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江琳 | 焚烧的雪域:站在现代世界的门槛上

0
81

藏人在這被占領被統治的困難時期,既要汲取歷史教訓,走向現代化,又要保持藏文化,做到「亡國不滅種」,這需要藏民族的每一個成員有明確而強烈的自我意識和民族認同。(美聯社)

藏人在这被占领被统治的困难时期,既要汲取历史教训,走向现代化,又要保持藏文化,做到「亡国不灭种」,这需要藏民族的每一个成员有明确而强烈的自我意识和民族认同。 (美联社)

茨仁夏加教授的《西藏,焚烧的雪域》是按照当代史学规范,对当代西藏史全面搜集资料,冷静分析研究,平衡地叙述评论的一部著作,在西藏历史学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人们常说,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又说,历史就像一个小姑娘,任人打扮。当代历史学界却不这样认为。确实,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的说法有一定的道理,它说明当代人的所有思想观点都不可避免地受到历史认知的影响,所以强权都要极力垄断历史叙述的话语权,而当代史学则把摆脱强权束缚视为自身作为一门人文学科之根本。为此当代史学界形成了自身的规范,对历史学家的研究和著作提出了一些标准和要求,主要是资料的可靠性和分析的客观性。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茨仁夏加教授拿出了一部优秀的史学作品。

茨仁夏加教授这部著作讲述的历史从一九四七年开始。选择这个起始点,因为那是印度独立的年份。两年后中共赢得内战,夺取政权。印度和中国,历史上就是西藏一南一北两大强邻。在此之前,英帝国和沙俄帝国曾经和这两大强邻一起在这一带展开「大博弈」,争夺对这一带地区的影响力。西藏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自然地理条件来维持传统,得以在很长的时间里拒世界风云于高原之外。直到十九世纪末,西藏仍然延续着自己独特的制度和文化。然而,从一九四七年开始,南北两大强邻相继发生巨大变革,位于其间的西藏再也不能无视外部世界的变化,被迫面对现代世界的风云变幻。茨仁夏加教授的讲述,就从西藏站到了现代世界的门槛上开始。

此后半个世纪的历史,对藏人来说,是极其惨烈和痛苦的经历。在涉及印度、中共、国民党政府、美国等各方的一系列事件中,被迫应对世事巨变的西藏政府极端缺乏国际政治经验,缺乏现代政治、经济、外交和内政人才。藏民族历经艰难,受尽困苦,处于死地求生的境地。把这半个世纪的浩瀚史料收集起来,加以分析,合理地编排,清晰客观地叙述,需要史学家的精深造诣。我读茨仁夏加教授对这段历史的客观陈述,常常会想到,从这半个世纪藏民族的遭遇中可以得到什么样的经验教训?虽然历史不能假设,后来人却永远需要从历史中学习和提高。我觉得,历史的教训可以分两大部分。

对外,要了解你的对手,看清你的对手,永远不要上中共统战策略的当。这半个世纪里,藏人深受中共统战之苦。中共是建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基础上的政治集团,它有明确的政治纲领,那就是通过阶级斗争来改造社会,为此无论造成多少杀戮和苦难都是理所当然的,使用任何手段和策略也都是应该的。共产党的理论认为,道德是阶级社会的上层建筑,不同阶级各有各的道德,世上不存在人类共同的超阶级道德伦理。根据这一理论,搞阶级斗争就谈不上讲道德,不仅可以欺骗,而且作为一种策略,欺骗对手是应该的,因此,中共的统战政策实质上就是最大的系统性欺骗。统战的要义是策略的阶段性,分化敌人,在一定阶段内联合次要敌人来打击主要敌人。打败了主要敌人以后,在次要敌人中选择新的主要敌人而打击之,最终目标是消灭所有的敌人。统战手段其实并不复杂,无非花言巧语加名利诱惑。在中共的理论中,他们并不讳言这种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分别消灭所有敌人的谋画。借助庞大的统战系统,中共把每个「统战对象」研究得十分透彻,找到了每个人的弱点,软硬兼施,精准攻击人性中最薄弱的地方。

对内,藏人要了解自己,看清自己,要致力于团结。回头看历史,当藏民族面对现代政治疾风暴雨的时候,也是藏民族十分困难的时候,但是由于长期自我封闭于世界风云之外,藏人缺少政治经验。在很多至关紧要的历史关头,藏人往往受历史延续下来的内部矛盾影响,无法达成一致而形成统一的力量。茨仁夏加教授多次说到,面临危局,藏人内部「离心离德」。在真正的千年未有之变局面前,内部的分歧,缺乏共识和大局观念,非常不利于处于弱势的民族。藏人必须看到,人性中最容易出现的弱点是面对复杂困难局面的时候,一厢情愿地倾向于自己希望看到的东西,而那些一厢情愿的良好愿望所看到的往往只是幻象。

所幸的是,达赖喇嘛尊者从年轻时就认识到,藏民族必须走出前现代,跨过这道门槛,走向现代化。达赖喇嘛尊者主张藏民族要改革旧的政治体制,他是藏民族的改革派。他又是一个愿意学习,善于学习的人。在走向流亡之后,藏人出于对嘉瓦仁波切的崇敬和服膺,拥抱现代化,成为二十世纪世界政治流亡群体中最为团结、和平、善良、组织良好的流亡社区,广受世界的尊重。

同时也要看到,在西藏境内,经过中共六十多年的政治宣传和教育,没有经历过苦难历史的一些年轻人,被中共革命理论的乌托邦幻象所吸引,中共则利用这些人作为统战力量来达到他

藏人在这被占领被统治的困难时期,既要汲取历史教训,走向现代化,又要保持藏文化,做到「亡国不灭种」,这需要藏民族的每一个成员有明确而强烈的自我意识和民族认同。达赖喇嘛尊者流亡六十年,他一步一步地带领藏人走进现代化。他用几十年时间使流亡藏人社会实现了政治民主化,结束了僧侣和贵族统治的传统。他实现了流亡藏人的教育现代化,流亡藏人开始了人才辈出的时代。他把科学对话带进了佛教僧院,在藏传佛教寺院里建立了现代科学教育和考试的制度。他强调藏民族的长远生存依赖于科学教育,依赖于现代化。同时,他强调藏人要继续弘扬佛法,继承佛教传统,兴盛藏语言文字和文学艺术。

长远而言,藏文明不灭,就是藏民族的胜利。说到底,藏人的未来,取决于藏人自己。中共关于社会发展必然规律的说法,已经被证明是荒谬虚幻的,是站不住脚的。中共宣传的藏人只有走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实现现代化,根本就是谎言。藏人有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选择自己的现代化道路的权力和能力。藏人要传承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认同,有藏人自己的自我意识,为此,藏人的后代要了解和记住,这条坎坷的道路是怎样走过来的。茨仁夏加教授的这部著作,是了解现代西藏历史的必读书。

※作者为作家、历史学家,专研中共党史与当代西藏史。本文为《西藏,焚烧的雪域:中共统治下的藏民族》(左岸文化出版)推荐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