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畴:习近平的恐怖情人 台湾的韩战效应—《习近平不知兵》

0
15

奉上千亿欧元,换得普丁出席张家口(史上之塞外)冬奥会开幕式、加上闭幕式后才对乌克兰动手之承诺,习近平瞬间赢得了一个恐怖情人。开战仅仅十天,不仅战情不顺,西方以闪电之速集结,对俄制裁,普丁错愕,习近平进退两难。虎年骑上了虎背,老虎普丁岂容习近平下虎,就在西方舆论界开始隐隐明示北京乃帮凶之际,普丁大声向国际夸赞中国是真正的朋友、高大的国家,硬生生得把习近平绑上普丁号战车。

就像史达林玩了毛泽东一把,普丁也把习近平玩了一把。史达林俾倪世局,鼓动金日成南侵,迫毛氏卷入韩战,没料到美国参战,后虽以和局收场,但意外的救了台湾。历史不会重复,但是会押韵;俄乌之战的收场韵脚,难说不会导致韩战效应,台湾再度因祸得福。蒋介石曾有他人代笔之杰作《苏俄在中国》,痛斥苏俄对中国之谋害;或许日后某高人会出续本《苏俄于台湾》,畅论苏俄对台湾的贡献。

普丁动武乌克兰,初始目的十分清楚:彻底的、永久的拿下黑海周边之军事要地、工业集群、富饶矿区,如克里米亚,顿巴斯等地;另占领基辅,建立反美政府,作为与西方谈判之条件。至于外传与习近平随后对台动武之默契,实情难辨,但我判断,即使是真有其事,对普丁也是假事。试想数月前记者询问普丁有关习近平攻台之可能性,普丁轻蔑一笑,说经济手段就可解决之事,何须动武?普丁完全不天真,他当然知道中国也无力「经济取台」,但连跨陆取乌这件事都弄得如此难堪(2014克里米亚经验),何况跨(台)海作战?他那轻蔑一笑,笑的是习近平不谙军事,不知「兵者国之凶也」这道理。俄乌之战,胜败不论,普丁绝非不知兵者。相较之下,仅有红二代大院勾心、政场斗角经验,毫无战争经历的习近平,虽通过政斗取得「军委主席」地位,却天真的误以为「集中资源办大事」的经验可以无缝转移至「集中资源打大战」之上。

《美国国家利益之本质》

俄乌之战牵动之世界大局下,回头看看美国的意图走向。由这事件,完全可以看出何谓美国的「国家利益」以及其本质。 「国家利益」这名词各国都朗朗上口,然而涵义有所不同。在我看来,国家利益至少有两类,一类是制度性(如美国)的国家利益,另一类是非制度性(如俄国、中国、伊朗、北韩。。)的国家利益。

制度性的国家利益,不随领导人变更而转移。别看2020美国大选中斗得腥风血雨、别看川普被称为「单极主义」而拜登被称为「多元主义」,遇到世界变局时,制度自然会规范出延续性。这不,中国政策上是「川规拜随」,对俄政策上,虽然川普放言如果他还是总统战争不会爆发,但我相信,在爆发已成事实的情况下,即使总统是川普,对策也不会与拜登差太多。

非制度性的国家利益就不同了。普丁及习近平,只要换人了(无论是因为健康、刺杀或政变),国家利益政策立刻可以180度转弯(想想邓小平、戈巴契夫、甚至普丁之案例)。

无论同意不同意、喜欢不喜欢,美国的国家利益就是「不容许地球上出现足以动摇美式秩序的国家或势力」,手段可以是外交、经济、或军事,方式可以是利诱、颠覆或胁迫。共和党保守主义的川普说,这世界上有「深层政府沼泽地」必须清除,民主党自由主义的拜登说,只有多元包容才是正道,但相信我,他们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坚持都如以上所定义。

