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普及「中间道路」 人民和睦友好(上)——2022年国际藏汉人民纪念「3•10」西藏自由抗暴63周年网络视频会场实录

0
12

2022年国际藏汉人民纪念「3•10」西藏自由抗暴63周年网络视频会议所有与会人士。图/田牧制作提供

文/田牧(整理与编辑) 2022-03-10 14:17

每年的「3•10」,是西藏人民自由抗暴纪念日。

3月7日,美国、印度、德国、法国、荷兰、芬兰、日本、台湾、澳大利亚等各国的朋友聚集在ZOOM视频网络会场,举行「支持『中间道路』、藏汉和睦友好——2022年国际藏汉人民共同纪念『3•10』自由抗暴纪念日」活动。

今年的「3•10」更是独特,朋友一进入ZOOM网络视频会场,除了寒暄问候外,话题即刻转入被烽火硝烟笼罩着的俄乌战争。面对眼下俄罗斯军队的血腥侵略,与会者不禁联想起63年前中共军队在西藏的侵略与屠杀,悲剧效应真实清晰。古老的乌克兰遍地焦土残垣,人民在战争中流血死亡、颠沛流离,可以想像当年尊者带领西藏人民漫长的西行之路何其艰难。

尊者曾教诲教诲道:汉藏之间存在矛盾,源于中共的专制统治,这些问题是人为造成的。世界上人为制造的麻烦比比皆是,人为制造的难题,需要人们共同去沟通、去化解,通过增进接触与交流,了解真相,共同承担起寻求和解的责任。今年的纪念活动,让每一位参加者,从63周年的西藏血泪记忆中,从藏汉两族人民的理性思考中,延伸至对正在发生着严重人道主义灾难的现实,产生了新的觉醒与思考,是否也有一个「中间道路」的思考与选择?无论是哪个民族,人民之间不能产生仇恨,普天之下,同样有一个「普及『中间道路』人民和睦友好的基本思想」。

出席今年纪念活动主要嘉宾有:魏京生、谢志伟、次仁娜姆、胡平、王丹、玛丽•侯芷明、严家祺、王军涛、廖天琪、黄慈萍、牧野圣修、席海明、蒋扬次仁、米歇尔•雷、慈诚嘉措、陈破空、罗兰德•库讷、王维洛、长平、丹增•措希鲍尔、陈奎德、陈立群、王安娜、李恒青、高健、王进忠、宋书元、吕京花、张菁、潘永忠、姜福祯、刘伟民、李方、董鹏等。

纪念活动由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欧洲之声社长廖天琪与六四学生领袖李恒青一起主持。

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欧洲之声社长廖天琪。图/撷自ARD德国电视台,田牧提供

廖天琪:纪念活动的现实意义

廖天琪在开幕发言中说:这些天以来,全世界都为俄罗斯的军队坦克入侵乌克兰的行动感到震惊和愤怒,今天普丁的行为难道不是当年毛泽东派出解放军镇压西藏的翻版吗? 63年前3月10日发生在西藏的事件并没有成为历史,它还是摆在我们眼前的现实问题。直到今天,西藏人还受到压迫与剥削,甚至文化灭绝的威胁,还有大量的藏人流亡海外,有家归不得。藏人爱戴的神明达赖喇嘛尊者也离开故土超过一甲子。

军事暴力不能解决问题,只能制造问题,战争造成人道灾难,摧毁人类的物质和精神文明,留下难以弥合的伤痕。 63年前在拉萨发生的悲剧是这样,如今在欧洲重演是一样的,其根源在于独裁者和独裁政权偏执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在于大一统的沙文主义观念。

我们都是自由、民主和人道普世价值的笃信者,今天我们聚在一起,要发出强音,抵制一切无论是军事霸权战火,还是政治、文化上强制暴力。乌克兰今日遭强暴烧杀的例子,更凸显了达赖喇嘛尊者提出「中间道路」,以和平协商对话方式来解决汉藏问题的建议是非常睿智,并且具有高度可行性的,我们坚定地支持这种理性和平的方案。

今天参加会议发言的国际人士很多,有政界、媒体和各界民主、维权人士,特别高兴有达兰萨拉藏人行政中央的次仁娜姆议员和一些藏人朋友参加。我们的朋友、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德国分部的执行主任凯•米勒(Kai Müller)临时请假,要在柏林迎接上千名乌克兰逃难者来德国安置,大家看到了吧,我们今天的纪念活动与乌克兰苦难相连。今后我们民间汉藏的交流,应当更加紧密,理解、尊重、欣赏彼此的文化和传统,相互扶持,守望相助

