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娃,关键是要提高国民人权标准

0
18

民政部发布最新的统计数据,2021年中国结婚登记人数为763.6万对,这是继2019年跌破1000万对、2020年跌破900万对之后,中国结婚登记人数首度跌破800万对大关,也创下了自1986年民政部网站公布数据以来的新低,仅为2013年的56.6%!

Image

人口专家、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教授分析认为,近年来初婚年龄大幅推迟有多个因素,其中之一是高等教育的的普及,使得年轻人独立生活工作的年龄被拉长了。其次,城镇化过程中,许多年轻人涌入大城市,但现实的生活成本压力逐渐增大、就业和工作压力也越来越沉重,所以也不敢轻易进入婚姻。此外,还有婚姻观念和婚育行为习惯的累积效应;年轻人的主体意识更加提高,对自己婚姻的自主选择性越来越明显等因素。

结婚人数减少,必然意味着出生人口减少。人口大国,是中国给人的第一印象。但在近几年,这种情况正在反转。

据统计,2017年全国出生人口为1723万人,相比2016年减少了63万人,比卫计委在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之初预测的少了整整300万。2017年人口出生率比2016年下降了0.52‰,只有12.43‰。

Image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想生孩子?不要说放开生育,生二胎,三胎或四胎,很多人居然一胎都不敢生。如果仔细研究数据就会发现:导致现在这么多年轻人不想生孩子的原因五花八门,值得人们深思。

大部分年轻人不想生孩子的原因在于:

1、 生活节奏快,工作繁忙

工作压力过大,每天除了上班外,就是吃饭和睡觉,娱乐的时间都没有,一天最主要的时间8到10个小时都花在工作上,还不包含上下班的时间,如果加上路上堵车,根本就没剩多余的时间。还有那么一部分工种,每天都有加不完的班,当然没有时间和精力放在生孩子和养孩子上。

2、经济基础不牢固

当今社会的年轻人,承受的经济压力对来说是巨大的。很多年轻人恢复了好几座大山,房贷车贷,还有我平时的家庭生活开支,很多人甚至生病了都不敢请一天假。也是因为这些种种的经济压力,导致他们根本不敢生孩子,因为他们不想孩子跟着他们吃苦,过着拮据的日子。他们更希望的是通过自己的努力给孩子创造更好生活环境和学习条件。

Image

3、心理上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有一些年轻人不敢生孩子,是因为在心理上自己都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更是没有做好准备,迎接孩子的到来。他们觉得:自己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真的没有办法照顾另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如果孩子的出生是来跟自己受罪的,但不等到自己心智成熟有更好的条件的时候再生孩子。

4、觉得已经有一个孩子已足够

80 或90后有很多家庭都是独生子女居多,对于国家开放二胎政策,根本没有动心,更不要谈生二胎或三胎了。因为他们始终认为:有一个孩子已足够,不管经济条件好与不好都没有必要再强迫自己再生一个孩子。

5、女性的强大与独立

现阶段很多年轻人生孩子的意愿越来越低,跟女性的强大与独立有着密切关系。父母那一辈的女性比较传统,为丈夫生儿育女,相夫教子。但是,现在的女性地位上,不仅显示了新时代的女性风貌,而且对生育的观念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这也是限制许多年轻人不敢生孩子的重要原因之一。

6、对于孩子的教育无从下手

有些人一想到指导孩子学习时的鸡犬不宁的场面,孩子不是在上补习班,就是在补习班的路上,还有辅导不完的家庭作业,一想到这里脑壳就犯疼。

因此,一些年轻人不知道是如何教育孩子,为了避免这种局面的产生,所以选择宁愿不生孩子。

其实,说一千道一万,生育率下降的根本原因还是“生不起”,生养一个孩子,要花去家庭收入的一多半。一个孩子从出生到成长,脚下的路全是钱铺出来的。2017年《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中,教育支出已经占到家庭年收入的20%以上,除去教育支出之外,还需要扛着房贷重担。一套房子首付掏空两代人积蓄,贷款又搭上余下几十年。目前的生育观念,与几十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为什么要给自己消费降级去做一个高风险低回报的事呢?