当前,足以动摇美式秩序的国家,大咖有俄国、中国,中咖有伊朗,小咖有北韩。而足以动摇美式秩序的势力,大咖乃独裁政体、共产主义,中小咖不一而足。对这些国家及势力,川普、拜登的手段方式不一样,但基本立场不会有差异,就算大家所担心的万一贺锦丽接班,手段上或会出现奇观,但基本立场还是一样。
即使在手段方式上会有差,但是美国的步骤都会遵循一个原则、一条路线:先敬酒,敬酒不吃吃罚酒,罚酒不吃就灌酒。有人会称这是霸权。是的,这的确是霸权,但是霸权也有分「善霸」和「恶霸」;选择不多,但必须做出选择。

普丁对基辅动武,在美国国家利益的光谱上,已经进入「罚酒」阶段,若他再进一步(而这是极可能的),那就进入「灌酒」阶段。历历在目,已经被绑上普丁战车的习近平想来难以入眠。

《世界秩序一次重置? 》

当前世局中的最大悬念,就是美国是否认为时机已到,一次性的重置(reset)世界格局,以保美国秩序贯穿本世纪。

世界局势本来就已经像是高压锅内待烹的爆米花;经济的贫富差距、金融的货币危机、政治的开放与独裁对立、美国与中共政权的争霸、跨国深层政府与在地利益之间的拉锯、混杂着宗教及人种的地缘冲突、民粹派对建制派的挑战、中心化及去中心化的科技拉扯。 。 。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肯定治丝益棼,美国苦于找不到一个足够高大尚的机会窗口,以(对美国利益而言)最低代价,一次性的重置世界格局。

好家伙,普丁插队进来了,战车上还绑着个习近平。另角度把时间拉长来看,也可视为美国在国家利益下请君入瓮,而普丁已经一只脚踏入瓮,习近平欲挣脱而不得,破罐破摔之下随着入瓮也并非不可能。

若美国有重置格局之大意图,欧洲及日本固然无此胆,但若普丁战车不停,也只能站队美国。因为,只要是具有起码见识的政治家,都知道这个世界、这个地球,已经走到了不得不重置的时刻了。无论在政治上、货币金融上,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带来的复杂及混乱已经无以为继了,世界及地球必须再度简单化。

《普、习、俄、共、中,五者剔谁留谁? 》

若是,美国可以一鱼四吃。政治上,视普丁神智状况,选择「安普保欧」或「去普保俄」,对中国,视习近平识相与否,选择「去习保共」或「去共保中」。经济上,迫使欧洲及亚洲承担自己的区域安全成本。货币金融及财政上,促成全球勒紧裤带,缓解过去20年累积的美元超发压力、摊平美元泡沫, 由全球吸收。供应链秩序上,通过吃紧期,重整至对美国国家利益最有利的状态。

在理性层面,事实上,「安普保欧」还是「去普保俄」,普丁本人的选择先于美国的选择,而「去习保共」还是「去共保中」,习近平本人的选择先于美国的选择。换句话说,罚酒还是灌酒,优先选择权其实是在本人身上的。

局势演化过程中,是否会发生较大战争?不敢说一定不会,这得看普丁号战车的方向及冲劲,还有习近平的心智和身手是否足够跳下战车。事态是严重的,否则美国特使团也不会在下班后才接到紧急通知来台安定人心。

《台湾之正道》

至于台湾,没什么好说的。过去的韩战不是台湾挑起的,后来的韩战效应也不是台湾可以决定的。这次乌战也一样,守住正道,对外拒共保台,对内清除政治肉桶,建立民防、向国际证明台湾自己愿意投身保护自己。如果连自己能做的事都做不到,换我是他人他国,也会像普丁般的轻蔑一笑,受苦只是刚好而已,即使在韩战效应下躲过灾难也只是运气而已。

(世界大变局即将到来,更多有关此变局之政治、经济、金融解析,请造访「前哨预策」InsightFan.com )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