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 | 乌克兰战事结局之一:为什么说乌克兰已经赢得了这场战争?

0
71

Original 立平坐看云起 老孙荐读 2022-03-26 12:49
荐读:乌克兰战事已逾月余,人们不但关心战场上的风云变化,更关心这场战事会以什么样的结局收场,以及这场战事会给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有鉴于此,本公众号将以荐读的方式,开辟一个专栏:乌克兰战事结局。

本专栏所选的文章,不以立场态度定取舍,所侧重的是文章本身的价值。因此,这些文章的作者大多是有学术背景的,或本身就是很有造诣的学者。我们当然需要重视他们的结论,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看问题是角度、理论与方法。只有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才能长进。

每期的荐读由两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我阅读这篇文章的体会,我将其放在正文里。对我荐读文字不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跳过。第二部分是所选文章的原文,都是中文媒体上发表过的。为了尊重原出版者的版权,我把文章的链接放到文后,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前往阅读。

今天荐读的是美国政治学家艾略特·阿舍尔·科恩(Eliot Asher Cohen)的一篇文章。科恩的这篇文章发表在《大西洋月刊》,原题是《为什么⻄方不能承认乌克兰正在赢?》(Why Can’t the West Admit That Ukraine Is Winning?),翻译成中文并在中文媒体上发表时,题目被改成了《乌克兰已经赢得了战争》。

下面是我阅读后的几点感想:

第一,从原文的题目可以看出,这篇文章并不是简单地对乌克兰战事的结局进行预测,而是对美国学术界的一次反思:为什么发生误判?误判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我们在乌克兰战事中见到了什么新东西?因此,我看重的不是其谁胜谁负的结论,而是其分析的过程和思路。

第二,美国研究俄罗斯的学者原来是怎么判断战况的?柯恩说:一开始,他们预测俄罗斯将迅速而决定性地取得胜利;接着,他们争辩说,俄罗斯人会停下来,从错误中吸取教训,然后重新集结;再接着,他们得出结论,如果俄罗斯人遵循他们的学说,他们实际上会有更好的表现;而现在呢?他们倾向于咕哝着说一切都会改变,战争还没有结束。

第三,即使是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已经被阻止,战争已经陷入胶着或僵局的情况下,这些专家们也仍然认为:俄军的做法在许多方面是合理的,尤其是在技术和武器上是占有优势的,只不过在实施过程中犯了错误,或是其他因素妨碍了正确方案的实施,比如军队中的腐败等等。

第四,科恩指出,这些专家犯的最大的错误,是忽视了乌克兰军队本身以及乌克兰军队本身发生的变化。而在这种变化的背后,最关键的是人在其中作用的变化,即同时改变了单兵作战和人民战争的意义。我们可以进一步引申说,战争取决于双方的力量对比,优势都是在相对的意义上形成的,但这一次最应当注意的是乌军。因为俄军没变,乌军变了。

第五,在单兵作战方面,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冷兵器时代,一个手持达到长矛的士兵面对另一个手持达到长矛的士兵,可能是势均力敌;一个手持步枪的士兵面对一辆坦克,可能是完全无能为力,甚至成千上万这样的士兵,面对几十辆坦克的冲击,也会溃不成军。但现在的情况完全改变了。一个单兵可以单挑一辆现代化的坦克。有人将其称之为数字化单兵作战。直观而夸张一点说,这意味着一个由几十万单兵组成的军队,如果武器足够的话,理论上可以与由几十万坦克组成的钢铁洪流对抗。这是过去的时代从未见过的。

第六,在人民战争方面。我们可以称之为民众对战争的数字化参与。这里的人民战争不再是推小车、抬担架,而是下载一个手机软件,哪里发现敌人,立即拍照上传,软件即时将地方状况与地点传送到指挥中心。然后数字平台发出指令,与平台直接联系的单兵如外卖小哥一样接单,智能制导的武器就可以准确地摧毁敌方。在这里,非战斗人员的普通民众,以一种近似手机游戏的方式参与了战争。

第七,背后起作用的,不是一般的技术,而是人工智能。有人说,这次乌克兰战事体现了去中心化,其实,这么说并不确切。准确地说,是网络的中心化替代了实体的中心化,是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中心化替代了以人为核心的去中心化。情报的收集、资源的整合、不同要素的协调、甚至作战指令的下达,都是通过人工智能平台实现的。在这个过程中,实现了战争资源的最优配制。而过去那种军师旅团营连排班的建制越来越失去意义。

第八,科恩的这个反思是非常有意义的,不但对于预测这次乌克兰战事的最终结局,而且对于思考未来战争的形态,都是非常有启发的。

原文:曾任美国国务院顾问的全球一流国关院院长称:乌克兰正在赢得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