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宝刚:人口经济学

0
9
2019年中爆发反修例事件以来,按政府统计两年半已净移出25万人,当中不少是中层管理人员及专业人士,反映在同期间总劳动人口消失了16万人,回到十年前的水平,如果政府还是视而不见,将对人口政策做成重大影响,甚至国际金融中心将岌岌可危。

在上一篇「该走的那时……创新高的移民人数」刊出后不久,政府统计处就发表了2021年人口统计,由于政府统计人口是以一个「时点」进行比较,简单讲就是在一个统计时点,为当时人口作出一张「快照」,因此需要将年底及年中公布相关数据整合,才能一窥人口变化的全貌。

根据统计处数据,去年下半年港人净移出人数有2.73万人,连同截至2021年中的净移出6.92万人,换言之全年净移出人数有9.65万人。

这个统计与英国内政部发表BNO 5+1 Visa申请人数,截至去年第四季累计申请10.4万人申请者移英相当接近,但连同同期间澳洲及加拿大等地有为数不少的移民/求学人士,看来当局仍然是刻意低估净移出人数。

但是,政府公布的数据刻意淡化相关变化。统计处指,净迁移涵盖香港居民以工作、读书和移民等各种目的进出香港的流动,并非移民统计人数,并指香港作为一个国际城市,人口的流动性一直很高。这说法明显划蛇添足,混淆视听。

comdata.jpg

图表来源:政府统计处

但如果将这个数据时序稍为拉长,就可以看到这个移民潮流走的人数,甚至已远超过97回归(当年净移出人口只有5.2万人),由上图可见,由2019年年中反修例事件开始计算,下半年净移出人口有1万人,2020年上半年4.91万人,下半年为9.64万人,加上上述2021年的9.65万人,合计已有高达25.2万人净移出。很大部分离开的港人是因政治原因而移民,亦有因为疫情及防疫政策而离开,当中不少是专才。

由积金局公布,累计去年全年,合共有约33000宗因永久离港而提取强积金,涉及90.14亿元,按年大增52%。平均每个申请人取走了27万元强积金。

要知道,由于香港政府不再承认BNO为有效护照,用BNO 5+1移民英国方式,并不能提取强积金,因此这三万三千个打工仔,只是移去其他国家例如澳洲、加拿大,未能完全反映实况。

而教育局发表的最新《津贴学校公积金年报》,上学年就有多达2125名津校教师,因为离职或退休等原因选择退出教师公积金,当中三分之二教学年资超过15年,退出人数是七年来最高。2125名退出公积金的老师共获发还68亿退休金,金额较上一年度大增35%,即平均每人提走320万。

劳动人口倒退十年

面对汹涌移民潮,这个人口的迁移,已经实实在在影响香港日常运作的每一个层面,可惜当局仍是置若罔闻。

翻查统计处的总劳动人口,由2019年6月,由反修例运动开始时的397.4万人,回落至今年一月只有381.1万人,即是两年半间,总劳动人口减少了16万人,期间更是连跌30个月,是本港有统计以来最长的下跌周期,劳动总人口回落至2013年1月的水平,即是倒退了整整近十年。

当然,这个劳动人口下跌,除了引证了本港人口出现大幅外移,部分原因亦与疫情导致失业,很多人因此离开了劳动市场。

不过由本港最大雇主组成的香港总商会,在三月五日发表调查报告,都警告香港人材流失是九十年代以来最严峻,可见问题已相当严重。

根据香港总商会就移民潮进行调查,结果显示近期的移民潮导致技术人才流失,大型及中小企业皆受影响。调查指出,38%受访公司表示因员工移民离港而受到较负面影响。

作为香港汇丰高层,总商会主席王冬胜认为,香港的成功有赖技术人才贡献,因此人才流失问题实在不容忽视,尤其是本港同时面临人口老化。他形容,香港正面对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最大规模的高学历人才外流,将对经济产生重大连锁效应,情况将令人忧虑。

金融中心地位岌岌可危

人口流失,在教师、公务员、医护和传媒行业等重灾区,影响已经即时浮现,而作为香港最重要支柱的金融业,一样面对严重人材流失。

本港最大两间发钞银行,汇丰、渣打都表达了自己银行员工流失的关注,渣打行政总裁温拓思表示,为了挽留人才,集团不得不用高薪挽留,更称不明白大辞职潮背后原因。

而因本地隔离政策造成营运不便,加上部分客户或交易对手业务迁走,不少基金投资和资产管理公司,都在部署调整区内双城──香港及新加坡的人手配置,由原来六四占比转为四六,甚或二八分布。

更重要是,作为本港金融市场最重要的监管者,负责执行金融纪律的证监会,去年人手流失率高达12%,较2020年的5.1%大增。证监会主席雷添良更补充,个别职级流失率特别严重,初级专业人员流失率高达25%。

以证监会年报反映,总员工人数933人,12%相当于流失112人。

其中流失率最高的,正是负责前线监管的初级专业人员,损失了四分一人手,彭博报道,由于太多初级人员离职,留下来的员工不得不每天工作12小时。

我一直认为证监会重要性不下于金管局,后者主要负责稳定联系汇率及管理外汇基金,以及负责监管银行,而证监会主要职能是监管证券及衍生工具市场,以证监会近年采取「前置式监管」,即是主动出击调查造市活动,这只「有牙老虎」已令这类违法活动有所收敛。现在当局缺乏调查人手,实在令人担心香港的公平市场环境,能否维持。

过去两年香港政府所谓的防疫政策,在第五波疫情下,反映出完全是滞后,落后于形势,这种不懂居安思危,甚至是掩耳盗铃的处事方式,如果再一次发生于人口变化上,明明眼见有大量人口迁移却不愿意承认移民的事实,维持这种「我睇你唔到」的鸵鸟心态,恐怕这种落后形势的政策制定,几年后只会一如今天的防疫大混乱,将香港社会带入另一深渊。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