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语学校开始只用汉语授课; 藏人导游遭殴被捕

0

一些西藏学生在上课。 AFP

据报道,寒假后返回学校的藏族儿童, 现在进入只用汉语授课的课程,因为当局正在推行一些被批评人士认为旨在“削弱学生与其母语和文化联系”的政策。而在西藏拉萨起义周年纪念日前几天,一名年轻的藏人在抗议中自焚后,三月十日西藏首府拉萨的警察出动了,当天戒备森严。此外,一名藏族导游被中国警方拘捕、殴打,知情人士指出,逮捕是限制当地人和外国游客之间互动的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藏区近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藏语学校开始时只用中文授课,批评人士称该政策将削弱藏族学生与其民族语言和文化的联系。

一位居住在该地区的藏族消息人士近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当局还为教师们举办了如何开始用汉语教孩子们的讲习班。出于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自由亚洲电台消息人士说,

“这些变化背后的意图是给学生洗脑。例如,在西藏首府拉萨,学校的所有科目现在都用汉语授课。我曾经问过其中一些学校的学生对此有何看法,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回答说他们更喜欢用藏语授课。”

消息人士又称,中国西北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的教科书,现已全部翻译成汉语, 除了藏语本身的课程外,所有其他科目,如数学、科学和美术,都用汉语教授。

来自西藏的另一位知情人士,在自由亚洲电台收到的书面信息中说,其中一些课本在上一学年开始时已经被翻译,但现在所有藏族学校都更加重视汉语教学,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政治意识形态,现在是教学的关键主题。

消息人士补充说,中国当局正在压制对这些改变的公开讨论,以防止父母和其他相关人士抗议这些改变对年轻藏人与其民族文化和身份的联系的影响。

青海的寺院已被禁止在放学以后为年轻的藏人教授语言课程,该省和邻近的四川当局也关闭了提供藏语教学的私立学校,迫使学生进入他们所在的公立学校。消息人士称,现在完全用汉语授课。伦敦西藏观察的研究员白玛嘉乐表示,

“西藏学校很久以前就开始引入这些变化和新政策,但中国政府现在对它们高度保密。中国共产党在西藏实施了各种政治再教育运动和其他教育活动,但这些都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所以现在他们要尝试从很小的时候给藏人洗脑”。

政府以汉语教学取代当地语言教育的努力,不仅激起了藏人的愤怒,也激起了新疆说突厥语的维吾尔社区和中国北部内蒙古社区的愤怒。

2020 年秋季,停止在蒙古族学校使用蒙古语的计划,引发了数周的课堂抵制、街头抗议以及防暴部队和国家安全警察在整个地区范围内的镇压,蒙古族人将这一过程描述为“文化种族灭绝。

中国好声音走红藏族歌手才旺罗布自焚抗暴。(才旺罗布微博)

中国好声音走红藏族歌手才旺罗布自焚抗暴。(才旺罗布微博)

此外,据该地区消息人士称,西藏首府拉萨在抗议北京统治的起义周年纪念日当天,明显加强了安全警戒。仅仅一周前,一位著名的藏族歌手才旺罗布在拉萨标志性的布达拉宫前自焚抗议。

消息人士称,在 63 年前,成千上万的藏人涌入这座城市抗议中国占领他们的家园的那一天,拉萨的军车已经出动,而许多街道被封锁。起义后来被中国安全部队镇压,导致西藏人民遭到严厉打击,他们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逃往印度。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当天在拉萨有大量中国军队存在,每辆经过的汽车或车辆的司机都受到检查,并被要求出示身份证。消息人士称,早在上个月,当局就一直在拉萨郊区的定居点雇用失业的藏人进入该市,以“监测局势”是否有任何动乱迹象,特别是在受人尊敬的色拉寺、哲蚌寺和甘丹寺。该消息人士表示,

“中国当局于二月开始从该地区村庄雇用当地藏人。仅在其中一个村庄,就雇佣了大约 30 名失业藏人,他们大部分被送往拉萨和日喀则。这些人每天获得 500 元人民币(80 美元)的报酬来完成他们的工作,并获得额外奖励,具体取决于他们向中国当局提供的信息。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听取任何政治敏感话题的对话并举报当事人。”

其他消息人士在三月十日纪念日之前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警方日夜监视拉萨的三座寺院,管控比去年严格得多。

