是追踪个案,各个层面的安排都严重滞后。

Customers wearing face masks shop in front of partially empty shelves at a supermarket, ahead of mass 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19) testing, in Hong Kong, China March 4, 2022.

图像来源,REUTERS    业界人士表示,香港食品货源充足,但因抢购潮、超级市场及运输人手短缺,令货架难以即时补货。

确诊一周后,我的新冠症状已经完全消失,连续两天快检结果阴性。我从隔离两周的睡房走出来,再次来到超级市场买东西的时候,发现这个城市已不一样。我家楼下的唯一公车线已经取消,我所住的大厦也因保安员要居家隔离而无人看守,附近多家食肆和商户店贴上告示,因疫情严重而关门。

许多商户和食肆因员工或其家人确诊,要缩短营运时间或暂停营业,一些公共运输也因疫情而要缩减班次或取消服务。

香港政府正计划推行全城强制检测,有一名官员说不排除“禁足”,引发超级市场抢购潮,货架上空空如也。

港府在3月1日曾发新闻稿,称“完全理解”市民的焦虑和忧心,呼吁市民提高警觉,留意政府资讯,“不能被别有用心的人所散播的谣传误导,从而产生不必要恐慌,作出非理性行为”。

特首林郑月娥连日来多次感谢中央政府支援香港建设方舱医院、协助香港检测和护理工作及确保香港物资充足,她表明就算全城“强检”不会全城“禁足”,只是希望大幅减人流。

但具体如何做?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强检”会否增加风险?政府如何判断哪些确诊者可以进入隔离措施?从“强检”消息出炉至今,未有定案。

全体香港市民,包括数以十万计的新冠患者,只能继续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