西藏人民议会议员次仁娜姆。图/撷自视讯会议,田牧提供

次仁娜姆:才旺诺布用生命传递藏人抗争声音

西藏人民议会议员次仁娜姆致辞道:今天,我们藏汉朋友,聚集在这里(网上),共同纪念「3•10」西藏自由抗暴纪念日。 3 月 10 日,对藏人来说,是一个难以忘怀的、特殊的日子。 1959 年的 3 月 10 日,数以万计的藏人同胞,在西藏首府拉萨集会,反抗中共的暴政,遭到中共解放军的血腥镇压,迫使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尊者,以及数万藏人离开家园流亡印度。

从 1959 年的 3 月 10 日至今,63 年以来,西藏境内的藏人遭受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种族清洗运动,也是西藏历史上最艰难的年代。中共暴政的文化、种族灭绝政策一天也没有停止和改变。

这两年,人们在关注香港人的悲剧;新疆人的悲惨的时候,其实,中共在西藏境内的打压,不但没有停止,而且变本加厉;每一天、每个月、每一年,被中共暴政抓捕、关押、判刑、殴打致残,甚至杀害的藏人不计其数;对西藏的语言、文化、宗教等采取「中国化」的强制行为,日益严重。当然,西藏人的非暴力抗议也从未间断过。

就在这几天,当全世界的目光关注着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时候,在西藏,一位年轻的音乐才子,抗议中共暴政而自焚殉难;这位自焚的烈士,他叫才旺诺布,年仅 25 岁,留下双亲,就这样走了。他在中国有上百万的粉丝,他们已经在问,这是为什么?如果中国境内的朋友,能看到我们今天的这个直播,或之后的视频,我想说一句:你们想了解其中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从今天开始,请你们不要只听信于党媒的宣传,观察各方的讯息,独立思考,完整客观地了解西藏的事实真相。其实,至今已有 150 多名藏人自焚,其中包括僧人、作家、艺术家、妇女、儿童……他们,除了燃烧自己的身体以示抗议之外,从未伤害过他人,这就是非暴力的精神。

当你们了解了真相、理解到起因、感受到不公时,一定会关心、支持藏人追求自由的举动。这就是达赖喇嘛尊者提到的汉藏相互了解、相互尊重、平等对话、互利共赢的「中间道路」的基础,也是藏汉和睦相处的根本,我希望这一天尽早到来。

最后,我想引用达赖喇嘛尊者在西藏自由抗暴 41 周年的一段讲话,作为我今天谈话的结束语,达赖喇嘛尊者说:「今天在此举行这一纪念活动之时,我们的自由斗争仍处于争取中,而西藏人民的坚强意志,以及国际社会日益支持增强了我们的信心。我们从流亡开始就对未来抱着良好的期望,同时也作出了最坏的打算。长期以来,我们努力寻求与中国政府通过和谈达到和解;并积极促使藏人与包括台湾在内的海外华人兄弟姐妹进行接触,以达成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和相互同情;同时我们不断地通过显彰西藏自由斗争的实质、保护西藏传统的宗教与文化、宣扬和平非暴力思想、加强民主制度,与国际间支持我们事业者加强联系等,努力对西藏流亡社会的基础得到更加稳固。」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图/田牧提供

魏京生:反抗运动要警惕披着羊皮的狼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指出:63年前。由于共产党违背西藏人民的意愿和现实,不遵守他们自己的承诺,开始了共产主义化的所谓改革,引起了藏族人民的强烈反抗。这个反抗遭到了共产党军队的残酷镇压,血流成河。持续几十年的镇压,西藏的宗教、文化遭到了毁灭性的摧残,人民的人权和尊严被践踏。许多藏族人被迫流亡异国他乡,至今不能回到自己的家乡。

反抗共产党的暴政,既是各族人民的愿望,也是各族人民的利益。共产党的压迫和剥削,是建立在一党专政的基础上。共产党的压迫和剥削,是不分民族和性别的。男女老幼无不在共产党的魔爪下受苦受难,反抗共产党的暴政,也不分男女老幼和民族。所有受压迫的人,都应该团结在民主自由的大旗下,对共产党形成长期的反抗,让是共产党淹没在各族人民反抗斗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共产党会坐在那儿等着我们去推翻吗?当然不会,他们除了继续推行残酷镇压、无情打击的政策外。最拿手的就是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战术。怎样分化瓦解呢?在各个反抗团体内部挑拨离间,在各个反抗团体之间挑拨离间,制造矛盾。是共产党传统的,也是经常有效的政策。

