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曹雅学:我们如何不让中国人权律师”被消失”?

0

美国的英文网站“改变中国”(chinachange.org)主编曹雅学   记者CK摄影

美国的英文网站“改变中国”(chinachange.org)主编曹雅学制作的纪录片《辩护人:中国人权律师二十年》近日上线。片中纪录了高智晟、许志永、江天勇、李和平等数十位代表性人权律师在面临被失踪、拘禁、监控和吊照等打压下却仍坚守正义的历程。据曹雅学观察,二十年来,中共当局从对人权律师个别的打压,转向要系统性地消灭整个群体,这也让这部记录片显得更加重要。 本台记者唐家婕对曹雅学进行了专访。

纪录片《辩护人:中国人权律师二十年》

记者:曹老师您好,恭喜这部纪录片上线了。整个制作过程花了多长的时间?

曹雅学:谢谢,非常欣慰, 我们就只有两个人(负责制作),我写剧本,蒐集素材、选择素材,另一个影像编辑把影像组装起来,加字幕。去年开始制作,一共加起来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吧。

记者:中国人权律师二十年,这是时间跨度极大的纪录片,您是怎么去蒐集素材及寻找受访人呢?

曹雅学:工作量虽然大,但这部片很大的特点是根据已有素材去汇集,素材里有一半是“改变中国”网站以往的访谈内容。为了回顾二十年,我们也去蒐集了大量的照片、影片、声音。这次得到好多新闻机构的帮助,还有来自艾晓明老师拍的片子《新公民案审判》、《太石村》,以及艾未未老师2011年对李和平律师、江天勇律师的长篇访谈,他拍的纪录片《老妈蹄花》里还有一些浦志强律师的影像,我得到他们大力的帮助,他们愿意分享这些素材。

中国人权律师的独特性

记者: 我看到这部记录片中有多达33位律师以视频或音频形式出镜,你在描绘出这样一幅中国人权律师群像的同时,发现他们有什么独特性?

曹雅学:他们最大的独特性,首先,中国应该有三十几万律师,但即使在人权律师最活跃的 高峰时,也不过就是三百人左右。每次遇到一点打压、就有人退出去、或不说话,或者有些人实际上在做,但不愿意被称为人权律师。 比方这次给孙大午辩护的二十几位律师,他们都不是与我们及中国人权律师团有直接来往的,但他们做的事情,在我眼里也是人权律师。

回答你的问题,人权律师最特殊的就在于他们的勇敢。几十万律师中他们才占千分之一, 现在可能连千分之一都不到,你想,一千个律师里才有一个敢去接这些案件,敢于去法庭上根据法律维护正义,而且是冒着职业危险和人身危险,被抓或被打。

中国人权律师在任何一个时候,作为千分之一去做一项正确的事情,这就是很大的勇敢。

第二个特点,有人会批评这些人权律师是技术不高的律师,这也是当局常用的说词。其实在人权案件当中,这些人权律师我反倒觉得他们是技能最高的律师。我觉得一个律师能够在这样一个没有法治的国家、再加上各种对自己不利的因素,去捍卫当事人,无论是从道义上、还是技术上都是一个很高的境界。

2015年是分水岭: 当局要消灭整个群体

记者:这个纪录片聚焦了二十年,这二十年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有什么改变?改变的主要分水岭是什么时间?

曹雅学:打压从他们一出现就开始了,比如我片子开头就讲到高智晟律师的失踪,他连续五年内有三年是失踪,缓刑结束几天又被抓到新疆,2017年到现在又了无音讯,不知死活。这是惨烈的例子。李和平律师被绑架、被痛打……再到新公民运动许志永(的遭遇),虽然他不是执业律师,但他在人权律师的成长当中是举足轻重的。

到了2008年,有一批人权律师为藏人辩护、为四川的家庭辩护、或去争取北京律协直选,到了2009、2010年,这些律师面临被吊照、销照。

对人权律师的绑架、酷刑、关押、到销照,这些手法实际上一直在使用,但分水岭是2015年709大抓捕。如果2015年之前还是那种有重点的、以个别的方式打击,2015年以及后来这几年,就是要把这整个群体消灭。

709打压,狭义去看这些被抓的律师,广义的就包含709被抓捕的律师,以及为709辩护的律师,以及2017年开始到现在有40多位律师被吊照、消照,这个过程就是当局要把人权律师给消灭。

一些作法也正在达到寒蝉效应,比如不让会见、换掉律师变成官派,或者让你会见但给你列各种规矩,比如要签保密协议。所以很多律师他仍然在做人权案件,但不敢说话了,不发声了,这都是2015年709案以来延续的、打压的结果, 也就更少有新的律师加入到人权律师的队伍中来。

在中国其它领域,比方说言论表达、媒体、中国的大学、信仰群体,也都有一个系统性的彻底的打压。

我们如何不让中国人权律师“被消失”?

记者:这就让像这样的纪录更加重要了。

曹雅学:是,这就使得这个片子更为重要。 我在制作的过程当中,我作为写剧本的人,虽然熟悉性让我们对人权律师个人的感觉变得迟钝了,疲了; 但只要想像一下,稍微不熟悉的人,他看这个片子,中国人权律师做的事、他们的人格,其实是相当令人震撼的

这个片子我在写的时候,有好几个层次,有律师讲他在法庭辩护的情况,有律师讲他们的理念,比如江天勇律师讲到被关押期间受到极度凌辱的、万念俱灰的那种情况,但同时也是江律师说这种局面绝不能接受。那要如何打破这种模式呢?就是要让更多的人知道。

我们为什么做这个片子?就是要让更多人知道。认识这些中国人权律师的面孔,他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至少从道义上开始,对他们有个支持。

如果在国外的律师同行、法学界、人权界能够开始做一个好的推广,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记者: 谢谢您接受我的访问。

(记者:唐家婕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