该地区的一名不愿具名的藏人知情人士称,2月25日,一位名叫才旺罗布的当代藏族流行歌手高喊口号并在拉萨布达拉宫前自焚后,当局尤其紧张。知情人士补充说,

“现在的气氛非常紧张,这对人们的心理健康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座城市的人们感觉好像有人一直在看着他们,害怕彼此交谈。”

26 岁的才旺罗布后来因伤死亡,成为自 2009 年以来第 158 位被证实自焚以抗议中国在藏区统治的藏人。另有八人在尼泊尔和印度自焚。第三位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虽然布达拉宫和其他景点目前对游客开放,但“有很多身着制服和便衣的中国警察散布在整个地区,观看每一项活动。人们可以看到大昭寺周围安装了摄像头,从其他地区访问拉萨的人,必须登记他们的到来并接受审查。”

位于拉萨八廓广场的大昭寺,被普遍认为是西藏最神圣、最重要的寺庙。这座寺庙于 1966 年被毛泽东时代文化大革命的年轻红卫兵洗劫一空,但在 1970 年代进行了翻修,并于 2000 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作为六年前布达拉宫的延伸。

大昭寺资料照片。(唯色提供)

大昭寺资料照片。(唯色提供)

现居瑞士的前政治犯果洛晋美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西藏消息人士称,在周年纪念日之前,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州以及甘孜藏族自治州实施了更严厉的控制。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包括增设安全检查站。他说:“藏人被禁止集会,并被禁止进行任何祈祷仪式,同时他们的社交媒体聊天群受到监控,中国当局谎称这是控制新冠病毒传播的一部分。”

2008 年全国起义日,藏人在拉萨抗议中国统治,在西藏各地的寺院引发了类似的抗议,遭到当局的暴力镇压。一些人权组织估计,在抗议活动中,多达 400 名藏人被杀,并持续到 2009 年 10 月。

三月十日,世界各地的藏人举行了活动,以表达他们对生活在中国统治下的西藏人的声援,几个团体在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外抗议。

印度达兰萨拉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行政长官司政边巴次仁三月十日发表声明,以纪念起义周年纪念,他谴责通过鼓励种族同化的政策,强制使用汉语和关闭少数民族学校,“正在对西藏的新一代藏人进行系统的汉化”。

他还敦促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调查有关西藏侵犯人权的报道,作为 5 月计划访问中国的一部分。

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警察拘留了大约 70 名西藏青年抗议者,他们聚集在中国大使馆外举行周年纪念,随后警方将他们释放。

包括美国、墨西哥、英国、澳大利亚、西班牙、保加利亚、捷克共和国和尼泊尔在内的几个国家的藏人社区及其支持者,也在中国使馆外举行了抗议活动,要求结束北京对西藏的统治。

另据西藏消息人士称,在西藏日喀则市工作的一名西藏导游,本月被中国警方拘留,因为当局加大了努力,限制当地居民与外国游客在受到严格控制的喜马拉雅地区的接触。

一名流亡藏人告诉记者,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岗巴县居民帕桑诺布于 3 月 11 日被拘留并遭到警方殴打,警方指控他经营非法生意。为了保护他在该地区的联系人而要求匿名的自由亚洲电台消息人士说,

“帕桑诺布的生意是在西藏自治区官方旅游局合法注册的,他甚至支付了18,000元的许可证”。

消息人士并称,尽管如此,警方无视他的许可证,并两次警告关闭他的生意。

诺布是一名 20 多岁的中学毕业生,西藏消息人士称他是“一个非常正派的人,对每个人都很友好”,自由亚洲电台的流亡消息人士说, “他有七辆旅游自行车,车况都很好,全家的生计都靠他的导游服务。

消息人士没有立即获得有关诺布被拘留的下落或目前状况的信息。

总部设在伦敦的西藏观察的研究员白玛嘉乐证实了诺布的被捕,同时还引用了日喀则地区的消息来源。白玛嘉乐说,

“帕桑诺布在日喀则被中国当局逮捕是事实,但他不是唯一被拘留的人。中国政府最近加强了对许多私人拥有的西藏旅游服务的控制,并一直以不合理的罪名指控其所有者。”

消息人士称,近年来,西藏旅游企业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中国当局担心外国游客与在印度待过一段时间后返回家乡从事导游工作的藏人在不受监控的情况下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