共产党的特务们就象披着羊皮的狼,伪装得很好,就像你的朋友一样。他们在你的身旁说着漂亮的语言,也像你的朋友一样。但这些伪装的朋友所做的事情,是挑拨各团体内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削弱和瓦解反抗者的团结。在各民族的反抗团体之间制造矛盾和分裂,利用这些矛盾和分裂制造内斗,削弱和瓦解反抗者的团结,最终达到消灭反抗力量的作用。

西方古代有个伊索寓言,其中的一个故事。说的是乌鸦得到了一块肉,站在树枝上得意洋洋。一只狐狸看到了,就夸奖乌鸦说,你的羽毛多么美丽,歌声多么动听。说得乌鸦心花怒放,哇的一声就把嘴里的肉掉到了地上。狐狸不能上树,但它可以用诡计让肉自己掉到地上来。

我们的很多朋友不会向共产党屈服。但共产党的特务会让你和自己的朋友分裂,就像那块肉一样掉到共产党的阴谋中去。我们要有对共产党斗争的不屈不挠的精神,也要随时警惕披着羊皮的狼挑拨离间的阴谋。各民族和各反抗团体间的团结,是我们力量的源泉。要特别珍惜和保护这个团结,才能赢得我们大家的胜利。

台湾驻德国大使谢志伟。图/撷自ZDF德国电视二台新闻采访,田牧提供

谢志伟:我们与藏人乌克兰人站在一起

台湾驻德国大使谢志伟,是海外中国民运、藏人、新疆人、蒙古人、香港人的良师益友,十几年如一日总是与大家站在一起,支持与鼓励中国的自由民主正义事业。

谢大使百忙之中拨冗莅临纪念活动网络会场,他演讲道:各位亲爱的朋友们大家好!身为台湾驻德代表,我今天在此致辞,我想到的不仅仅是1959年3月10号西藏的抗暴纪念日,我也想到了台湾在1947年「2•28」之后的3月9号到17号的大屠杀,今天当然更不能不想到当下仍然受到俄国普京残暴轰炸杀害的乌克兰人民。

1959年3月10号,1947年3月9号到17号,目前3月正在进行的俄国对乌克兰的屠杀,3个3月天没有一个是春回大地,全是血溅天地,令前人悲痛不已,令今人哀叹不止。独裁政权和独裁者的邪恶不分东西,似乎不停地在嘲弄人类的善良与正义。在自己的家里、在自己的家乡、在自己的土地上被入侵者屠杀至家破人亡还不够,存活下来的人往往还得离乡背景、流离在外。这个悲剧某种程度来说,在西藏仍然天天在上演,在当下的乌克兰这是方兴未艾的现在进行时。德文的痛苦叫做Elend,这个字的本意是陌生人、外来者的意思,因为那个「lend」有「land」的意思,而那个情景就是离乡背井、流离失所,成为异乡人,成为失去家乡,或故乡,或者土地,或国家的异乡人的痛苦,这一切就在于他失去了家。闽南语在我们台湾话里面家这个音跟这里、家是同音同义,我想不是没有原因的。即便在中国北方的语系里面,家跟这儿、这里也一定有意义上的联结。汉藏两民族的人,原本可以发展出守望相助、情同手足、甚至于远亲不如近邻的亲切亲密关系,结果却演变出完全背道而驰的结果。这一切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政权以残暴的手段侵占了西藏,迫害了西藏人。

