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 | 乌克兰战事结局之三:​世界将重回短缺经济时代?

0
16
 立平坐看云起 老孙荐读 2022-03-28 05:26

今天荐读的是,安邦智库创始人陈功先生的《世界将重回短缺经济时代》一文。这篇文章发表在英国《金融时报》的FT中文网上。荐读这篇文章的一个基本理由是,它将短缺经济这样一个久违的词拉回到我们的生活当中,提醒我们,我们的生活中有可能还会有这么一档子事,我们脑子里应当有这么一根弦。不出现当然更好,但我们脑子里有这么一个概念,总不是坏事。

下面就此说几点感想:

1、短缺经济是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奈提出的一个概念。从理论上说,短缺经济指的是,经济发展中资源、产品、服务的供给不能满足有支付能力的需求的经济现象。其实,年龄大一点的朋友,对短缺经济一点都不陌生。很多你需要的东西买不到,是短缺经济;即使能买得到也要排大队、走后门,是短缺经济;五花八门的凭票供应是短缺经济;那时随处可见的住宿难、吃饭难、理发难,当然也是短缺经济。更不用说住房的短缺了。

2、年轻的,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朋友,如果没有切身感受的话,可以想想去年在很多地方发生的拉闸限电,也可以找到一些实感。去年有一段时间,不但企业要频频拉闸限电,有的一个星期只能开工两三天,就是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也受到明显的影响。其实,当时也不仅仅是中国,世界上不少国家都出现了加油站断油、加油的汽车排长队、天然气价格和电价飙升等现象。这是什么?最简单地说,这就是能源短缺。

3、而这次的乌克兰战事,有可能将短缺经济这个现象,重新拉回到我们的生活当中。这与战争的结果有关。现在许多人这样想象战争的结局:硝烟终会散去,将会通过某种通情达理的谈判而结束,虽然各种抱怨肯定还会存在,但世界终究会重归和平。然而,陈文认为,现在的一个严肃问题是:枪炮声或许可以熄灭,但世界经济结构因乌克兰战争而出现的调整,将会是不可避免的。世界经济再也不会是过去那种建立在意识形态幻觉基础上的超理性繁荣情景。这样将会导致一系列问题的出现。

4、首先是能源。陈文的判断是,乌克兰战事将导致整个世界能源格局的大重置。原本对俄罗斯能源有大比例需求的欧洲国家纷纷宣布,将在一定期限内,改变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寻求其他能源供应来源。在欧洲国家中,英国和德国的态度最为鲜明,他们都宣布在2022年底就将基本结束对俄罗斯能源的过度依赖。能源格局巨大重置的过程,除了可能带来通货膨胀之外,也将会对欧洲各国经济增长构成影响。经过乌克兰一战,这个过程几乎不可逆转。

5、人们对乌克兰战事后果的另一个担心是粮食问题。乌克兰拥有地球上最肥沃的土地,在过去的若干世纪中一直是欧洲的粮仓,其粮食供应对欧洲、亚洲和非洲影响巨大。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俄罗斯和乌克兰这两个国家的小麦出口量,占全球29%,玉米占到19%,葵花籽油占全球80%。乌克兰战事对粮食生产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特别是,乌克兰大部分高产的农田都位于战况激烈的东部地区,战事对粮食生产的影响就更是直接。战争对俄罗斯粮食生产的直接影响虽不大,但战后贸易环节上的不确定性将会是一个突出的问题。

6、在制造业方面,情况同样不容乐观。陈功的文章特别指出,这一次西方公司针对西方国家政府对俄罗斯制裁的响应,热情是非比寻常的,其效率甚至超过了西方国家政府的行动步调。而且这些企业似乎甘愿付出重大代价,可见其决心之大。这种情况是以前很难见到的。特别要注意到的是,虽然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制造业在世界上权重和影响不大,但在原材料市场上,却占有一个举足轻重的地位。俄罗斯在全球镍出口中的份额估计约为 49%、钯 42%、铝 26%、铂 13%、钢 7% 和铜 4%。乌克兰对芯片制造中气体的供应也至关重要。

7、综合以上方面看,这意味着什么,就是这里讨论的短缺经济。所以陈文指出,从和平中走出来的人们,印象中流淌着的都是和平环境的记忆,根本不会相信二战后饥寒交迫的人们排队获取食物,工厂、城镇和美丽的建筑成为废墟的情景会再现于理性、优雅的欧洲;很难想象和接受未来世界的商品价格会犹如脱缰野马,上下大幅震动,不断刷新和冲击交易者的心理价位,严重挑战世界各地人们的生活水平、收入水平和资产价格水平。问题是这一切变化和冲击,恰恰可能就是未来世界经济的残酷情景。

8、当然,有关短缺问题的种种分析与预测,都是根据战时的情况做出的。但具体影响究竟会如何,可能还要取决于战后的实际情况。因为我们知道,战时的情况与战后的结局不完全是一回事。现在,战场上的情况已经大体明朗,关键变数在于收场的方式。在预测未来俄罗斯结局上,说会被肢解者有之,说陷于动荡者有之。我个人的看法,这些说法还言之过早,还要看有关各方尤其是主导方具体的诉求是什么,要达到什么目标。

9、说个我个人的看法:美国和欧洲应当是不愿意看到战后俄罗斯问题复杂化的,因此,上述两种情况可能都是欧美会努力避免的。俄罗斯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是复杂的,尤其是在领土问题上。最近阿塞拜疆在纳卡的动作,日俄关系出现紧张和恶化的迹象,事情虽然都不大,在战争的背景下也不太引人注目,但可以预示这当中很多问题变数之大。有的问题。弄不好就会成为第一张多米诺骨牌。而且还要看到,在俄罗斯的民族主义方面,普京可能还不是最极端的。因此,一个统一的、相对稳定的、羸弱而衰落的俄罗斯的存在,可能更符合各方的利益。

10、如果是这样的话,陈文上面所分析的短缺经济问题,也许是一种短期的现象。更大的可能是,经过一段时间的震荡与磨合之后,俄罗斯被逐步纳入西方的经济秩序。当然,我这是从长时段的意义上来说的。短时间说,世事难料,什么都有可能。

原文链接:

陈功:世界将重回短缺经济时代

关联阅读:

老孙荐读|乌克兰战事结局之二:全球化时代终结,什么时代开始?

老孙荐读|乌克兰战事结局之一:为什么说乌克兰已经赢得了这场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