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旋风式”访印能让中印关系“破冰”?

0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3月25日在新德里会晤印度外长苏杰生。

华盛顿 —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3月24日晚抵达印度首都新德里,对印度进行了一次未事先宣布的短暂“工作访问”。此次访问正值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满一个月,印度作为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却一直没有明确表态谴责俄罗斯。分析人士指出,北京明显是希望借乌克兰危机印度面临西方压力之际拉拢新德里,使其疏远与西方的关系。

与此同时,作为中印2020年在加勒万河谷爆发流血的肢体冲突以来,中国到访印度的最高级别官员,中国官媒将王毅的访问形容为双边关系出现“微妙转折”甚至是“破冰”的迹象。然而,王毅并没有在新德里对印度最为关切的边界问题做出任何实质承诺,相反其在抵达前有关克什米尔的言论进一步加剧了印度对中国的不信任。

中方未在边界问题上让步

据《印度时报》报道,印度周五(3月25日)向中国传达了一个强烈而坦率的信息,即如果边境地区的局势“不正常”,两国的双边关系就无法恢复正常。报道称,印度外长苏杰生与王毅举行了近三个小时的“坦诚”会谈。苏杰生在两人会谈后的记者会上表示,中国自2020年4月以来(在拉达克地区)的军队部署所产生的摩擦和紧张局势,让两个邻国之间的正常关系无法调和。

在与苏杰生会谈前,王毅也与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Ajit Doval)举行了会晤。路透社引述印度政府消息人士的话报道说,多瓦尔在会晤王毅时要求中方尽早在拉达克地区让部队完全脱离接触。消息人士引述多瓦尔的话说,“目前局势的持续不符合我们相互的利益”。 多瓦尔还表示,“恢复(边界地区的)和平与安宁将有助于建立互信,并创造改善关系的环境。”

根据中国外交部发布的有关王毅访印的声明,王毅对苏杰生表示,“作为成熟理性的发展中大国,中印要将边界问题置于双边关系适当位置,不应用边界问题定义甚至影响双边关系整体发展。”而王毅在与多瓦尔的会晤中,也提出了类似的看法。他表示,要以“长远眼光看待双方关系……双方要坚持两国领导人‘中印互不构成威胁,互为发展机遇’的战略判断,把边界问题上的分歧摆在双边关系适当位置。”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印度、巴基斯坦与南亚问题高级研究员曼贾丽·查特吉·米勒(Manjari Chatterjee Miller)认为,王毅对印度的短暂访问未能达到双方预期的效果。

她对美国之音说:“你从王毅外长此次访问所看到的是,中国想要的东西和印度想要的东西之间的根本脱节。”

米勒表示,中方希望印度搁置边界议题,把目光聚焦在双方能够合作的议题上,北京希望新德里与美国保持距离,至少不要走得更近,并且在乌克兰问题上保持目前的立场,像中国一样对俄罗斯保持中立,既不公开谴责俄罗斯,也不站出来支持它。但在另一方面,印度想从中国得到的则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印度不可能搁置边界问题。

正如印度外长苏杰生所说的,边界问题涉及印度的民族感情。苏杰生对中印两军在拉达克地区脱离解除的谈判停滞不前表示失望。

《印度斯坦时报》3月25日的社论对中方无意在边界问题上做出让步表示遗憾。社论说,所有关于王毅向印度领导人传递特别信息或在边界问题上取得突破的猜测仍然只是猜测。

王毅克什米尔言论惹祸

米勒表示,印度现在对中国似乎毫无信任。她说:“我认为中国政府没有真正理解的是,就中国而言,印度方面有多大的信任缺失。印度真的完全不信任中国。特别是王毅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讲话加剧了印度对中国的不信任。”

在抵达印度前,王毅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出席伊斯兰合作组织外长会议时的一段发言招致印度的强烈不满。他当时说,“在克什米尔问题上,我们今天再次听到了很多伊斯兰朋友的呼声,对此中方抱有同样的愿望。”

在新德里的国际政治分析师、印度网络媒体《自由报》(Freedom Gazette)主编、《盲飞:印度寻求全球影响力》(Flying Blind: India’s Quest for Global Leadership)一书的作者莫罕默德·泽尚(Mohamed Zeeshan)认为,王毅的此番言论给他的印度之行蒙上了阴影。

他通对电子邮件美国之音表示,王毅在访问(印度)前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在伊斯兰合作组织会议上质疑和挑战印度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立场,这使气氛更加恶化。因此,总的来说,王毅对印度的访问不是很有成效。而且印度对今年将在中国举行的金砖国家峰会也不置可否。

印度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罕见点名批评王毅的言论。声明说:“有关查谟和克什米尔联邦属地的事务完全是印度的内政。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没有权力对此置评。他们也应该注意到,印度从不对他们的内部事务发表公开的评判。”

泽尚表示,王毅并没有在新德里展示出愿意在边界问题上做出让步的意向。他认为,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对印度的强硬立场是缺乏战略眼光。他说,“令人奇怪的是,中国不愿意扮演一个宽宏大量邻居的角色,因为与美国及其盟友(比如日本或澳大利亚)不同,除了边界和克什米尔问题,印度对中国没有真正的抱怨。这两个问题北京都可以通过妥协极其容易地解决;对中国来说,这两个问题都不是非常紧迫的国家安全问题,以至于它非要采取与印度对立的立场,尤其是在当下。”

北京试图空手套白狼?

在中国没有在印度最为关切的边界问题上做出任何重大让步之际,北京的如意算盘似乎却是新德里在西方的压力下能够主动与中国走到一起。《环球时报》3月25日的一篇社评的标题为“以乌克兰危机为鉴,更能看清中印共同利益”。社评说,“最近发生在乌克兰的事情给国际社会特别是非西方国家提供了新的启示,也使中印双方利益的最大公约数更加清晰地呈现出来。”

但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未来印度和南亚倡议”主任阿帕纳·潘得(Aparna Pande)对美国之音表示,印度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问题的立场并不影响印度成为美国的盟友。

“印度明白,印度离美国越近,中国就越想向印度示好,因为中国不希望印度成为美国的安全合作伙伴,印度也明白,印度对俄罗斯的立场与中国有关,那就是印度要让俄罗斯与中国保持一定距离,”她说,“美国是印度最强大的战略伙伴,并将继续如此。”

中国的考量似乎是,美国在俄罗斯问题上向印度施压,违背了印度长期以来奉行的独立自主外交路线。但外交关系协会的米勒表示,印度与美国的关系在过去二十年来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她表示,北京认为他们的机会来了,这是个错误。中国政府不明白印度对中国有多不信任。

“没错,美国对印度的立场不悦,但这会使美印关系从根本上破裂吗?”她问到。

  • 林枫  美国之音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