另外一个本来可以救赎人类痛苦的字,在我来看叫作文化。文化这个概念大家都晓得,英文叫做culture,德文叫做Kultur,他们都是日耳曼语系。这个Kultur本来的意思是掘土,也就是耕田耕种土地,跟我们台语「不拓」竟然是很接近的,也就是说文化这个概念它的本来意思,就是耕种土地开耕土地。这个字它跟后来非常正面的概念、跟后来一个非常负面的概念却是同源同根,叫做colonization,德文Kolonie。前面这个colo其实就是cur的意思,就是你去开垦土地,很遗憾的你开垦了别人家的家乡,把人家的土地当作自己土地来开垦,所以屠杀变成承包的手段。因此中国共产党所加注于西藏人的伤害,很讽刺的正是culture文化这个字的一体两面,正面的culture文化就是透过体力和毅力来耕耘土地,在自己的家乡在自己的家园自己的国家落地生根,然后文化就得以扎根发展。残暴者也就是外来者他只是透过武力跟暴力跟强力来实现。所以我们看到的体力跟毅力,在这里跟暴力跟强力对峙起来。千百年来藏人在西藏扎自己的根,或者他们在自己的家自己的土地自己的国家扎自己的根,千百年来如此。可是一甲子以来,也就是63年超过一甲子以来,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人,但是中国共产党,在西藏刨藏人的根,藏人在那里扎根,中共在那边刨根。今天达赖喇嘛尊者所建议的「中间道路」,已经是对中共政权最温和的一个善意的回应了,作为相对于藏人广义的一份子,我们作为自由世界公民的一份子,我们在此责无旁贷的唾弃、抗议中共政权的暴力,及加注于藏人及他们土地和文化的伤害。在1959年3月10号抗暴63周年的前夕,我作为饱受中共武力威胁的台湾政府的代表,和各位先进前辈们聚在一起,我们来确认,文化本来是可以用来深化人与人之间的人文关系存在的,而暴力与文化是抵触的,没有一个政权可以用任何借口并吞侵略另一个民族或国家,更不用说对付本国的人民了。没有一个借口可以作为人道的破口,那么一旦真的出现了破口,我们不但要破口大骂,我们还要团结对抗之。

今天我们和藏人、乌克兰人站在一起,我什至要说,今天就在这一天,就在我们纪念西藏抗暴63周年的前夕,今天我们都是藏人,今天我们都是乌克兰人,他们被伤害、他们被威胁、他们被迫害,就是我们受威胁、我们受迫害;团结力量大,强过那恶霸。

谢谢!祝各位身体健康平安如意!我很高兴也很荣幸跟大家站在一起,谢谢!

中国民运著名理论家、《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图/王爱提供

胡平:「中间道路」是理想主义和务实主义完美结合

胡平是中国民运的著名理论家、《北京之春》名誉主编,几十年来,他撰写的中国民运思想与理论,成为启发与带动一批批中国知识青年的觉醒与成长。

胡平的发言是:谢谢今天会议的主持人,尤其很高兴见到有很多藏族朋友来参与这个会议。我们聚会是为了纪念藏人抗暴斗争63周年,在这个日子里有2件事情也值得一提。

第一就是俄国侵略乌克兰这件事,这件事儿还在进行发展过程之中,它最后会什么结果?现在还很难断言,但是它已经给整个世界的政治格局造成了深远的影响,所以这个也是值得我们关注。另外从俄国侵略乌克兰,我们自然会联想到在63年前,中共怎么样派解放军去镇压西藏人民。在这个时候唤起大家对63年前发生的一件事的罪恶的回忆、记忆,也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一件事,就是刚才很多朋友也谈到的,年轻的藏族歌手才旺罗布,在2月25号布达拉宫前自焚抗议。自从2009年以来,已经有157名藏人自焚,还有在境外在印度和尼泊尔也有8名藏人自焚,人类历史上这么多人自焚,那是非常非常罕见的,它不但表现了藏人追求自由的那种顽强不屈的斗志,而且提醒世界,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怎么样的罪恶,在这种背景之下,我想我们纪念63年前的这种抗议,就格外有意义。再有呢我们也通过从历史和现状,也使我们感到,达赖喇嘛尊者提出的「中间道路」是非常英明、非常富于政治智慧的。

「中间道路」还有两大优点:第一它在道义上是正确的,它既坚持了维护藏人的基本权益,同时对中国人也是有利的,它是达到一种双赢的局面;第二中间路线的优越性,就在于它有很强的务实的精神,它不仅仅坚持理想,同时也相当照顾现实。如果我们仅仅是屈从于现实,放弃对理想的争取,那毫无疑问是错误的,但是如果我们只是一味的高调宣传我们的理想,而不顾及现实,那也是不妥当的。而达赖喇嘛尊者的「中间道路」,就是高度的理想主义和高度的务实主义的一种很完美的结合。在今天我想大家对这个问题应该有更深的体会,当然也有人说「中间道路」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成效,我想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单单看一看现在国际社会对藏人的关心,藏人在整个国际上有这么大的影响力,那就和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是非常有关系的。

