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北京可能在给自己下套

0
25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right, and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talk to each other during their meeting in Beijing, China, Friday, Feb. 4, 2022.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is in Beijing for the Winter Olympics and talks with his Chinese counterpart Xi Jinping, amid soaring tensions with Ukraine. (Alexei Druzhinin, Sputnik, Kremlin Pool Photo via AP)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表示:“普京总统是我最好的知心朋友”。 VIA REUTERS – Sputnik Photo Agency

习近平以憎恶美国之名兜售俄罗斯炮制的不实之词,正在疏远西方舆论,结果很可能是给自己下套。这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高级研究员、在法国ESSEC高等商学院任教的陆克(Philippe Le Corre)的观点。

2005年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自问:“中国会变成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员吗”?陆克在写给法国世界报的文章中回应:如果听中国领导人自俄罗斯侵乌战争开始以来发表的言论,这一建议无疑乐观得过头了。日日夜夜,中国的发言人兜售着谎言,随后再由中国网络散播。最著者乃赵立坚于3月8日所谓美国控制着乌克兰最危险的生化实验室一例,北京还需要多少时间一方面宣称尊重领土主权完整一方面继续捏造所谓北约和美国在乌克兰火上浇油?对于向往 有朝一日成为第一强国的北京,如果以负责任的大国来衡量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太荒唐了?

王毅称中俄关系坚如磐石,用习近平话说,不是联盟,胜似联盟,的确,这种宣传为时已久,现在让北京去揭露俄罗斯侵略为时太晚了,普京的中国迷难以接受这样的逆转。

两个独裁者的盘算一致,他们都希望如何把独裁统治永续。但显著的差异仍然存在。通过攻击乌克兰,普京正在追逐重新征服一个无迹可寻的沙皇俄国。俄罗斯多年来更多的是作为一个 “破坏性 “大国出现,而习近平的中国则以追逐世界霸主为目标。它们是不同类型的修正主义大国:俄罗斯破坏、寻求渗透和影响舆论,支持与国际社会相悖的政权(从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到白俄罗斯的亚历山大-卢卡申科)和反对民主国家的价值观。

中国虽然并不羞于操纵公众舆论,正如我们在新冠流行病的第一年所看到的那样。但它正在押注于更长期的发展。它正在建立能够与现有国际组织(”新丝绸之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上海合作组织等)竞争的结构,同时千方百计维护其在现有国际体系(联合国、世界银行等)中的利益。

显然,习近平想通过技术、贸易、科学甚至意识形态来改造世界,从而使他的独裁体系拥有一种能与民主体系竞争的份量。

普京梦想打造一个对付民主体系的专制同盟,习近平拒绝两极化,声称建立一个多极世界,其中中国将成为钳制美欧的亚洲砥柱。北京希望主宰未来将是世界经济关键地区的亚洲,中国希望恢复其在东南亚甚至更大地区的帝国地位。但北京在印太地区遭遇印度及美国同盟诸如澳大利亚、日本及南韩的阻力。

中国对世界其他地区的要求主要是在两个层面上行使:经济(自然资源、出口)和影响力(更好地对抗民主国家和准备未来)。中国近二十年的投资浪潮,从巴基斯坦到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经埃及和巴尔干半岛,都符合这一标准。因此中国投资的首要受益者几乎都是专制国家并不令人奇怪。

再过几个月就是中共二十大,习近平准备第三次连任,中共并不希望投入到一场自己完全不能控制的地缘政治冒险。然而,乌克兰战争对中国战略的影响完全有可能朝着北京所不希望的方向发展。通过选择不要站边,把自己锁定在谴责美国的言论和虚假信息中,中国可能是在给自己设局。没有提出任何可替代解决方案,在以自我中心和自负的话语中孤立,加之政权激进化且不存在公开辩论,中国已经在民主国家受到相当损害的形象将变得更坏。

在乌克兰民主力量获胜的情况下,那北京的赌注就下的太大了。