健康时报记者梳理了各省市统计年鉴发现,2014年,黑龙江年末常住总人口为3833万人,比上年减少2万人,在东北率先出现下降趋势。其后,2015年,辽宁也出现下降,比2014年减少9万人。到2016年,吉林省常住人口比上年末净减少20.29万人,三省均出现下降态势。

截至2019年末,东北三省相比2013年合计减少人口182.55万人。伴随着常住人口的减少,东北三省的生育率也逐年走低。

Image

如果以2019年全国平均出生率10.48‰为标准,在内地31省市中,没有跑赢平均线的包括黑龙江、吉林、辽宁、天津、上海、北京、新疆、内蒙古、山西、江苏、湖南、重庆,其中,东北三省出生率垫底,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出生率分别为6.45‰、6.05‰、5.73‰。

2019年,西藏以出生率14.60‰高居榜首,宁夏、青海排名第二和第三,出生率分别为13.72‰、13.66‰。贵州、广西出生率超13‰,依次排名第四和第五。北京、上海、天津出生率分别为8.12‰、7.00‰、6.73‰。

人口经济学者易富贤认为,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我国东北地区生育率下降已经超前全国十多年,人口老龄化的问题逼近日本、德国、意大利、葡萄牙、希腊等老龄化严重的国家,导致的结果就是东北经济的衰退,这已经是正在发生的事实。”

Image人口问题是诸多发达国家的共性问题,许多国家都有相关的政策,意在鼓励年轻人生育。有一些具体举措可以借鉴,例如:

一是给予产假、育儿假、男方陪产假等假期保障。英国产妇享有 39周的产假(不分设育儿假);意大利产妇享有22周的产假和26周的育儿假;德国和日本产妇享有14周的产假和44周的育儿假;爱沙尼亚妇女享有20周产假和146周育儿假,时间最长;法国男性享有11天的男性陪产假,如果是双胎及以上者还会进一步增加至 18 天陪产假。

二是给予现金补助、税收返还等经济补贴。法国为一孩生育提供一次性补助941欧元和3岁前每月补助85欧元,此后随着孩子增加而增多。日本为一孩生育提供一次性补助42万日元和12岁前每月补助约1万日元。

三是完善托幼服务体系。法国设置了集体托儿所、家庭托幼机构、日托中心、幼儿园等多种托幼服务机构;日本前后三次实行“天使计划”,扩大托幼服务,力争为所有儿童提供全面服务。并已出台政策从2019年10月1日起,对3—5岁幼儿实施免费教育,预计300万人受益;德国推行“多代屋”计划,鼓励不同家庭、不同年龄的人住在一起,既可以让年轻人帮助老年人做事,还可以让老年人帮助年轻人看孩子。

Image

四是为女性提供更多就业支持。各国普遍为女性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为产后女性提供再就业培训,要求企业不得歧视女性等。

五是推动家庭和工作的平衡。法国企业为员工提供灵活的工作时间和最低工作时间,推广在家工作。日本立法规定,员工孩子3岁以下,可以向公司申请将每天工作时间缩短至6小时;员工有学前儿童,每月加班不得超过24小时,全年加班不得超过150个小时。

六是保障非婚生子女的平等权利。法国自2007年非婚生子女数量超过婚生子女,2017年非婚生子女占所有新生儿数量的60%,这与法国在法律和社会层面多方给予非婚生子女平等权利有很大的关系;德国通过立法改革,消除对非婚生子女的法律歧视,为非婚生子女提供各种利益的平等权利。

七是开放移民。2000~2015年,移民对北美地区的人口增加贡献率达到42%,对大洋洲国家的贡献度为31%。如果没有移民的人口贡献,欧洲2000~2015年间的人口总数是下降的。

Image

当然,以上所列举的各种措施,都只仅仅是政策和策略,还需要有一个明确的国家战略方针发挥决定性作用,那就是:大幅度提高国民人权标准,通过提高国民个人的政治地位和福利待遇,实实在在增强国民的尊荣感、幸福感、安全感。若是缺少这样的战略方针,一切政策措施的有效性都是值得怀疑的。由于国民人权标准长期偏低,高素质人口严重外流的损失比人口出生率断崖式下跌更令人揪心。打住。

来源:民国咖啡厅 2022-03-21 0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