你可以想像,如果哪一天藏人放弃了达赖喇叭的「中间道路」,那不说别的,单单是他在国际社会上的活动空间,很快就会大幅度的萎缩,这当然对藏人的正义事业是不利的,另外也正像尊者多次强调的,他越来越不对中国政府抱希望,但是越来越对中国人民抱希望。从长远来看,是政府有力量呢,还是人民有力量?当然是人民有力量,所以我们现在一次一次的聚会,我们也知道,不仅在海外,包括在国内也要更多的关心西藏的问题,理解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因此我们有理由对未来充满信心。

八九学运著名学生领袖王丹。图/撷自网路,田牧提供

王丹:才旺罗布是烈火中歌唱的凤凰

中国八九学运著名学生领袖王丹表示:我觉得所有大规模的抗争,还有所有追求正义的事业,当然有宏观层面的思考与讨论,但作为学历史的学生,我更关注那些个体生命在这个抗争中,他的付出所带来的这种价值。这就是刚才大家谈到的,2月25日西藏歌手才旺罗布自焚事件,这件事件对我个人来说,心灵上是个非常大的震撼,我在这里要说的是,我们当然不是鼓励他人用牺牲生命的方式去抗争,但是我也高度尊重他这种抗争的意愿,我也相信他的这种提升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刚刚我在我的脸书上发布了才旺罗布自焚的消息,我可以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我发布消息之后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到目前已经有3254位读者,通过点击表情包然后达到关注和介绍,一个小时3000多,这在我的脸书上是相当高的一个记录。可以看到这位年轻歌手的举动引起了外界多么大的关注。

在底下的网友留言中,我觉得有些也可以介绍。有的读者说:「不赞成以死相搏的这种方式」。但是有位读者就说:「他的理解才旺罗布不是以死相博,他是在控诉集权,以生命唤醒世人。」也有台湾的网友说:「是对中共灭绝西藏种族最惨烈的一种抗议行为」。也有包括底下网友,我也不知道来自哪儿,打的简体字应该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称赞他是勇士,然后也表示令人心痛。台湾有个有名的YouTuber叫李文成,有几十万的跟随者,他也看了这个新闻,之后的留言说:「希望所有人在关心乌克兰之际,不要忘了在赤色的土地上还有无数的生灵受伤流泪」。另外也有人说:「他的牺牲是值得的,会有人记得的,会有人去想想,为何这件事会发生?会有人因为他会努力做些什么,让这样的事不再发生。」留言非常多,现在还在不断的增长。

我的意思是说,这样的一个年轻歌手,他虽然是一个很个人的行为,但实际上他已经引起了非常多的人对西藏目前状况的关注。就是我们关注历史的时候,我还是希望大家也要对个人的付出给予更多的关注,希望大家不要忘记,不要忘记这位年轻的歌手,才旺罗布为争取西藏人民的自由做出的这种牺牲。我觉得对个人的这种铭记的意义不亚于我们对总体的政治局势的分析。从宏大的论述来说,这种个人的记忆更重要。所以最后我用在我脸书上写的简短的一段悼文,做一个结束。

我是这样陈述的:才旺罗布25岁,一个25岁的人,如果他决定用苟且的方式活着,他其实可以得到几乎一切的东西,除了自由。在中国除了自由,你几乎一切都可以得到,但是才旺罗布他选择了自由,放弃了其它,所以我认为,他是一只在烈火中歌唱的凤凰。希望大家能够永远记住他,也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付出的代价!

法国作家、汉学家玛丽•侯芷明(Marie Holzman)教授。图/田牧提供

玛丽•侯芷明: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精神令世人折服

法国作家、汉学家玛丽•侯芷明(Marie Holzman)教授,可说是30余年如一日,长期关注与支持西藏、维吾尔、南蒙古、香港、台湾、中国民运等自由民主事业,她把大家都视为朋友,每一年的「3•10」纪念日,她都会参加。

玛丽教授在发言中表示:今年的这一天,当我们在此与西藏朋友一起纪念中国军队入侵西藏63周年时,乌克兰的悲剧给了我们什么启示?几天前在西藏自焚的年轻藏族歌手才旺罗布告诉我们什么?这两个事件,大事件和小事件,参加本次会议的所有与会者已经知道的事实:证明了一个颠簸不破的真理,只有当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和俄罗斯共产党灰烬,最终不再造成危害时,乌克兰和西藏才会恢复和平,恢复生机。

