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中共从不缺席世界性邪恶行径

0
5
评论|刘青:中共从不缺席世界性邪恶行径乌克兰被轰炸后燃烧的建筑。 (美联社)

俄罗斯在普京的独裁指挥下悍然入侵乌克兰,举世震惊。普京给出的理由是,乌克兰要加入北约、要加入欧盟,威胁到俄罗斯的安全。普京为了让自己占据道德高点,还将乌克兰称为“新纳粹分子”。在受到全世界普遍的谴责、制裁后,普京悍然说要采用核武器,想制止俄罗斯的入侵就会毁了全世界。其实从一些被俄军炸毁的现场看,普京已经动用日内瓦国际公约禁止的真空弹;而且当俄国感受到国际经济制裁的压力时,普京的官员又宣布要没收俄国民众在银行的存款,说这是应对国际经济制裁的唯一选项。

以上不论普京还是普京的官员,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透着血腥的邪恶,其行径完完全全展示流氓思维和行为,呈现“你看我一眼,就是挑衅、找抽”的流氓意识言行。这显然比希特勒更加凶蛮和肆无忌惮,甚至历史上还有侵吞和制造乌克兰饿殍遍野的罪恶。所以世界对俄国侵略乌克兰几乎一致谴责并制裁,为乌克兰提供大量武器和物质援助,更有维护和平的民众组成国际军旅,奋不顾身地开赴乌克兰参与抵抗俄军侵略,为世界秩序和平写下浓墨重彩的壮烈一笔。

然而凡事均有例外和反面的存在,对俄国普京邪恶侵略乌克兰,世界上也有几个声嘶力竭的叫好声,如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和车臣首脑卡德罗夫等等。不过,这些声嘶力竭者实在轻如鸿毛,世界上几乎没有人认真看待他们的喧嚣。而在支持俄罗斯邪恶侵略中唯一让人们关注的,是裹挟十四亿人口、已有第二经济体实力的中共。

表面上,中共还没有直接为俄罗斯的侵略喝彩,但是中共种种行径已说明力挺俄国侵略毋庸置疑。全世界包括联合国,通过了一系列谴责、制裁俄罗斯的议案,而中共对于此类议案不是弃权就是反对;中共对于经济制裁俄罗斯则反其道而行,大肆对俄补血。大陆人士凡是反战、指斥俄国侵略的声音,中共一律打压并在网络消声和取消注册账号;而窥测中共心意,为俄国侵略张目叫嚣的小粉红不仅畅通无阻,而且颇受青睐和鼓励。中共甚至直接出面与俄国相互呼应,例如俄国造谣美国在乌克兰有生化武器实验室,中共则立即为俄国帮腔说,美国在乌克兰的生物实验室存储了大量危险病毒。

中共在世界上的这类表演并不令人惊奇,在世人眼中习以为常;或者说,与世界一致才不可思议。中共从来全是与世界价值秩序对着干的,实际上,中共从不缺席世界性的邪恶行径。中共刚刚抢到大陆地盘后就参与侵略韩国阴谋,与斯大林、金日成密谋侵占韩国,还直接派兵挽救濒临灭亡的侵略者朝鲜。有网文高度概括中共在世界上的邪恶选边:伊拉克我们支持萨达姆,利比亚我们支持卡达菲,罗马尼亚我们支持齐奥塞斯库,阿富汗我们支持塔利班,俄罗斯我们支持普京。虽然网友的概括远不是中共在世界上邪恶表演的全部,但是确切展现了中共只认同并参与世界性邪恶。

其实翻翻中国的现代史看,中共抢霸大陆之前的大陆政权,但凡有参与世界性抗争联盟,不论是北洋政府还是中华民国,全都是站在世界正义和维护秩序规则的一方,对抗破坏规则霸凌他国的邪恶一方。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也对德宣战,虽没有直接出兵,但是中国后勤支援人员对战争胜利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的的。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更是主战场之一。在民国政府蒋委员长的坚定抗日领导下,虽然付出了三百多万将士战死的沉重代价,但最终不仅战胜邪恶轴心还成了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但是中共抢到大陆统治权之后反其道而行,这只要看一看中共所称的世界上的老朋友,竟然没有一个不是独裁专制邪恶的魔头,便可知晓绝非冤枉了中共。

中共之所以只要进行国际结交必然是独裁邪恶的,首先就是由中共邪教性质的政党教义所决定。中共的入党宣誓便渗透着邪恶和吞噬人性,誓词规定,教徒必须无条件奉献自己的一切,完全听从党的安排和遵从党的命令指挥。一个政党凭什么要求党员奉献一切,必须遵从和不可怀疑党的任何安排指挥,这是只有邪教才会严令的盲从到取缔自己。其次,中共只结交他国专制独裁的邪恶者,是因为没有一个现代政权会与中共结交。一个公然宣扬反对普世价值和民主自由体制的势力,而且还要以此引导人类的发展和未来,想想就令正常世界不寒而栗,谁还愿意结交。最后,中共只与世界上专制独裁的恶势力结交,是为自己行恶和已做之恶的说辞和通道。例如中共以自卫反击打进越南国土,以及中共也蠢蠢欲动的对台湾的侵占野心。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