乌克兰选择了民族抵抗的光荣道路。乌克兰人民正在经历的可怕牺牲是无法想象的,我们还无法猜测其结果。

西藏人民确实在1959年以后的岁月里,一直在抗争,一直试图起义,但降临在他们身上的镇压与迫害超过了一个甲子。促使达赖喇嘛选择了「中间道路」,鼓励他的人民以各种可能的方式,尝试与侵略者、统治者建立和平关系,并组织起来,使西藏人民和西藏传统文化、宗教、风俗等,能够在连续不断的镇压中保护下来,生存下去。

今天很明显,达赖喇嘛仍然是世界上最受尊敬和爱戴的宗教领袖之一。但我们爱的是他对和平的承诺,他不惜一切代价拒绝暴力,以及他克服仇恨和绝望的个人魅力与智慧,继续传递有利于保护人类和环境的信息。事实上,这是一个合理的智慧的信息,因为人类不需要别的东西:一个平静的自然和一个平和的人性。

不幸的是,道德和政治往往不在同一水平线上。达赖喇嘛同意尝试与中国共产党进行对话,只是要求西藏真正的自治,而不是独立,他追求的依然是一个梦幻。他最大的成就是说服了西藏人民,只要有耐心,中国政府最终会听到并理解西藏人民的要求。积极的结果是,支持西藏独立的人放弃了拿起武器,放弃了对抗中共军队的暴力斗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达赖喇嘛使西藏人免于遭受乌克兰战争的恐怖,但他尚未赢得和平。

日本政治家、前日本经济产业副大臣、日本支持西藏联合总会会长牧野圣修。图/田牧提供

牧野圣修:我去年的承诺已变为法案并已实施

牧野圣修先生是日本政治家、前日本经济产业副大臣、日本支持西藏联合总会会长,他也是中国民主运动的老朋友了,他与魏京生、胡平、廖天琪、王丹、李恒青等都非常熟识,与台湾驻德国谢志伟大使也是老朋友了,会前他就是说:我担任日本支持西藏联合总会会长,每年的「3•10」纪念日我必须参加。

牧野圣修先生的发言是:疫情期间,去年首次参加「国际藏汉人民共同纪念『3•10』西藏自由抗暴纪念日网络会议」时,我说:西藏问题与中国民主化问题是表里一体的,需要从外部和内部同时促使中国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过去的一年中,由我担任会长的「日本支持西藏联合会」与日本支持西藏国会议员联盟、日本支持维吾尔国会议员联盟、日本支持南蒙古国会议员联盟、日本国会议员跨党派人权外交联盟,以及达赖喇嘛驻日本代表处、在日本的西藏团体、维吾尔代表团体、南蒙古代表团体、中国民运及香港人权团体等十多个团体组织,共同推动「日本国会就人权问题谴责中国的法案」。

在这十多个团体共同努力推动下,日本众议院在今年2月1日的全体会议上,以多数赞成通过了:「关于维吾尔及其它地区严重人权状况的决议案」,该决议案涉及到中国西藏问题、维吾尔问题、南蒙古问题、香港人权问题,以及中国人权等严重的人权状况。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国会发表施政方针演说时,就明确地表示:对日益恶化的中国人权问题,内阁将首次任命新的专职首相辅佐官,作为切实推进人权方面的长期工作。

法案通过之后,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表示:对于中国一系列的人权问题,日本政府在日美首脑会谈、七国集团会议等场合,表明了日方的严重关切,与拥有共同价值观的各国携手,采取了相应的举措。今后,日本政府将基于决议内容,继续与国际社会保持紧密合作,切实采取相关措施。

今年年初,作为针对中国政府压制人权问题的回应,由新设的专职首相辅佐官协调日本相关政府省厅部门,收集和评估包括外务省、法务省的人权问题情报,交给首相官邸,并向中国表达日本的严重关注。

关于「日本国会通过了谴责中国在西藏和其他被占领地区侵犯人权和宗教自由的决议」的详细内容,在藏人行政中央的官方网站做了比较详细的报道。今年,我们会继续推动这方面的工作,然后把它落实到具体行动上。

专文属作者个人意见,文责归属作者,本报提供意见交流平台,不代表本报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